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童子大笑,声声说人蠢
        “潘珀,几年不见,你现在倒是有能耐了啊!真有刑殿长老的风范!”唐芯慈一步一步走出院子,站在院前两方人之间。她年纪虽轻,但是身为圣女,在天元教地位颇高,已然有了些上位者的威势。这时候横在黑衫青年面前,竟也让他们心中感到隐隐的压迫力。

         原来这脸尖青年的父亲正是刑殿殿主,乃是影刀门门主之下权位最高的三位长老之一。是以,他虽只是一内门弟子,就敢逼到长老院舍之前。而婓红娘即便再委屈气愤,也得忍气吞声,不敢主动对他动手!

         潘珀的脸色阴晴不定,很是有些难堪。圣女昨日才到山门,今天一早就出现在婓长老的院舍里,这其中所代表的意义,却是要好好琢磨了。最坏的情况,甚至刑殿这次的计划都有可能出现意外。他暗自镇定心神,微微吸了口气,说道:“不知圣女在此,潘珀冒犯了。不过潘珀此次是秉公行事,还请圣女恕罪!”

         “哦,秉公行事?”唐芯慈别有意味地问道,“谁的公,谁的事?”

         潘珀目中精光一绽,正声道:“自然是影刀门的公事!”

         “可我以前怎么从未听说过影刀门还有替人包办婚姻的公事?”唐芯慈冷笑一声,说道,“只怕这是你刑殿以公谋私吧!潘珀,你父亲这些年是不是管得太宽了点?”

         潘珀面色一僵,隐有怒意,不过此时他就是有再大的怒气也不敢发作的。只因面前这个少女的身份太过特殊,若是被她抓住把柄,就算他父亲掌控了影刀门,也依旧保不住他。他强忍着怒气,义正言辞道:“刑殿向来秉公无私,从无谋私一说。圣女殿下,您虽然身份崇高,却也不能随口污蔑我父亲!门主信任我父亲,所以才让父亲暂代掌门事职,而父亲也一心为影刀门着想!与御风门的联姻,可以缓和影刀门跟苍蓝国各派的关系,对影刀门是绝对有好处的。圣女殿下,这是影刀门的事,您,是天元圣女!”

         所谓唇枪舌剑,便在于这一番对话之中。唐芯慈指责刑殿长老有逾越身份的嫌疑,而潘珀更是以唐芯慈已不属于影刀门这一点,抨击她多事!

         唐芯慈闻言,脸色登时就冷了下来。她冷哼道:“我是天元圣女,也是影刀门门主之女!”

         “您若是门主之女,就更不该插手这些俗事儿!”

         “影刀门有这样的规定吗?”唐芯慈冷笑道:“看来,待父亲出关后,我倒还要好好向他问问门规!”

         潘珀的脸色愈发难看了,语气也变得凶狠起来,说道:“圣女,你真的非管这事不可?”

         唐芯慈说道:“不是我非要管这件事,而是这件事在影刀门不该有!”

         “那你可想过,如果御风门因为此事迁怒影刀门,使影刀门在苍蓝国成为众矢之的,那后果由谁来承担?”潘珀厉声质问道,“影刀门现在正是最需要发展的时候,容不得有一丝意外。若苍蓝国所有门派都排斥我们影刀门,那影刀门的发展大计必然受到阻碍,甚至这几年的积累也要成为泡影!圣女,你是想让我父亲成为影刀门的罪人吗?”

         潘珀这几句话着实厉害,句句都以影刀门为出发点,颇有诛心之效。不论事情接下来的结果如何,这些话传出去,肯定是有助于提高刑殿长老的名声的。

         面对潘珀这样的质问,唐芯慈不禁也有些犹豫起来。影刀门现今的状况,她也有所耳闻。梅宗离世,中原早有怨隙的各派都有些蠢蠢欲动,影刀门因为越来越威胁御风门的地位,自然也少不得与御风门产生摩擦。而影刀门门主偏偏在这时候闭关不出,门中大局落入他手,御风门当然要趁势作祟。刑殿长老想要联姻求安宁,的确不失为为大局的一种手段。

         其实唐芯慈之前也是有心通过天元教对影刀门予以帮助的,可天元教如今事务繁多,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来管这些事。而且她才成为圣女没几年,也没有太多的权力去命令天元教的人。既然她不能帮助影刀门,又有什么理由来阻止影刀门门内欲行的办法?

         唐芯慈的沉默,让后方的婓红娘心急起来。婓红娘其实刚刚见到唐芯慈到来的时候,就知道这或许是她唯一有可能的机会了。所以原本已经认命的她,在潘珀他们到来之后,又开始沉默以对,不予回应了。正如她所料,唐芯慈最终插手了这件事,而她也终于有机会摆脱困局了。

         可唐芯慈现在沉默了,她要为宗门考虑了!为宗门考虑,自然还是要让婓红娘去联姻!

         “结果还是只能这样吗?”婓红娘眼神暗淡了下去,手有些发颤地揪起衣角,有种被绝望包围的窒息感。

         忽地,婓红娘感觉自己的手被人握住了,她转头看去,便见风清影对她咧嘴一笑,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风清影笑得有些猖狂,有些肆无忌惮!

         笑声将院子前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风清影身上。看着这个仅仅只是凡躯就敢出声阻拦御气师的少年,潘珀怒气一下就被点燃了,他暴喝道:“兔崽子,你笑什么?!”

         风清影收声,轻蔑地看向潘珀,说道:“我笑你们愚蠢!一次联姻就能解决问题了?我婓姐姐是什么身份?一个小小的内门长老!对方又是什么身份?御风门门主之子!是什么给了你们那么大的信心,居然以为一个内门长老就能让对方满意了?

         “拜托,这是宗门之争,一次身份悬殊的联姻就能摆平了?你说你们是不是蠢?

         “来影刀门之前,我听说这里是一流宗门。可现在我看到了什么?一流宗门居然要靠一个女人来应对其他门派的施难,一流宗门的气度在哪里?有人听说过哪个宗门靠女人联姻就能强大起来的吗?你们那么怕事,怎么不自降级别,变回二流宗门去?我敢说,变回二流宗门,别的门派一定不会再来为难你们!”

         “你——”潘珀的脸胀得通红,一双怒目瞪得滚圆,直欲将风清影撕而食之。

         有些事情不能细想。就像脸面,看得太仔细,就会发现,那上面有着一个一个丑陋的毛孔!

         风清影丝毫不惧潘珀的怒气,不等潘珀说话,又嘲笑道:“怎么,恼羞成怒了,又想杀我?你这状态要是敢拿去对别的门派使,我觉得影刀门以后的前途一定要比现在好得多。被我一个小孩子说两句就置气发狠,你说你是不是蠢?”

         “咔”,这是刀卡榫脱鞘的声音。潘珀一手紧紧地抓在刀柄上,因为拔刀的时候很用力,所以显得声音有点大。刀只拔出了一点,刀柄后端被人用手抵住了。

         那是与潘珀同行而来的黑衫青年,他对潘珀摇摇头,说道:“师弟,冷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