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此味应惜,羹汤送前程
        当佟掌柜看到花裳女子出来的那一刻,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完了,自己可?33??被这个小侄子害惨了。仙师往往喜怒无常,寻常人稍作打扰都会引起震怒。这小子简直发了疯,去弄什么早点,他一个八岁孩子弄的早点也是能吃的?更何况还是给仙师吃的东西!佟掌柜甚至预想到,那女仙师可能一气之下都会直接把风清影杀了!

         而他们佟家也会因此受到牵连。虽说佟掌柜的大儿子已拜在影刀门一位外门长老名下,但比起这位已任影刀门长老事职女仙师来说,根本无法相提并论。佟家也许不会因这事儿而彻底衰落,但今后的日子一定不会好过!

         看见那女仙师的目光越过风清影,一直往佟掌柜这边看过来,佟掌柜心中更加确定了这一点。

         花裳女子的目光回到风清影身上,别有意味地笑了笑,也不去接风清影手上的食盒,说道:“小景福,你还会做早点?”

         风清影很认真地点头道:“娘亲还在的时候,常常给我们做翡翠羹吃。我姐姐最爱娘亲做的翡翠羹了。但是后来娘亲走了,姐姐吃不到翡翠羹了,就偷偷地哭。不过我很聪明,娘亲怎么做翡翠羹的,我都记着。现在我做的翡翠羹,姐姐一样爱吃!”

         说着,风清影似乎是想要证明自己,一面打开食盒,露出里面一小碗碧绿晶莹、还冒着腾腾热气的稠羹。一股清淡的甜香味飘散出来,入了花裳女子的鼻息,登时就让她怔住了。

         久远记忆中的气味,如此熟悉着,又如此陌生了!花裳女子低头看着只有她半身高的孩童,却宛如自己在抬头仰望着那一个温婉贤淑的身影。记忆中的那人总会摸摸她的头,递过一碗碧翠羹汤,柔声说:“一碗稠羹翠,递与百姓家——”

         “——此翠金不换,此味人应惜!娘亲总对我们说吃翡翠羹有福,但娘亲自己却从不吃!我一直不懂,神仙姐姐,你知道是为什么么?”风清影将一碗翡翠羹端到花裳女子眼前,睁着一双天真的大眼,“神仙姐姐,你不尝尝么?”

         花裳女子的一双眼睛是湿润的。此时的情景与记忆中的那一幕幕何其相似?但记忆中的那人早已不在了,她也不再是那懵懂无知的小姑娘。长大,意味着不再依靠,也无法在依靠……

         花裳女子有些颤抖地接过风清影手中的碗,用调羹舀了一小口抿入嘴中。味道与记忆中的有少许偏差,但大体上还是熟悉的感觉。温暖、舒适,仿佛让人又回到了小时候,那时她随时可以依偎在温暖怀抱中,那时她不必面对雨露风霜……

         院子里一片宁静,只有花裳女子站在门前轻轻吮吸羹汤声音。佟掌柜和身后几个伙计都愣愣地看着眼前这一幕,脑中一时茫然。

         一小碗羹汤不经吃。花裳女子吃得很慢,但也没花多少时间就吃完了。

         风清影好奇地问:“怎么样,神仙姐姐,好吃么?”

         花裳女子抿了抿双唇,一条香舌还很不雅地在唇间舔了一下,而后展颜一笑,说道:“好吃!”

         风清影便笑,小孩子得意的笑。

         花裳女子亲昵地捏了捏风清影的小脸,放下小碗。她朝不远处的佟掌柜招招手,笑道:“佟掌柜费心了!”

         没错,花裳女子并不相信这羹汤是风清影做的。而且刚刚那番话也不会是一个八岁孩子能说出来的,这背后必然有人再教他。那个人是谁?除了佟掌柜还有别人吗?不过花裳女子能感觉出孩子眼神里的天真和好意,所以她并不介意。而且她昨天对这个孩子也很有好感,加上今天这碗羹汤,更觉得这孩子可爱了。

         佟掌柜恭恭敬敬地过来行礼,说道:“仙师,小侄没有打扰您吧?”

         “佟掌柜说的哪里话?”花裳女子将风清影揽到身边,“小景福来看我,我喜欢着呢。”

         “仙师高兴,那是景福的福气。”

         “呵呵,佟掌柜你也不必跟我客气了。不过我还是想问问,你是怎么知道我以前爱吃翡翠羹的?”

         “翡翠羹?原来景福做的这道羹汤叫翡翠羹吗?”佟掌柜有些赧然道,“回仙师的话,凡民确实不知仙师原来爱吃这羹汤。这羹是景福今早上自己去厨房做的,凡民刚刚还担心着呢。您也看到了,凡民之前想拦着景福,但没拦住?”

         “哦,你是说……”花裳女子疑惑地看着身旁的风清影,“小景福,这道翡翠羹真是你做的?”

         风清影有点不高兴地往外挪了挪,哼道:“神仙姐姐,你不相信我呀!”

         “没有没有,”花裳女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笑笑,“我只是没想到,你小小年纪居然也会下厨?”

         “年纪小怎么了?”风清影骄傲地昂着头,“我不但会做饭,还会扫地、洗衣服呢!”

         “好了好了,知道你厉害!”花裳女子揉了揉风清影的脑袋,“姐姐今天很高心,许你一个愿望怎么样?你有什么愿望,神仙姐姐都可以帮你实现哦!”

         “真的吗,什么愿望都可以?”

         “真的!”

         “那……”风清影仔细地想了一阵,睁着亮晶晶的大眼说道,“神仙姐姐,我可不可以像你一样也做个神仙?爹爹说娘亲去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后来爹爹也去找娘亲了,他们都不要我了。我如果成了神仙,是不是就可以找到他们?”

         不得不说,孩子们天真的神情真的很容易激起女人的母爱。饶是花裳女子修炼多年,七情六欲已比常人淡了许多,还是忍不住生起一股怜爱之感。而且听了风清影的话,她也不禁想起母亲的离去,两人之间愈发有些同病相怜。

         花裳女子不禁矮下身子将风清影拥入怀中,轻声道:“一定的,一定可以找到他们!”

         “那我要怎么才能变成神仙?”

         “你等等,姐姐给你检查一下。”花裳女子伸手探入风清影腹下,闭上了眼睛,似乎在感应着什么。

         风清影只感觉有一股暖流在腹中转啊转,腹下的气海仿佛也跟着转了起来,转得他浑身乏力,有种昏昏欲睡的感觉。风清影看过《影气诀》,知道这是探气入海,是御气师查探他人气海状态的一种手段。不过探气入海虽然可以最准确地感应出气海的状态,但是对于被查探之人是很危险的。除非是很亲密的亲人或者是招揽弟子,否则御气师之间是不会让人对自己这么做的。御气师更多的是修炼望气术来感应别人的气海。

         不知过了多久,风清影感觉身上一轻,那种懒洋洋的感觉登时一去,意识也恢复过来。

         只听佟掌柜有些急切地问道:“仙师,如何?”

         “嗯,佟掌柜,我不想骗你,小景福的天赋并不出众。”花裳女子顿了顿,接着道,“不过以小景福的气海状态,想要入门的话,应该也是有些机会的。影刀门下一届的弟子入门大会不久便将开始,佟掌柜可以让小景福去试试。”

         佟掌柜听花裳女子前一句时,心中的失望溢于言表,不过很快听到后一句,不由得又升起了一丝希望。当初他的大儿子佟东升不就是参加入门大会才入了门么?后来还一位外门长老看中,收为了弟子。既然仙师说景福有机会,那么说不定他真的也可以入门呢?

         佟掌柜连忙道:“谢仙师指点,凡民到时一定送景福去试试。”

         花裳女子有些可惜地看了看风清影,她是真的喜欢这孩子,奈何这孩子的天赋不够。她虽然贵为影刀门内门长老,但收弟子这种事也是不能随意的。如果收的弟子天赋太差,影刀门也是不会允许的,因为那会浪费影刀门许多修炼资源。

         “若是小景福天赋再好一点就好了……”花裳女子摇摇头,将风清影送到佟掌柜手上,说道,“佟掌柜,小景福刚被我探过气,身体会有点虚弱,你先送他回去休息吧。”

         想了想,花裳女子又说道:“这样吧,这个月月末我会带着小景福一起走。我记得你儿子是在黄长老那儿吧,到时候我把景福送到他那里去。入门大会我会跟人殿执事说说,看看能不能给小景福多一点机会吧。”

         佟掌柜大喜,又行礼道:“如此,就多谢仙师了!”

         “嗯,我乏了,你去吧!”花裳女子说完,最后再看了风清影一眼,转回院舍中去了。

         佟掌柜小心翼翼地抱起风清影,往风清影住的院舍过去。

         风清影神智是清醒的,花裳女子和佟掌柜的对话他全都听在耳中,心中也是有些激动,暗道一声成了。

         其实他也不是一定非得要投入宗门之下的,因为即使不入门,他也依旧可以修气。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在宗门中修气绝对会比在外野修要安全上百倍。而且有宗门做靠山,修气速度也肯定比风清影自己摸索要快得多。

         最最重要的是,影刀门中有一份不错的机缘,也有一个对风清影来说很重要很重要的人。

         能够进入影刀门,绝对是一个好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