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翻译官和财主的小女人
        入冬前的一个晚上,一帮土匪在旗里洗劫了王耀祖财主家,王耀祖要把自己的内弟搬出来压一压土匪,以求得保全自己的性命王财主跪在地上说:“我的小舅子刘海生在国军那当官,你们放了我,会有好处的”他妈的老子是九江绺子的,我们是要钱不要命,劫色不劫人管你是什么国军伪军的,拿钱来不然就没有命财主王耀祖想错了,土匪根本就不知道他小舅子刘海生是谁,当然不怕了王财主的老婆十六岁嫁给他,在王财主家是耍尽了威风,家中的下人都惧怕她三分

         王财主每年种什么,种多少都由王财主的小舅子刘海生决定,三年下来,王财主成了名副其实的王财主了王财主的小舅子刘海生在王爷的手下当军需官,负责购买每年的军粮,王财主的小舅子刘海生照顾自己的姐夫,也是看在王财主受自己的姐姐的欺侮,为他鸣不平谁想到三年下来王财主发了大财成了当地最大的地主半仙神算李为了骗他几个大洋硬说他老婆有助夫旺财之运,从此,王财主将自己的老婆当成了财神,越发的惧怕她

         土匪把王财主杀了,抢走了财主的女人王财主的尸体赤裸裸的躺在草地上,面色苍白蜡黄家里的佣人们透过门帘能看见土匪脚上穿着的日本人穿的牛皮长靴,长靴上还别着匕首天下看来真的不太平,那些土匪说不定就是发了疯的造反牧民他们冲进屋时下人和丫鬟筛糠一样哭着下跪请求土匪不要杀他们财主躺在那清黄的草地上,没有了烦恼和繁琐,只有天国的快乐,他的家人,只有后娶的一个小老婆和唯一的儿子在为他的死而伤心

         由于他生前是一个为日本人交粮大户,日本人对他的死很重视派来了胖胖的翻译官来调查准备将土匪一网打尽,来表明大日本帝国的军力可以保护每一个良民也是给其他的交粮的财主看,大日本帝国对日蒙亲善者的优惠与爱护  翻译官留学日本,当翻译以来,除了日语还翻译蒙汉两种语言,他是一个有智慧的男人,为了让王爷对他重视,他不惜将反满抗日义勇军出卖,接受日本人的拉拢当汉奸他又花重金偷偷的贿赂国民党南京政府的高官,他的哲学是眼下王爷固然重要,但是日本人也不是好惹的,但是他们都常不了,将来有一天他们都倒台了怎么办,得有自己的出路贿赂国民党,王爷也是国民党南京政府封的官,王爷也得听人家国民党南京政府,人家承认你是一个王爷,你才是王爷这个叫多一个朋友多条路人无远虑必有近失,***现在还成不了大气候,就不用去巴结了大家给他这个蒙奸起了一个“假洋鬼子”的绰号来奖励他八路军的骑兵早就想收拾他了,只是他自己不知道

         财主的小女人哭着向他控诉土匪的残暴,请他给自己做主他看到财主的小女人感受到生命中跳动的原始欲望他问“你不是被土匪抓走了吗?”财主的小女人说:“抓走的是财主的大老婆,我是小的”

         小女人是随着公主陪嫁来的家奴她长的如花似玉,被主子看上了就梳笼圆房当了小的,但是主子的福晋不让,将她卖到通辽北市场妓院当了妓女,她吃够了苦,财主来逛窑子时花了五千大洋将她买回家当小妾,可财主的大老婆也是个醋篓子,认为她抢走了她的男人实际上把她当下人看待,变着法地折磨她,她平时和下人住一起

         土匪来时大老婆专房,她算是检了一条命她的信条是这回财主的大老婆让土匪抢走了,可算是自由了她看到胖翻译官看她的眼神就知道这是一个好色之徒将来这是一个好靠山念头一出,小女人心理有了数

         好色的男人都会到在她的裙下的看着她娇滴滴的俏模样蜂腰肥臀,亮晶晶、水汪汪钩人魂魄的眼睛,头到脚都散发着娇媚.粉缎子的旧旗袍穿在身上显的合体

         几次接触后小女人感到翻译官阴险让人时时感到不寒而栗,翻译官火辣辣的目光时常盯得她浑身不自在狂饮大嚼、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后的纵情声色、肮脏龌龊贪婪和好色粗俗让人憎恶和鄙视

         财主的老婆让财主家来人交五千大洋来土匪处赎人,否则就杀人翻译官早有他的打算,他才不会让财主的小女人去赎人呢他告诉财主的小女人,对土匪说,人已经让你们糟蹋了,钱就免了!有钱捐给八路军打鬼子也不会交给你们土匪的土匪一听回话,就让财主家明日午时去收尸

         过了午时,小女人打发家人去收财主大老婆的尸了财主夫妻相继一死可苦了财主王耀祖十七岁的儿子,本来这小子平日里就喜欢读书性格懦弱,父亲活着的时候,他过着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生活家中的一切不用他担心,但是他的老娘对待家人和下人非常的刻薄,父母一死,失去了双亲,他就成了家人和下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财主的儿子可没白读书,他虽然只有十七岁,在心里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庶母要对自己下毒手了,特别是那个日本翻译,自打他第一次来家里,他就发现他没安好心,他在心里发誓要活出一口气来先去找自己的舅舅刘海生给自己的父母报仇,杀了那些杀自己父母的土匪

         财主生前是一个守财奴,但是他对自己的儿子是百依百顺的,而他的儿子也是懂事,从来不乱花一分钱,骂一个下人,财主的儿子是一个知书答礼的人,平日里不仅对下人是以礼相待,对财主的小女人也是以庶母相待,到也融洽

         平时财主给儿子的零花钱,没有乱花也有了不少的积蓄,到是用上了

         他来到小女人的房间跪下给小女人磕了一个头说:“我要找我舅舅去给我父母包仇家里就全叫给你搭理了”说完就要走

         小女人可没有那么长远的想法,平日里受够了大老婆的气,现在小少爷一走,家里就自己说的算了,正好少爷给自己让了地方,她没有多想就从自己的私房钱里拿出来三十几个大洋给了财主的儿子当盘缠

         下人们看小少爷为人都偷着议论,这泼辣的女人养了一个这样好的儿子,真是上天的不公

         翻译官借土匪的手把财主的大老婆给杀了,财主的儿子找到了他舅舅也没有用,气得财主十七岁的儿子跑去投靠了八路军了

         刘海生土匪没有剿成,到是让那个翻译官把小女人给勾引上了,霸占了他姐姐的全部家财他心里这口气没出来,但也晚了,外甥跑了没有人去争他恨得直咬牙

         原来翻译官偷偷的派了几个人到财主的小老婆那里捣了几回乱,财主的小老婆顿时就感到一个女人是撑不起这样的的家业的,同时又感到翻译官的安全可靠兵荒马乱的时候,找这样的一个男人也是不错了还管他二房,三房的这么一想,财主的小老婆到是觉得心里宽松了许多正中了当时人们说的‘不当土匪做不了当官,不下窑子当不了官太太’  财主的小老婆从翻译官的眼里看出了他“心痒痒”有一次翻译官趁没有人注意的时候,有意无意的在她的胸口摸了一把,她不但没有吱声,反而抛了一个眉眼羞怯的低下了头后来她就自己向他轻佻的微笑娇态动人,把个翻译官弄得是心里就象装了一个小鹿,喉结发干过了几日,翻译官借口来查杀死财主的凶手,便一把将财主的小老婆抱住拉进房中,挂上了门帘,财主的小女人半推半就挣扎着欲擒故从,经过一翻拉扯之后,终于让翻译官如愿已尝的成就好事财主的小女人叫翻译官回味无穷这时财主被土匪所杀已经一个月

         过了几天,财主的小女人告诉翻译官她愿意嫁给他做小,财主家已经没有什么主事的人了,财主的儿子不知道跑那去了,什么事只有自己说得算财主的小女人和她的下人说自己就是一个做小老婆的命

         翻译官的老婆是他的表妹,长得象一个夜叉,但是有极其的风流,翻译官不在家的时候也没少给他戴绿帽子翻译官现在一听这美貌的财主的小女人要嫁给他,心甘情愿的让自己快乐而且这个尤物比起自己的老婆确实让他觉得味道非凡,一身旗袍勾勒出财主小女人优美的曲线旗袍开叉到大腿,让男人一看就倾倒,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妇女根本就看不见这样的打扮,正中下怀更何况她对自己温顺的如同一只小猫,极尽所能曲意奉承,那怕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也不会吱一声,以取他的欢心如此的有过了一个月,翻译官就把她娶回了家,尽管大老婆大闹了一阵,但还是娶了,因为小女人告诉他,自己怀了他的孩子这时他真的觉得这个小女人要比自己的老婆好多少倍过了半个月,翻译官把自己的积蓄陆陆续续的存放在小女人那里了

         这一天,翻译官离开日伪公署时红光满面,得意非常回到家就和他的心腹自己的亲姐夫伪军军官那日松到内室,屏退左右,关上门,高兴得一拍他姐夫的肩膀说:“八路军的骑兵队就要完了”哈哈的笑了几声“小林上次弄了个内奸图门白尔让骑兵杀了这回他们要大举进军骑兵队,非杀骑兵一个片甲不留我们可要安生的过几天好日子了”

         那日松惊愕的问:“我们现在怎么办?”

         “还用我教你,那还用说,不折手段的捞钱哪,捞足了再说,我的姐夫你也太胆小了”

         翻译官巧取豪夺不择手段将她弄到手,但翻译官不是怜香惜玉英雄救美,他得到了小女人就得到财主的全部的金银财宝,金钱美女双收,只有他才能办到他为自己阴谋的得逞暗暗的高兴,不知觉的为自己叫了声“好”

         翻译官和一帮狐朋狗友当地产新贵们打牌拉关系他用小女人的钱给她买精美的首饰打扮她是为了让她去勾引那些权贵们

         小女人从心理上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她现在才知道自己上了翻译官的当翻译官利用了她,将财主剩余的家产锯为己有,把她当成了**玩弄她从心理有一种厌倦感

         财主十七岁的儿子参加了八路军后给骑兵队长桑昆当了警卫员,他一再要求去除掉蒙奸假洋鬼子胖翻译八路军骑兵队长桑昆让财主的儿子先去他家打听打听,然后再做决定不久财主十七岁的儿子被八路军送到兴安盟伪军官学校学习去了,事情也就漫漫的被人忘记了

         翻译官干了些什么请看第七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