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圣女亲睐,拜师婓红娘
        想要调查风清影的人,不只有潘珀。

         第二天一早,杨凤环就被天元教的圣女近侍带走了,一直到午后才回到婓红娘的院子。小黑是跟随着一起去的,所以风清影知道杨凤环去见了唐芯慈,回来的时候还被圣女近侍盘问了不少身世问题。好在风清影之前跟杨凤环通了一些话,这才没有露馅。

         杨凤环带回了一个让婓红娘有些吃惊的消息——唐芯慈想让杨凤环做她的贴身侍女。

         “这是好事啊!”婓红娘是清楚圣女贴身侍女意味着什么的。天元圣女最亲近之人当然不能只是个凡民,虽说天元圣女在天元教的重重保护之下,基本不会有危险,但凡事总会有个万一,所以天元教必然会极力培养,确保圣女侍女能担当保护圣女的任务。若事情真能如此,只怕今后杨凤环的身份比婓红娘这些宗门长老还要贵重!

         然而杨凤环却有些无措,她回到院子,第一反应就是问风清影:“弟弟,我该怎么办?”

         风清影当然是要杨凤环答应的。事实上,早在几月前去昆城的时候,风清影就有这样的打算了。他这几个月间不停地教杨凤环唱曲子,不就是为了能让杨凤环接近唐芯慈吗?

         重回一世,风清影有许多事情要做,而且都是很危险的事情,他不可能时时将杨凤环带在身边。但影刀门并不是最安全的地方,别的不说,现在御风门就敢欺上门来,那么有唐芯慈照看的天元教无疑更适合安置杨凤环。

         所以风清影答道:“姐姐,你就答应唐姐姐好了!”

         “可是……”杨凤环脸色有些矛盾,“可是这样的话,我们不是就要分开了?”

         是啊,一个在天元教,一个在影刀门,一个在中盛神州,一个在荒州,这中间的距离可不是三天两天的路程。

         其实风清影心里也有些不舍,他很享受这几个月与姐姐相依为命的日子,在上一世孤独地游荡了那么多年之后,重新感受到的温暖是那么让人珍惜和迷恋。但是他现在太弱小了,弱者是无法保护自己最珍重的东西的!在真正强大起来之前,他需要独自去冒险!

         “姐姐,我们只是暂时分开而已。”风清影劝说道,“你成了天元圣女的贴身侍女,对我也是有帮助的。有这层关系在,影刀门一定会对我多加照顾。姐姐,你忘了我们是怎么离开家里的么?我需要你成为天元圣女的侍女,这样我才能更好地完成我想做的事!”

         “那……”杨凤环心里仍有些不愿意,但这段时间她已习惯了听弟弟的话,所以最后还是答应了,“好吧!”

         轻轻叹了叹气,杨凤环又道:“我有些累了,先回房休息一下。”

         见杨凤环进来屋里,风清影也是摇头一叹,有些怅惘。说到底,让一个没出过院门的十多岁小姑娘接二连三地到陌生的地方去,是很让人为难的。虽说风清影是为了杨凤环好,但其中还是不能撇清利用杨凤环的嫌疑。

         “这一切,都是为了未来啊,姐姐!”风清影心中叹着,微微抬头,想要往往院外天空的远方。

         他没能看到远空,看见的,是戴着面巾凑到他跟前的婓红娘——

         “小景福,这一切都是你计划好的吧?”

         “婓姐姐,你说什么?”风清影无辜一笑,“我不明白!”

         “小滑头,别骗姐姐了!”婓红娘似乎有些着恼,说道,“不是你的话,天元圣女怎么会恰好在昨天过来这里?不是你教瑶瑶唱曲子,圣女怎么会想让瑶瑶做她侍女?”

         “婓姐姐,你想太多了!”风清影笑道,“照你这么说的话,我怎么知道唐姐姐这段时间会到影刀门来,我又如何知道唐姐姐喜欢岭南山歌?”

         “对哦,你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东西,这太不可思议了!”婓红娘眼中满是疑惑不解,“可是这明明就跟你有关啊?!好奇怪啊!”

         当然很奇怪!就算是未卜先知,也不可能这么事事俱悉。任婓红娘如何去想,她也不会想到,面前这个少年是从未来回来的,而且还与所谓的天元圣女成为了夫妻!

         风清影心中偷笑,面上却继续装无辜,说道:“婓姐姐,何必想那么多?现在事情一直在向好的方向发展,这不就行了吗?”

         “是啊,一切都好起来了!”想起这几个月的煎熬,婓红娘不禁有些唏嘘,她揉揉风清影的小脑袋,说道,“说起来,小景福你可真是姐姐的福星呢!如果不是遇到你,也许我就……”

         后面的话不用说,风清影也能猜到。正因为能猜到,他才感到有点疑惑,便问道:“婓姐姐,有件事我想不大明白。既然你不想嫁人,那为什么不离开影刀门,逃到其他地方去呢?”

         “景福,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婓红娘摇摇头,说道,“刑殿长老是不可能轻易放我离开的,而想要强行脱离宗门的人,往往都不会又好结果,甚至比死更可怕!姐姐若是能有其他的选择,哪里会认命?”

         风清影说道:“婓姐姐,是真的没有选择,还是不敢选择?”

         “嗯?”

         “婓姐姐,我跟你说过,是我爹说的啊!”风清影睁着大眼望着婓红娘,“是真的没得选,还是不敢选!”

         婓红娘怔了一怔,她记得这句话。在鹅蓝江上,风清影给她讲了一个小故事。那时候她只是感慨少年有着小聪明,可如今想来,那“一窝狗”岂不正是帮了她?难道……

         婓红娘沉默片刻,询问道:“小景福,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姐姐说?”

         风清影真诚一笑,说道:“婓姐姐,你做我师父吧!”

         婓红娘闻言,认认真真地在风清影脸上看了又看,心中也不停地思考着。几个月前她拒绝了风清影,不仅是因为风清影天赋不高,而且她自身也被难事困扰。如今她的困境已经解除,而风清影的姐姐也将成为天元圣女的侍女,那么收下风清影做弟子,或许也不是不可能。想来门中应该不会为这事为难她,而且她也很想知道风清影身上的秘密。离得越近,岂不越容易发现秘密?

         想到这儿,婓红娘点头了:“好啊,我便收下你这个小滑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