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一、抗战时期的科尔沁草原
        在1930年的时候,内蒙古留学苏联的学生特木尔巴根等30多名青年就受共产国际派遣,分批分期地回到内蒙古哲里木盟通辽一带搞革命运动,其中特木尔巴根还当上了科左中旗滕海山部的骑兵副统领在他们的引导下,一大批优秀的内蒙古青年成长了起来他们为今后的革命发展起了主要作用

         “九;一八”事变后,在科左中旗、科左后旗先后打起了“内蒙古自治”的旗号****军成立于1931年“九;一八”事变的前一天,是后来被任命为所谓“第九军管区司令官”的甘珠尔扎布和莫力庙活佛阿旺图布旦在欧里拼凑的,野心勃勃的甘珠尔扎布自封为司令

         科左中旗的李海山对他的结义安达刘震玉“日本鬼子都骑到咱们头上拉屎了,王爷为了顾全大局,服从蒋介石不抵抗日本人的政策,放弃了抵抗,走了,找你商量一下,看看我们该咋办”

         李海山原来是哲里木盟卓里克图亲王属下领兵统领,刘震玉是科左中旗巡访骑兵统领,二人都是蒙古族“九一八事变”事变后,日本人进了草原来拉拢他们时,二人都拒绝了日本人的拉拢

         李海山告诉刘震玉决定成立内蒙古科左中旗反满抗日义勇军,一提出来,两人一商量,二人决定只身前往北平接受了张学良的委任,分别为辽北蒙边骑兵第一路和第二路司令,统归东北军少将高文彬指挥李、刘二人回到本旗后,战火已经烧到家门口在旧部基础上招募蒙古族和部分汉族青壮入伍,分别组成了5000余人和10000余人的队伍,各辖前后左右中五路人马,誓师抗日

         李海山对自己的结义安达刘震玉说:“他妈的德王一自治,南京的蒋介石马上就来电,见报,看来老蒋也怕我们内蒙古自治内****也是割他的肉,日本人一打进来,他就不管我们了,自己抗不日还他妈的不让我们抗日,老子在流血,他架大锅,我就支小灶他做初一,我做十五咱们就和他对着干不让我们抗日,我们就自治,他老蒋对我们老蒙古就没有着”

         刘震玉说:“大哥,王爷现在被日本人撵得到北京去了,剩下我们这些人,你就带我们和日本鬼子干,打他小日本这帮瘪犊子先祖成吉思汗的亡灵会保佑我们英勇的骑兵战士,打败东洋小鬼子的”

         李海山叫着:“有弟兄们这句话,我们就打到他通辽城去,让东洋小鬼子尝尝我们蒙古人的马刀快不快”

         1932年1月,李海山、刘震玉率部在通辽以北与伪内蒙自治军顾问松井清助指挥的日伪军两次激战,毙敌300余人1月中旬,配备坦克、装甲车并有飞机支援的日军羽山支队进攻通辽,李、刘二人率部在无有增援的情况下激战两昼夜后奉命撤退至余粮堡、开鲁2月下旬,两部与驻扎在开鲁的东北军第17旅配合,歼灭来犯日伪军,击毙、俘虏日军自松井清助以下数百人,缴获火炮四门、步枪300余支,并乘势追击,攻克日伪据点舍博图,歼灭敌军300余人

         1932年,辽宁、热河两省地区抗日义勇军化为五个军区,高文彬任第五军区司令,李、刘二部非别编为第三、四梯队9、10月间,李、刘等部两次反攻通辽,一次反攻辽源,都攻进城内,予敌重创,但终因武器悬殊太大,未能收复两城11月中旬,日军第16旅团川原旅团长率7000日军进攻义勇军第五军区司令部驻地康平县城,经过五昼夜激战,李、刘二人率部突围至开鲁,但司令高文彬被俘李海山后继任第五军区司令

         1933年2月,李海山、刘震玉会同义勇军李海清部打算反攻通辽,正当实施之际,日军大举进攻热河,驻扎在开鲁的东北军第16旅不战而逃,李、刘而部陷入包围,付出惨重代价后,两部经赤峰、围场撤退至察哈尔此时,两部都已损失惨重,元气大伤李海山部伤亡2000余人,中路统领必力衮**、左路统领汤吉林、前路统领李殿青及四位营长殉国刘震玉部的左路统领刘景堂,后路统领纪忱和三位营长阵亡,士兵伤亡更是在全军三分之二以上

         “艾彦你们几个跟国民党部队走,保住性命要紧,我李海山对不住你们了日后遇到国军的时候你们不要中国人打中国人就行了”李海山正中其实的和他的部下艾彦说艾彦倔强的没有吱声其他的几个人遥遥头他一咬牙使劲垛了一脚,脚下松软的草原黑土地出了一深深的脚印,他带着几个人就去投国军了

         “我们科尔沁蒙古人的军队打日本鬼子打到这个份上,我没有脸回草原了,唯一的希望就是你们几个,你们怎么还不明白我的意思呢?你当了国军,日后对我们内蒙古的残兵败将也好有一个照应”李海山叹了一口气“艾彦(长征)记住我们是败在李守信这个小人身上的”

         李海山、刘震玉二人还真是草原上的英雄,他们抗日热情没有因为失败而消退,辽北抗日失败后,二人又率自己的嫡系蒙古军人参加了冯玉祥、吉鸿昌组建的“察哈尔抗日同盟军”,参加了收复多伦的战役,并立下攻破西门占领西城的战功直到同盟军被解散,二人的部队也被遣散之后,二人才被迫放弃了武装抗日

         当了国军不久就听说李守信在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杀了很多人烧了很多庙,抢了很多好东西,才回到他的驻地他把李守信杀害蒙古人的仇恨牢牢的记在心里

         没有遇不着的仇家,早晚我们会和李守信遇到的那时不是他死就是我亡,大家看!艾彦时时刻刻提醒着这几个出来当国军的蒙古人

         李守信1936年5月,经日本关东军授意,参加了以德王为首的伪蒙古军政府,任伪蒙古军副总司令(后任总司令);1938年,出任伪蒙古联盟自治政府副主席李守信1936年5月,经日本关东军授意,参加了以德王为首的伪蒙古军政府,任伪蒙古军副总司令(后任总司令);1938年,出任伪蒙古联盟自治政府副主席

         这时候他有听大家说和自己一起出来的刘海生投靠了日本人,就是通过李守信的介绍艾彦听了气得差点没有死了,从此他就开始在国军当中不好好干了,艾彦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连长,越干越没有个出头的日子艾彦一天到晚的想着回家去杀那几个仇人,这样事情就一年一年的拖了下来

         1932年2月,内蒙古青年桑昆从药铺逃出来,一路流lang回家科尔沁草原,他到通辽时,正好这时科左中旗的另一只队伍以陈国清、赵道冷阿为首的一大群热血青年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进犯,收复国土,聚集在开鲁县组建了科左中旗反满抗日义勇军,500多人都是从科左中旗而来的蒙古族青年

         桑昆毅然决然的参加了这只抗日队伍陈国清看桑昆年岁不大,就让他在自己的身边跑个腿学个舌

         这支抗日义勇军除衣服是张学良部资助外,其枪支弹药和马匹等均是自备和向当地的牧(地)主索取大家全都臂戴黑字红袖标,喊出的口号是“宁做站着鬼,不为亡国奴,救国救民义勇军”部队还有严格的规定:一是谁打死一个日本侵犯者,谁就官升一级,并另有奖赏二是不准伤害中国人,有犯者严惩三是战斗中勇往直前抗日义勇军以此宗旨,诏告各族人民群众,团结一致,同仇敌忾,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

         科左中旗反满抗日义勇军高举义旗从开鲁县出发,向沦陷于日本侵略者的家乡科左中旗进发25日,部队在科左中旗舍伯吐西北的曹格营子一带与蒙古自治军第二军韩舍旺部相遇,面对这支蒙奸队伍,士气正旺的义勇军勇往直前,经鏖战,活捉了临阵日军指挥官松井清助,首战告捷接着,部队又转于科左中旗、科右中旗高力板等地区,8月中旬,进驻蟾榆县城为阻止嚣张的日军东进,义勇军决定攻打开通镇,消灭侵犯的日军

         在向开通镇奔袭的途中,部队突遭降日的开通镇唐司令部队的阻击他们据守有利地形,用猛烈的炮火封锁了通往开通之路几次受挫之后,副团长赵道冷阿亲率三个骑兵营,冒死向敌阵地强行冲锋,打开了通往开通镇之路正准备趁势拿下开通镇时,城里的日军接应了唐部的溃军日军凭借高厚的城墙,躲在坚固的工事里,用密集的炮火阻击义勇军的进攻,由于伤亡较大,攻城战斗停了下来

         第二天拂晓,抗日义勇军兵分三路,第二次组织攻城一时人喊马叫、枪炮声震天,开通镇陷入炮火的硝烟中在一天的战斗中,敌军虽遭重创,但义勇军伤亡不断增多,特别是弹药不足,天黑后,义勇军停止了攻城派出快骑密令扎鲁特旗北山的部队带足弹药火速增援,决心与日寇决一死战三天后,日军大量援兵从郑家屯赶来,运用飞机、坦克、大炮等,疯狂向抗日义勇军扑来由于援军未到,弹药补充不上,敌我力量悬殊,抗日义勇军虽经顽强抵抗,但损失惨重,陈国清身受重伤,他叫桑昆和几个随身的人来到自己的跟前,看看这几个人说,你们走,我们的人顶不住了,趁日本人没有上来,你们逃命去!他拉住了桑昆的手说,你往南走,那里有一只队伍叫八路军,他们是抗日的军队,你找他们去!记住了,日本鬼子的仇不是我们内蒙古人的仇,是咱们全中国人的仇,是全民族的仇要报这血海深仇啊!桑昆和那几个人刚走,团长陈国清就在敌人的进攻中阵亡,被迫撤退,三天后,这支刚刚组建七个月的抗日义勇军就解散了

         抗日义勇军失败后,科左中旗反满抗日义勇军中继续在敌后坚持斗争的一些抗日爱国之士来扩充骑兵队他们活动在边昭、双岗、红星一带的铁路线上,不时破坏日本人的军用铁路、公路、桥梁这几只散落的军队,保安队,相继的回到草原上,相互间不断为了争夺地盘进行着互相的撕杀

         桑昆为了躲避日本人的追杀,和那几个人向西跑了,等他们几个人停下来的时候,天也快黑了那几个人一商量,凭借手里的几条枪和百十发子弹,合计合计就决定去当土匪,桑昆不干,他说什么也不当土匪他们下了桑昆的枪,给了他半袋炒米和几块奶豆腐两块牛肉干,几个人说了一声:“好兄弟多保重,咱们后会有期”

         就走了,弄得桑昆站在那里不知所措他冲这几个人的背影大叫:“你们忘了陈国清团长说的话了吗?你们这群混蛋你们就不为死了的弟兄报仇了吗?”桑昆简直往东走,那边最近的地方是边昭,他要在那里等火车,他发誓要找八路军,给死去的弟兄报仇他在边昭登上一列火车就向南而下

         时间正好是一年,在中国的大地上又发生了一个重要的大事1933年2月上旬,关东军制定了侵占热河的计划,并开始付诸实行2月23日凌晨,日军以两个师团的兵力向热河省东部南岭的中国守军阵地发动袭击,热河作战开始日军第6师、第8师及混成第l4旅、第33旅在飞机的支援下,连同伪满军分兵三路向热河省进犯北路由通辽攻开鲁,中路由义县攻朝阳,南路由绥中攻凌源由于中国国民政府此时仍未下定抗战决心,战事一开始,日军的进攻接连得逞,24日占领开鲁,25日下朝阳,3月2日陷凌源昏庸腐败的热河省主席兼第5军团长汤玉麟根本无心抗战,逃之夭夭3月4日日军先头仅以128名骑兵兵不血刃占领热河省会承德热河沦陷,举国震惊热河沦陷后全国舆论强烈批评政府抗战不力

         一九三三年东蒙地区按照共产国际的指示,让白音布鲁格等同志继续留在伪军中进行工作,主要是在广大东内蒙古青年中进行揭露日白呢军国主义的罪行,积极宣传民族解放的进步思想,削弱日本帝国主义的统治,也为将来苏军进攻东北做内应

         这时内蒙古达尔罕旗科尔沁草原上的旗大队,保安队多得数不清他们打着抗日的旗号,办的却不是抗日的事内蒙古人民生活到了水深火热这时的东北抗日形式一下进入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民团性质的抗日团体象雨后的竹笋,满地都是连土匪都不当了,起来抗日日本人对内蒙古科尔沁草原上的蒙古人是恨之入骨,从此以后达尔汗科左中旗进入了水深火热只中了

         这时日本大臣进见的臭名昭著“田中奏折”中提出了“惟欲征服支那,必先征服满蒙;如欲征服世界,必先征服支那”的基本国策,把征服中国东北确立为征服世界的起点:“帝国的出路在满洲,抓住时机一举解决满洲问题!”科左中旗进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

         1942年,中国***为扩大抗日敌后根据地,开始建立内蒙古自治区人民政府,由乌兰夫负责内蒙古的抗日工作和自治政府的建立乌兰夫当时化名云时雨,云哲,当时有的人叫他云时雨,有的人叫为云哲为了更有利的打击日本军队的后撤,积极的调动起科左中旗的抗日工作,正当乌兰夫在调兵遣将这时的科尔沁草原上有一些进步青年,苏联***员,内蒙古人民革命党朋思格,青年同盟会的朱塔兴阿,阿拉坦仓,霍格日格,色音巴雅尔等人已经向中国***靠近在为自治革命而奔走

         桑昆吃完最后一块奶豆腐,看看兜里就剩几把炒米了没有舍得吃就在火车的颠簸和逛荡中昏睡了过去

         他被一阵激烈的枪声惊醒了,桑昆一听枪声非常的有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