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铲锄叛徒骑兵二进衙门台
        经过巴特的努力,上级多方面的协调,南满军分区给了骑兵队一些冬季的给养和武器弹药桑困和巴特一研究,秘密的派乌力吉(福瑞)到郑家屯的茂林附近去接物资

         乌力吉(福瑞)在回来的道上被日伪军袭击了五辆马车被劫走,十个民夫和七个战士全牺牲,乌力吉(福瑞)身受重伤

         乌力吉(福瑞)在昏迷的那一刻趴在马鞍上紧紧的抓住战马的脖子,那匹马驮着他回到驻地已经是第二天的黎明了

         他醒来是驻地的几个骑兵弟兄围在他的周围他流了很多血,是大喇嘛用他庙里的全部草药制成的蒙药给他灌下去,才好了他盖着被子躺着,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乌力吉(福瑞)见到桑昆队长,轻微无力的挥了挥手,桑昆示意大家退下队长留下来,乌力吉(福瑞)吃力的对桑昆说:“队长,我们内部有奸细,我们被叛徒出卖了,他们都牺牲了”

         上级调给骑兵队的一部分枪支弹药和过冬粮食,他派乌力吉(福瑞)带七名战士去接粮,本来是很机密的事,三千斤的粮食全让日本人抢了去不说,还牺牲了七个战士队长桑昆心里难过啊失去枪支弹药和粮食这将影响他骑兵队的过冬

         队长桑昆是我党培养多年的干部,政治,军事都很过硬担任骑兵队的队长已经有二年了,二年当中多次受到日伪军的袭击,但是近一段时间,他们是走哪哪挨打特别是不久前的一次的夜袭,敌人好象知道他们要夜袭似的,居然放了绊马锁,有十几个战士伤亡由于战士军事素质过硬,没有多大的损失他的思路中总是有一个解不开的迷

         队长桑昆把骑兵队的一百三十几个战士在脑海里过了一遍,又把十四个干部也过了一遍他心里还是没有一个谱他去找政委巴特政委巴特正在写东西,见队长来了就把他让到里面

         政委巴特是从八路军120师和桑昆一同到科尔沁草原组织内蒙古抗日骑兵的,他当政委与桑昆到是合得来

         骑兵队的战士都是队长桑昆的家乡,有的还沾亲带故,为了团结,他处理事情一向十分谨慎队长桑昆向政委巴特如实的说了刚才的经过

         政委巴特说:“队长我一直在想这个问题我怀疑咱内部有奸细”

         队长桑昆说:“你咋不早说呢?”

         “没有根据我咋能乱说,我已经向上级汇报了,而且科左中旗滕海山部骑兵副统领张帮统(特木尔巴根)也密报我们要尽快的锄掉这个人,一时间我还不能肯定是谁,就没多言,不过他就快浮出水面了”

         队长桑昆一向很敬重这个年青的政委巴特,有什么事情都要和他商量,现在这么大的事情更是如此“桑昆队长现在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封锁消息,我们这样办,你看如何”政委巴特说出了他的想法桑昆队长点点头就走了

         桑昆队长阴着脸集合全骑兵队的同志说:“勿立吉同志带七名同志去接粮食和弹药,结果去了八个人,回来了一个人,现在还昏迷着呢!这些粮食关系到我们今年冬天全骑兵队一百三十号人的人吃马喂小鬼子是越来越狡猾了,现在的情况十分紧急,我们转移到敖包营子去休整一下,骑兵队的战士们听我的命令马上出发”

         队伍开拔后,负责后勤的图门白尔打扫着驻地,他很仔细,不让驻地留下一丝痕迹

         中午,队长和政委走向草原的深处

         “队长我回去时发现的,你看,蒙古人用的箭,还有一张图,画的一匹简单的马,正是代表我们骑兵要去的敖包营子我们掌握的情况属实,和地下党的同志送来的情报吻合”

         “王八羔子,我一枪毙了他”

         “慢着队长,我们要按照计划办”政委拉住了队长拔出驳壳枪的手在他耳边说

         “好计谋”桑昆高声的说:“既然老弟这个秀才,都敢冒这个险,我还有什么不敢的,明天就干”

         巴特语气非常坚决不容置辩的说:“不,后天”

         “好,后天就后天”桑昆更加爽快的答应

         队长和政委在同志们之间若无其实的说笑着

         走出几十里地,队长和政委带着队伍突然向西方向走了,图门白尔急切的问:“队长,我们不去敖包营子了”

         “去,先到蒙古大营去安置伤员,换换马带点炒米”

         离通辽只有百十里路的敖包营子接近日伪军的驻地,骑兵有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到通辽,那里的日伪军把守的很严,不容易进去

         骑兵队住进了蒙古大营,这里离通辽有二百来里地,周围是一望无际的草原

         接近保康(衙门台)日伪军驻地日伪军几次袭击骑兵队都被队长桑昆巧妙的躲了过去骑兵住在科尔沁草原的深处,日伪军一来马上就会被发现,加上骑兵速度快,日伪军的机械部队很难在科尔沁草原快速度前进

         队长桑昆和政委巴特两人打仗方法不象正规军队,他们更象土匪的打法,神出鬼没的前几次的被袭击对他们俩来说没有太大的损失,俩人就没往心理去直到看到给日本鬼子留信儿,俩人才多了心图门白尔没有说什么,但是脸上有一丝别人不易察觉的惊慌

         队长桑昆和政委巴特两人分析了整个情况,政委巴特说:“图门白尔上回去执行任务时,晚回来五天,我们谁也没有注意到这一点直到我们上次被袭击,我才注意到他,据我们的内线回信,他三天在日伪的司令部,两天在通辽北市场的妓院我们太大意了”

         队长桑昆说:“巴特,按照你的安排我们都做好了,给鬼子送的假消息,让鬼子上我们的套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好猎人”队长桑昆有点激动

         “图门白尔也是一个好的猎人啊,投了敌人,也怪可惜的不过我向布鲁刺长矛发誓处掉这家伙我绝对不会手软的”

         “以后我们的兵员补充一定要谨慎啊!队伍一天天在扩大,人的心不能都往一处使,我们要做好思想工作”

         队长和政委告诉大家在7月23日去王府把敌人的粮库炸了,大家做好准备,好好休息休息队长和政委紧锣密补的做着战前动员爆破手洪格珠抬来了三颗日本人的炮弹,他做了三十几个炸药包,分发给大家

         骑兵在蒙古大营住扎在蒙古大营的房东家,女主人多年来的辛苦劳作,草原上的风将她的脸吹得如同红枣一样眼角上已经爬满了很深的皱纹,她向队长桑昆和政委巴特诉说着,这些可恶的日本人抢了我们过冬的炒米和牛肉干放心老额嗫,我们要让他们加倍的偿还的

         天刚刚一黑就见冷,蒙古包里只有一个小火盆根本不起作用,不断上升的寒气在蒙古包里盘旋回荡着炕上铺了蒙古草原狼皮做的褥子

         房东女主人又和他们讲起了嘎达梅林打仗时也常常在她家住他们知道部队要想在科尔沁草原上生存,怎么也不能丢掉嘎达梅林这块招牌那些年轻的士兵,大部分都是科左中旗的蒙古族青年,他们大多是当年嘎达梅林抗“垦荒”运动参与者的后代在他们的头脑中永远也抹不去嘎达梅林的影子,嘎达梅林的吸引力与凝聚力远远的超过任何队伍对他们的影响就是他这个受中国***多年教育的党员的心理也永远映射着嘎达梅林瘦高的身材,宽厚仁慈的面孔和刚毅的性格

         一切战斗准备都做好了,离11月15日就差一天,队长让大家好好的休息等晚上去打仗那边已经和游击队的同志联系上了让他们白天去骚扰日伪军,让他们不得休息

         图门白尔刚把消息传到日本人的手里,图门白尔本来就不想回来了,小林少佐为了更好的迷惑骑兵,他要放长线调大鱼,消灭骑兵队,又把他派了回来

         图门白尔一回来队长桑昆就把图门白尔抓了起来

         侦察员回来告诉队长和政委,日本人正在调人马到我们的预计的地点进行埋伏

         处理叛徒很简单,队长桑昆把五花大绑的图门白尔推到了集合的队伍前,大声的说:“图门白尔,你给蒙古人丢了脸,咱们成吉思汗的子孙没有出卖兄弟和朋友的人左左木和小林给了几个金条,你就把我们生死的兄弟给出卖了,我饶恕你,死去的兄弟就不会饶恕我骑兵队差点就毁在你的手里,不过,你放心,我给你一个痛快的,弟兄们也不会难为你的老婆和孩子”

         图门白尔还想说什么,但是队长拔出驳壳枪在他的脑袋上打了一枪

         队长桑昆说:“长生天,饶恕你的子民!”向几个骑兵战士挥了挥手

         骑兵战士按照内蒙古人的葬礼,将图门白尔的尸体裹上哈达,放在一辆勒勒车上一头老牛拉着勒勒车向草原深处慢慢的走了

         政委巴特说:“狼行天下吃独食这是我们蒙古草原骑兵的本色板垣征四郎窜到内蒙,策动德王在这里“独立”,德王出买内蒙古人民,让蒙古人当亡国奴,当汉奸,卖国贼在这里,我们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骑兵,是不会让他得成的,我们要打他,我们蒙古人不会背叛自己的民族也不当蒙奸出买自己的同胞图门白尔投敌卖友当叛徒,罪有应得”

         巴特手里掂掂那几根金条,心里想日本人还真的下了本钱能从内蒙古骑兵队里拉拢人当叛徒,几根金条就让骑兵队损失就不小了,幸好自己和地下党的同志单线联系,不然搞内线的地下党的同志一出事,骑兵队可就损失大了

         队长桑昆和政委巴特所说的冒险,就是小林调兵设埋伏的机会,衙门台(保康)内空虚,骑兵队第二次打进衙门台(保康)

         处理了叛徒,两人果断的下了命令让骑兵队的士兵们把枪里装满子弹马上向衙门台(保康)进发,袭击衙门台(保康)果然象他们想的,衙门台(保康)的日本军队已经被调到敖包营子伏击八路军骑兵去了

         骑兵队出发一小时左右游击队的同志已经和日本人打了起来日本人根本就没把游击队放在眼里,他们的目标是骑兵队,小林是不会计较这些的,如果和游击队一打,他们的天罗地网就会破坏,那样就会破坏他的整个计划,他一直没有出兵,这样一来反到让游击队占了一个大便宜

         这只由蒙古人组成的部队,他们互相之间都有亲戚,他们是世袭的家族式的蒙古军队倒下一个人就会让其他人红眼他们就象草原上失去幼崽的母狼,嚎叫着疯狂的冲向敌人留守衙门台的十几个日本人和伪军没有见过这阵势,蒙古军人一味的向他们杀来,他们拼命的抵抗,伪军胆子都吓破了

         日军对东北人民和抗日武装力量进行“讨伐”,所到之处,杀害无辜百姓,烧毁村庄,抢劫牲畜和粮食,蒙民很透了丧失日性的日本侵略者

         蒙民和一些群众知道骑兵队来了,自发的组织起来,在衙门台(保康)内和日军进行了巷战,里外一夹击,不到天黑,骑兵队就拿下了衙门台(保康),缴获了足够武装一支百人部队的枪支弹药,还有那些粮食

         小林的天罗地网没有用上,还丢了衙门台(保康)气得他心急火燎的往衙门台(保康)跑,但是已经晚了

         衙门台(保康)被打下来后骑兵队并没有留在那,他们快速的向当地的群众分放了战利品就撤出衙门台(保康)

         整个科左中旗的大地上没有参加抗日武装队伍的蒙古族群众在人力物力上尽一切可能支援抗日斗争,有的为八路军、游击队搜集情报、购买军用物资,有的护养伤员和掩护党的地下工作人员,甚至有的喇嘛召庙也成了八路军、游击队和地方工作人员的联络点,骑兵队转移是很容易

         骑兵队杀了内奸图门白尔的消息很快就传到日伪军的大本营其他人并没有在乎这个人的生死,左左木和小林在日军的司令部两人相对无语两人的相对无语正是表明了他们的计划破灭,显示了对骑兵的无奈他们俩人看到了一种无型的力量在向他们袭来,二人感到心情的压抑用语言无法表达

         二人要通过“讨伐”对骑兵队进行报复他们俩辛辛苦苦的安插了一个内蒙古人到骑兵队,就这样被骑兵识破,给杀了他们不甘心失败

         那么他们会怎么样呢请看第六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