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那达幕袭击日伪军
        按照内蒙古科尔沁草原的风俗,稻谷飘香的8月份在草原牛羊肥壮要举行一年一度的草原盛会一一那达幕(游艺、联欢的意思,源于七百年前)那天达幕上商贩云集,说书献艺的应有尽有,比以往的那达幕要热闹非凡得多,最扣人心弦的蒙古族赛马、摔跤、射箭,确是让蒙古族人最失望,因为日本鬼子派日本人参加了这次盛会的赛马、摔跤、射箭,在牧场的周围有鬼子兵站岗,大会的旗杆子上挂上了日本鬼子的膏药旗很多内蒙古的青年一看就来了气那达幕大会还没有开就有一半人听了这些就不来参加了日本人可不这样想,他们请了社会各界的名流来参加那达幕大会,用了几天时间搭了一个高台,留给来的社会名流

         这个机会骑兵队是不会放过的桑昆闭着眼睛思考着政委也没打扰他他思考了大半天才叫大家开会

         大家伙研究来研究去决定在大会那天,八路军蒙古族骑兵分兵两路,双管齐下打日本人一个措手不及

         桑昆说:“乘着城里空虚,我们给日本鬼子来个突然袭击,打他一个漂亮仗灭灭小日本的威风”

         政委带人化装成老百姓进城打内应,我带人打外围剩下了人就在那达幕大会上捣乱,把城里的小日本引出来,给小日本来个错觉还有一些伪军和闲散王公的旧部下准备向我们投降,是不是利用他们一下,埋伏在去那达幕大会的路上,城里小鬼子一来增援正好打他一个伏击,他们一出城和伪军接上火我们这头再打

         把游击队全组织起来打一个大仗也让他们有机会表现表现自己不行,游击队是咱们的地方武装,大多数化装成农牧民,他们没有经过大的战斗,经验不足,不能让他们冒这个险他们也够艰难的,不能再让他们难上加难了让他们参加一下也好,正如大家所说的,在战争中锻炼自己,让他们也检验一下自己但是任务不能派得太重,扮演一个小角色就行

         好是好,这回可千万不能出错了,那样老百姓就会白白的送死,不能牺牲老百姓的性命了小鬼子连咱们民族节日那达幕都要管一管真他妈的不是人奏的大家这才看清队长和政委,他们俩人那两张冷峻的脸上已经没有了往日的笑容

         商量进攻方案,为了保险起见,还是老办法,一伙人往日本驻军的粮食里掺巴豆,水缸里投砒霜,减小日军的战斗力一伙人在那达幕大会上捣乱,一伙人打主攻,直插日军的指挥部,全包员就完事掺巴豆投砒霜,这些斯日古冷都干过让他再干一回这不是人干的事这个工作得你桑昆去做工作,这家伙上回说,八路军骑兵队还干这个他怕丢人丢声名,以后说什么他也不干了你去和他说,我们都不好使了你就说欲擒故纵,麻辟小日本也是抗日杀敌,是最大的功劳斯日古冷说的好参加八路军是打日本鬼子的,打鬼子还用这种手段,那还叫八路军那就行他日本人在咱们内蒙古放鼠疫,就不行你给他下点砒霜,这也是革命的需要,也是打击日本鬼子的一个办法,最后好说歹说答应了,但是斯日古冷要和桑昆一起去桑昆用他的话来说自己就是内蒙古达尔罕旗科尔沁草原的活康熙字典,无论那里那条路,那条河流,那条树带都在他的心里装着呢,所以斯日古冷愿意和他在一起

         伪军后期的兵源补充主要当地抓的壮丁,那就更靠不住,往往是蒙古族骑兵队员混进去的蒙古族语言一说,骑兵队员三言两语的就把一些人劝回家了,伪军们可不想去用自己的生命找枪子

         日本担任守备的混成旅团的部队的人员素质相差很大,但基本上说,仍比蒙古族骑兵队要好,日军通常把战斗力强的分队派遣出来作战,而战斗力差的留下守据点,这也是无奈的办法,日本兵的素质下降的很快,因为阵亡的一般都是最勇敢的,新补充的通常没有接受预备役训练,只能用来防御,守城镇了垂死挣扎

         斯日古冷和桑昆一道进了城,斯日古冷去掺巴豆投砒霜了桑昆打算在城里转一转,选一个以后的据点,他猛的听见有女人的求救声音,桑昆走进一看,三个日本兵正在向一个蒙古族姑娘动手,这个姑娘在拼命反抗,当他看到有人过来营救,她奋力挣脱日本兵的纠缠,跑到巴特面前,哭喊着:“大哥,救救我!”桑昆看到姑娘美丽的面庞,由于害怕和和惊慌而变得扭曲,衣服已经被几个日本人撕烂同情之心油然而生,他决心帮助这个无辜的蒙古族姑娘,想到这里,桑昆把姑娘拦在自己背后,用身体将她挡住,眼睛狠狠的盯着面前的这几个日本兵发出了轻蔑的微笑嘴里说了声“畜生”

         这几个日本兵看到有人突然站出来打扰他们的好梦,恼羞成怒,几个人互相看了看,就向巴特走了过来,其中两个日本人把三八步枪放在了墙跟底下,冷冷的看着眼前的这个人蒙古小后生,说句实在话,对眼前这几个人凶并不放在眼里,可他担心的是在自己身后的这位姑娘他怕由于自己大开杀意会吓着她,可由于情况紧急他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必须把这几个日本人干掉了,否则就脱不了身他一拳打在一个日本的脸上,不怀好意的冲着挨打的日本鬼子笑了笑一刀就结果了他,两个日本人去拿放在了墙跟底下的三八步枪,但是已经晚了,桑昆手里飞出了两把飞刀,准确的扎在两个日本人的喉咙上他们两人声都没出就倒  在地上死了

         桑昆把鬼子腰上的皮腰包揣在自己的褡裢里,六个皮囊三四百多发子弹,真沉啊“你还楞着干什么,还不走”

         “我没有地方去”桑昆拉起姑娘就往城西走姑娘得知他们是内蒙古骑兵大队的八路军时,非得要和他们参加打鬼子的战斗,只好答应她的要求

         在那达幕大会上蒙古族姑娘给来的客人敬茶,按照蒙古人的规矩客人进蒙古包落座之后,牧民先以一碗奶茶相敬妈茶是牧民最主要的日常饮品,奶香深纯绵厚,茶味浓酽按照蒙古人的规矩这一碗妈茶客人一定要喝,不然就是失礼在当时日本人坐在他们自己搭的台子上,没有进入蒙古包,蒙古族姑娘们就在露天的台子上敬茶

         敬酒礼仪是热烈而庄重主人要将酒斟在银碗或盅子里,托举在圣洁的哈达上,恭敬虔诚地给客人连敬三巡;有时主人则要请出本家或族中的少女为客人唱歌祝酒三巡各有说道:第一巡是感谢上苍恩赐光明,第二巡是感谢大地赋予福禄,第三巡是祝祝祷人间吉祥永存客人接过酒后,先要以三弹表示答谢,然后才一饮而尽三弹即用右手中指蘸酒少许依次向天向地向着人间弹三下,表示敬天敬地敬神灵三巡酒礼应全部喝干,以示对主人的感激和诚意,但如果客人确实不能喝,则可将三巡酒各饮少许,归还主人但不可推让,不可将酒倒在其他盅碗里,更不可将酒泼在地上,这样主要会认为客人看不起自己,对自己不敬敬酒,蒙古族认为酒是粮食的精华,是向客人表达敬意的佳品

         献哈达蒙古族在比较隆重的敬神、迎送及其他喜庆活动中都要敬献哈达哈达是藏语译音,这一礼俗从藏族传到蒙族,最初中人是在宫庭、官府等上层社会中流行,16世纪后开始广泛流行于民间哈达长短不等,一般为1米左右,两边有拔丝,有的还要纹以“八宝”或“云林”图案哈达多以绸帛或棉布做成,颜色以白为主,也有少量的蓝哈达和黄哈达献哈达是蒙古族待客的最高礼展出献哈达者身体略向前倾,双手捧托哈达献给客人,客人也要以同样的姿态接递过来

         递鼻烟壶,这是蒙古族一个古老的礼俗,也是最普通的见面礼平辈相见,鞠躬互换,向鼻端一嗅,然后再互还敬给长辈和尊贵的客人,则要弯腰道万福

         三田是一个中国通,这些他明白翻译官又和他说明了蒙古族的礼节,他欣然的接受了这些礼节,他感到很高兴,这是科尔沁蒙古人对他的敬重几杯酒把个三田喝得头晕目旋

         那达幕大会就开始了

         有一个日本相扑手也来参加那达慕大会了,那家伙的块头可真大,全身上下只穿了一个日本人的小裤头,弄的来看那达慕大会的蒙古的妇女都不敢看他私下里议论他自己是不是能吃一只烤全羊,我们蒙古摔交手是不是能摔过这只大熊,半大孩子们听了就管他叫大狗熊

         翻译官并非等闲之辈,他在大会上一出场,上马回手就是一枪,正打中靶子的中心蒙古人很久一来就被成为是马背上的民族,这话一点都不搀假,民国前,清朝政府的江山就是科尔沁蒙古人打下的请政府的兵源就是内蒙古科尔沁蒙古部落,科尔沁蒙古人靠游牧打猎为生,弓马大石,枪炮火器样样精通一个蒙奸就有这样的身手,确实让日本人叹服

         一看被内蒙古人称为蒙奸的翻译官漏了一手,神箭手小哲别沉不住气了,骑上马围着比赛的靶子带着一股灰尘跑了一圈,在跑第二圈时拉开弓搭上三只箭就射了出去三只箭全都命中靶子的中心神箭手小哲别在跑第三圈时,翻译官已经被他迫使下了场

         小哲别搭上了三只箭,马跑到贵宾席前,他突然忪身站在了马背上台上的日本**声的叫唤着尧细的时候,小哲别一放手三只箭就射向台上的日本人,台上的日本人还没有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三只箭就射进他的胸口,人已经断气了小哲别一撒马,就冲出那达幕大会的会场,等日本兵反过神来,小哲别跑出了那达幕大会的会场

         那达幕大会的会场就乱了套拿枪的拿枪,拿刀的拿刀,内蒙古人是弓箭上弦,手中的武器千奇百怪,但是全都对着日本人日本鬼子马上就有了回应,一个日本军人用生硬的汉语叫着:“他杀了指挥官,快抓追他”

         日本鬼子可不是等闲之辈,十几辆汽车呈伞形围在那达慕会场,汽车里早就埋伏了日本兵,汽车上架起了机关枪,吐着火舌向人群扫射那些来参观那达幕大会的无辜牧民被扫到一片

         那达幕大会一乱,他们俩人化装成牧民混在人群中现在他们实在沉不住气了,把二十响驳壳枪一拔就冲上来了飞身上了汽车,近距离的枪战,机关枪没有短枪快,几枪就撩到了车上的日本兵,抢过机关枪就向另一辆汽车上的日本兵射击,一顿扫射,打死打伤十几个日本鬼子

         突然身后由远至近传来一阵阵急促的马蹄声,如雷贯耳响彻大地,是一队百十来人的蒙古族骑兵策马飞速奔来,这队骑兵是轻骑兵,有的身着简单的灰布军衣,有的穿的是很旧的蒙古袍,每人背上背着一只步枪,腰间挂马刀,另外有几人的马上另外挂着强弩和箭囊

         游击队来了几个神枪手,他们都附近有名有姓百发百中的好手,有战斗经验乌力吉(福瑞)已经带他们已经进入阵地,埋伏在草丛里,马上就和鬼子接上火了,这时走在前面的几个鬼子兵,似乎已经发现了草丛中有什么异样他们喊了起来,同时加快了脚步其他的日本兵也端枪跟着跑了起来在脚前方绿油油的草地尽头出现了一长溜内蒙古牧民的房子,已经被炮火炸得东倒西歪那里就是衙门台了他抬腿正要往那个方向迈步,可猛地又站住了,机警的向四周看看才躲了进去他们的目的是引日本鬼子上钩,要暴露,同时还要不被鬼子干掉,还要打鬼子,把鬼子吸引到骑兵队预定的地点

         这是三间普通的蒙汉杂居乡村的典型的泥草结构的农舍,有两间已经被炮火炸塌了一部分正中间的还比较完整一些,门闭着,窗户好象用东西遮住了由门窗的一些缝隙中透出几丝非常微弱的光亮能隐约听到从里面传出忽高忽低的人声北蒙的时候巴彦塔拉学校被日本人进行奴化教育,他学过日语,此刻他辨别出来说的东洋话

         哈斯乌拉(玉山)把一枚手榴弹攥在右手上,眼睛紧紧地盯着越来越近的小日本“小鬼子,你他妈的吃我一下,哈哈”他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把手中日本人的手榴弹上的头往枪托上狠劲一磕,然后用力地甩了出去铸铁弹身翻滚着在空中划了一道漂亮的弧线,“轰”的一声等他拿起步枪准备射击的时候,对面的鬼子已经变得血肉模呼

         由于日军彼此间拉开一定的距离,因此手榴弹的爆炸并没有一下子完全摧毁日本病的战斗力,但是把一些进攻的强度打碎了

         两个军用钢盔都被气lang掀跑了的鬼子兵,僵僵地站在那里,眼睛直勾勾地瞪向半空,好象还是无法相信眼前发生什么事了几个浑身血污的日本兵,瘫在地上嚎着,手臂不时地向空中无力地挥着一个家伙蹲在边上,抱着倒地的日本兵号啕大哭他怀里的这个同伴,身上还相当齐整,只是脑袋被爆炸后飞出的碎片击得看不清模样更多的黄色身影在跌跌撞撞地跑东奔西,手忙脚乱大队的鬼子已经按照预定的路线冲了过来

         到42年以后,日本国内已经没有合格的陆军预备役人员,少年兵,胡子兵都进了部队,相对精干点的去了野战主力兵源的素质打大打折扣,伪军是不会给日本人卖命的,,因此上,枪支发了下去没有人进行军事训练,枪用来吓老百姓了,子弹有的卖给八路军,钱一到手就做军饷花没了在此内蒙古骑兵战斗人员就占了便宜,他们有充足的弹药

         打完枪膛里的最后一发子弹,然后迅速地把最后的四发子弹压进了弹仓此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