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到此绝望,方是逆命时(上)
        一剑东来,光寒十九州!

         剑光划过大院的时候,风清影正在院子的角落为他同母异父的姐姐熬着药汁。这一年他八岁,年纪虽小,但已经有点懂事了。俗话说“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拥有大院的风清影的家境当然不能算穷,可离奇的身世却让他早早的明白了许多事故。

         风清影的母亲本是宁波城附近的一个农村乡姑,但长相出色,品性也很好,被城里大户迎娶了。可惜这个女子命里似乎有克夫相,嫁入那大户才堪堪两三年,那户人家便连连发生意外,不久就家破人亡,只剩下她和一个儿子存世。而后她又被一御气师家族的公子相中,纳为小妾,诞下一女。可就在生下女儿的第二年,这一御气师家族被仇家杀上门,满门几百口人,被屠杀得只剩数十老弱病残。她因为带着女儿出门照顾不能被收入家族的长子,才幸运地躲过一劫。

         克夫之名终于落到了这个女人的身上,宁波城的男人再无一人敢碰她了。可这个女人到底做错了什么?这母子三人在宁波城孤苦地生活了一两年,不想,又有一个外来人不信邪地纳了她。

         这个外来人便是风清影的父亲——风天芒,一位已经修炼至化气境的御气师高手。这位父亲私下曾无意间透露过,他乃是天风国超一流宗门幽冥谷的弟子,中原十九州大大小小数千宗门的人见到他都得客客气气的。或许也只有这样的人物,才能不惧那女人的克夫之命。

         事实似乎也正是这样的,一直到风清影出生的第六个年头,风天芒身上什么事都没有发生。只是在这一年,风清影的母亲却重病不治,逝世了。

         克夫克夫,克不了丈夫便要把自己给克死了么?

         如此,大概也是个不错的结局吧?

         然而到得风清影八岁了,他才明白,即便已经死了,那个名为母亲的女人依旧能让她的男人和家庭走不出悲剧的命运,哪怕事实上她什么都没做过!

         在见证这个悲剧之前,风清影首先便是看见了这一道惊天地、泣鬼神的剑光。剑光将大院分成了两边,耀目的光芒直上三四十丈高空,由东西去不知多少万里。空中一只路过的雀儿恰巧被剑光中分,直落在院落里的剑光的两边,洒血两红。

         风清影大惊失色,连忙赶回屋里,待见到里屋躺在床上的姐姐安然无恙,这才松了口气,只余阵阵后怕。那剑光紧贴着挨墙的床沿而过,堪堪没有伤到姐姐。

         姐姐名为杨凤环,将将十二岁。小姑娘是个桃形脸,眉清目秀,颇显精致可人,只是那身子弱似风吹便倒,让人见之怜惜。杨凤环刚刚醒来,看见弟弟慌张地走进来,不由问道:“小影,你怎么了,为什么紧张兮兮的?”

         “啊……没……没什么。”风清影擦了擦额头的虚汗,见姐姐要扶墙起身,慌忙又大声喊道:“姐姐——”

         杨凤环顿住了,诧异地看着风清影:“小影,到底怎么了?”

         风清影情急之下,说话也有点结巴了,磕磕绊绊道:“姐……墙上……光……别碰!”

         杨凤环转头便见到了墙上的白光,不由得更迷惑了,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不……不知道,我一转头就发现这道光把咱家院子分成两半了!”说着,风清影为了让姐姐看清楚这道光的厉害,搬起了一张椅子墙上那白光推去,一边说道,“这光很危险,不能碰!”

         只见椅子推倒白光处,立时被削去一片,平整的切面滑溜泛光。

         杨凤环见了,小嘴儿不禁张了张,眉头也拧了起来。深深吸了口气之后,杨凤环想了想,说道:“嗯,小影,我明白了。这恐怕就是爹爹他们御气师的神通吧,降在我们家也不知道是好是坏!”

         “不止我们家,我看见这道光射出去很远,只怕宁波城从东到西有许多人家都被波及了呢!”风清影叹道,“姐姐,你说爹爹他们那些人真有这么大本事吗?”

         风清影的父亲虽然是一个御气师高手,但在家很少跟风清影他们提及御气师的事情,不过也有模糊地跟他们说过一点点御气师的神通手段。是以看见这等异事,杨凤环和风清影首先想到的便是御气师的神通。

         杨凤环终究不懂御气师的世界,哪能答得了风清影的问话?她只得说道:“爹爹的事情我们则能猜得到,等爹爹回来,你自己问问他吧。这道光——等爹爹回来应该也是能解决的,就先不要管它了。对了,哥哥和福伯呢?”

         “哥哥一大早就跟对门的大橙子一家出城打猎去了,福伯刚刚才出去给我们买早点。”

         风清影这家的家主虽然是个敬畏如神的御气师,但是在宁波城落户时,却是一切从简的。院里只有一个管家的福伯,其他的丫鬟也在母亲去世后都退走了。或者更应该说,风天芒只当这里是个临时的落脚点,而风清影的母亲只是他养在这里连个小妾都说不上的女人罢了。好在风清影一家都经历过许多事,可不是什么娇生惯养的大小姐、公子哥,他们甚至不习惯让人伺候着。

         若非风清影是风天芒的亲骨肉,在他母亲走了之后,恐怕风天芒都不会再来宁波城了吧。

         也是有着这样一个御气师坐镇,四周邻里都不敢来找风清影三姐弟麻烦的,甚至平时不管什么事都还要多给些方便。一家子这么过着倒是平平安安。也就是姐姐身子弱,得用药养着而已。

         福伯管理这风天芒给予这个院子的财务,大哥胡万响跟着对门的猎户学习猎艺,是打算以后也当个猎户的。日子这么走下去,仿佛一尘不变……

         于是,除了突兀而来的这道危险的白光有点惊人之外,风清影和姐姐又过了跟平常没有两样的一天。

         横跨整个院子的白光一直到了夜晚哥哥回来的时候才完全消散了去,但每每从那遗留的裂痕上走过,还是能感觉道皮肤上有阵阵刀割的疼痛。白天的时候,城里曾因为白光乱了一阵子,后来被官兵压下去了。到现在也似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

         用过晚饭之后,风清影一直蹲在院子里看着地上的裂痕发呆,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福伯和姐姐早早就歇下了,哥哥胡万响还在院子里打打拳。

         十五岁的胡万响已经长得很是健壮了,活像个小牛犊。他的面相长得粗犷,不讨人喜,脸上更是因常年出去打猎而被野兽抓出两道醒目的爪痕,变得吓人起来。风清影每次见到这个哥哥都会有点害怕,因为胡万响从来没有给过他好脸色。

         胡万响不喜欢风清影,尽管是因为这个弟弟他才能住进这个院子。他总觉得是风清影害死了他母亲。自风清影出生后,母亲的身体就一天比一天差,最后熬不过第六年的冬天,永远地离开了他们。如果不是生下风清影,母亲那会早早地离他而去?更何况那个后爹每次回来这个院子都对他狠狠训斥一番,还指手画脚地管着他的人生?所以风清影这个弟弟在胡万响心中都不如对门猎户的儿子二狗更亲近!

         打完猎户教他的一套拳,胡万响便去后院洗澡睡觉了,看都没多看一旁的风清影一眼。

         过了好一会儿,风清影好像是呆够了,终于起身回他的屋里去。

         这一夜静悄悄的,没有人知道,这一道剑光之后,会给这个院子里的人带来什么……

         第二天,风清影是被院子里吵闹声吵醒的。他昨夜睡得有些沉,这会儿都日上三竿了。

         吵闹声越来越大了,风清影还在揉着朦胧的睡眼,房门就被人一脚踹了开。

         进来了几个凶神恶煞的男人,一阵翻箱倒柜,其中一人还朝外喊道:“叶少爷,这里头还有个小鬼!”

         “哦?”外头一个声音传来,“带出来看看。”

         可怜的小男孩直到被人拎起来才意识到家里发生了不好的事情,他终于惊恐地喊出声:“你们是谁,为什么在我家?快放开我!”

         然而小小八岁的身体,任凭他如何挣扎,哪能从这些凶神恶煞的男人手中挣脱?

         那男人拎着风清影来到院子中,仍在了地上。

         院子四面都守着人,看打扮像是一群家兵。院中一个衣着鲜丽的公子哥坐在椅子上,低头看着地上的裂痕出了神。他身后有两个戴着黑色斗篷的黑衣人如木桩一般站着。旁边一个小厮模样的人正向福伯询问着什么,动不动就扇福伯耳光、踹上两脚,福伯只是摇头、苦苦哀求。

         风清影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差点儿都被吓哭了。好在他终归记得自己有个牛逼的爹,慌乱中竟也敢放两句狠话:“我爹是御气师,你们闯到我家里,等我爹回来,不会放过你们的!”

         听了这话,一直低头出神的公子哥终于转头来看风清影了。他像是听见了什么好笑的话,噗的大笑起来:“哈哈哈,我好怕,我好怕哟!只可惜你爹已经做了鬼,回不来咯!”

         “你……你胡说,我爹不会死的!”风清影已经完全心慌了。

         公子哥提着椅子靠近风清影,他按着风清影的头,指着地上的裂痕说道:“看看这条裂痕,知道这是什么吗?”

         不等风清影回答,公子哥便接着说:“一剑横跨整片中原大地,这可是人族最强御气师最后的绝响啊!中原第一剑气宗梅剑芳与妖族妖皇大战三天三夜,一直到昨天,梅宗以最强一式分天剑重创妖皇,自己也命陨妖皇之手!最强御气师啊,就这么没了,你说,这得是人族多大的损失?

         “知道梅宗为什么会和妖皇打起来吗?因为有人通敌,将梅宗的行踪透露给了妖族。妖皇集结妖族最精锐的妖怪大军埋伏梅宗,梅宗无法脱身,只能死战!而你爹,就是通敌者之一!

         “虽然你爹当时也在梅宗的巡守队中,已经战死,但导致梅宗之死的罪过岂能轻饶?所以啊,只怪你投错了胎,当谁的儿子不好,非得当风天芒的儿子?”

         公子哥絮絮叨叨的话,风清影并没有听懂多少,他只听到一句——他爹战死了!

         死了?真的死了?不可能!风清影的大脑登时就变得一片空白了,双眼迷茫而无神,仿佛什么也听不见、什么也感觉不到了。

         公子哥一见风清影这模样,大感无趣,无聊地说道:“嘁,还以为风天芒在这里藏了什么东西呢,原来是在这儿养了一个私生子,还是一个没用的孬种!”

         旁边的小厮似乎是问完了话,躬着腰凑过来,说道:“少爷,这里除了有点钱,其他什么都没有!”

         “嗯,猜到了。”公子哥伸了伸懒腰,“我就没指望能发现什么,这趟出来就是散散心,整天憋在谷里,闷都闷死了!”

         “那……这两人怎么办,要不埋了?”

         “别动不动就埋了人家好不好,少爷我有这么残忍吗?”

         “是小的不对,少爷宅心仁厚,人所共知!”

         公子哥欣然享受小厮的恭维,想了片刻,道:“钱带走,这院子烧了吧,让他们自生自灭。我这么仁厚的人,当然要给他们一个机会啦!”

         公子哥一声令下,家兵们便立马执行,在院子四处点火了。一队人在火光中出了院子,向城外而去。

         在路上,小厮好像还在疑惑少爷今天怎么转性了,不禁又问道:“少爷,真放了他们?”

         公子哥跳起来扇了小厮后脑门一下,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跟我这么久了,你都还没点眼力劲儿?那院子明显不是两个人住的,其他人在我们来到之前就走了。斩草要除根,让人盯着那小鬼,把余孽全给我找出来!”

         “少爷英明!”小厮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

         “我听说定康国的天狼大盗这两天逃到了宁波城?”

         “是的,少爷。”小厮问道,“您的意思……”

         “我知道他们是想要从天风国逃到红漳州去,”公子哥笑道,“告诉他们,让他们先去把那小鬼一家收拾了,办好了这件事才准他们走!在自己的地盘上杀人,我们能不动手就不动手,不然让别人知道了,面子上不好看!”

         “是,小的这就让人去办!”小厮应着,到一旁安排人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