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被女经理开除,开始流浪生活
    “你是那个新来的保安?”女经理问道。

     “恩”我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你明天不用来了,我现在就跟你们队长说”

     说着这女人就拿起手机打起了电话。

     “孙队长你在哪里?”

     。。。

     “速到办公室来一下”

     。。。

     如坐针毡般的等了十分钟左右,孙队长就进了这办公室,孙队长看了我一眼,这时我低着头站在办公室的一角,心里忐忑不安,心里既怕孙队长知道这事,但又需要他能帮我解围。

     “孙队长,据反馈有人长期以来在办公室内观看不雅视频,今天被我凑巧碰见,这件事情影响非常恶劣。”

     听到这我心里叫声不好,我冤枉啊,我今天是第一次看啊,以前那都是杨中原那孙子看的啊,都是他挑的头,但这娘们不给我任何申诉的机会,我今天也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

     “我们维景豪庭小区是一个高档小区,我们物业公司也理所当然为业主提供高素质服务,我们招保安也要注意筛选,素质差的人会对我们物业公司,对我们小区业主造成不好的影响,像这种素质这么差的人你是怎么招进来的啊?”

     突然我觉得看来我在这里就要被开除了,我心里既难过又后悔啊,难过的是我好不容易在北京有个落脚地,我要是被开除了我能去哪里啊,后悔的是不该打开那可恶的视频,既失去了一份工作,又让别人受牵连,孙队长对我还可以,但现在对我一定很失望,绝望、害怕、失落一起涌上心头,我心里难受极了。

     。。。

     “让他明天不用来了!”

     这娘们嫌恶的撇了眼我,不等孙队长做任何辩解,直接给我下达了最终判决。我的脑袋嗡的一下,如果说刚才我心存侥幸,现在的我算是彻底绝望了。我倔强的抬了抬头,心在一瞬间坚定了起来,我的目光扫了眼那娘们,然后落在孙队长身上。

     “孙队长,对不起,我让你失望了。谢谢你对我的帮助。”

     “不用等明天了,我现在就走”不等孙队长答话,然后我又对那娘们说。我脾气有时挺倔,既然都被人说成这样了,我是一刻也不想待下去了。

     说完我扭头快步走回宿舍,扫了一下四角,我的东西很简单,两件换洗衣服和一双旧鞋子,塞到到包里我就闯出了宿舍门,快步走出了小区往右拐,穿过了两条小街,我脚步逐渐慢了下来,看着外面灯火通明的居民楼和环路上川流不息的车流,所有人都忙碌但有方向,每个人都有一盏灯为自己而亮,那个地方就是“家”,突然觉得家是一个多么温馨美好的词汇,以前在老家的时候没有感触,现在孤零零的站在夜晚的街头,没有人比我更能体会到这个词的含义,家是港湾,是你受伤失落时可以独自舔伤口的地方,家是你深夜回家时一盏为你而亮的灯,家是为你随时打开的一扇门。

     此时偌大的北京竟然没有一个可以让我容身之所,这大晚上的我要去哪里啊,现在已经10月份了,晚上天气也挺凉的,我沿着小街继续往前走,之前听队里的其他保安说过,这小区离奥运场馆不远,也就几站地吧,过两年举世闻名的奥运会就要在这里举行了,我去这里去看看吧,想到这里我不由得加快了脚步,绕过一片小区眼前突然开阔,一片片的灯光,一辆辆的挖掘机工程车,好大的一片工地。

     我走过一片土堆,绕开了灯火轰鸣的工地,这儿有一片已建好的区域,地上都铺好了瓷砖,周围种着很多花花草草,花草中间有小路穿过,小路中间不多远就有一个木头椅子。现在这个点人很少了,偶尔有一对对男女情侣,有一些坐在椅子上搂在一起卿卿我我,我好不容易在一片灌木丛中找了个很偏僻的座椅,然后坐了下来,除了旁边不远处情侣的窃窃私语,和灌木丛里的虫鸣,除此就是远处的工地上的机器轰鸣声,我闭上眼睛让心渐渐安静下来,过了会我睁开眼睛,打量一下周围,没有意外的话这就是我今晚的落脚地了,这里周围黑黢黢的,随着夜越来越深,这里遛弯的人也越来越少,周围愈发显得安静起来,灌木丛里似乎隐藏着一个个未知,想想一个人躺这里还挺瘆人的,从小到大,听过各种版本的鬼故事,在不同的场景下我都能想象出它们--鬼狐仙怪的出场方式,我这人就是想象力太丰富,md这要是遇见点什么我该怎么办啊,我是跳起来就跑啊还是窜上去就是一脚啊,想着我就试着躺了下来,椅子很硬而且还不够长,我缩着身子弓着腿才可以,我把包垫在头低下,看着天上的星星,慢慢得迷糊了。

     过了一会快睡着的时候,突然被一阵阵持续的悉悉索索的动静给弄精神了,说是悉悉索索,具体来说是有摩擦的声音和女人的呻吟,我听到这声音,耳朵立马支棱起来,完全把自己的困境抛到九霄云外了,声音若有若无,对方似有故意要压低声音,但男人对这种声音有天生的敏感,我悄悄的半坐了起来,努力的搜寻着声音来源的方向,好像就在我背后的灌木丛里,我慢慢的扭过头,看过黑乎乎的灌木丛,里面依旧黑黢黢的,看不出有什么东西,但这种声音男人天生都比较敏感,之前看的岛国小片里的女人发出的就是这种声音,想着之前在附近逗留的情侣,我一下子明白过来,我蹑手蹑脚的向声源摸索了过去,轻轻的扒开灌木的树枝,陡然发现在树丛的里面,离我有几米远的地方有两个人影重叠在一起,伴随着压抑克制的呻吟,这俩身影还一动一动的,等我眼睛慢慢的适应了黑暗,就看到一个弱小的倩影手扶着前面的树干,弓着腰,屁股高高抬起,后面一个稍高大一些的身影扶着倩影的腰部在那里一耸一耸的,声音就是从这两个人身上发出来的。

     我屏神静气,小心得不弄出一点声响,看着眼前香艳的场景,内心激动不已,之前只是看电脑上的视频,这次终于近距离看到真人肉搏了。过了一会后面那身影动作快了许多,前面的倩影的声音也变得急迫起来,突然后面的身影逗了一下,然后动作就停止了。只看见前面的倩影拿出东西擦拭了一下,俩人穿上衣服简单快速的收拾了一下就扒开树枝往外走去。看他们逐渐走远,我又定定的望着刚才的战场有些失神,等一阵凉风吹来我才回过神来,这也太刺激了,回到椅子上半天没睡,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无端的想起了小丽--就是村里那个复读一年考上大学的女孩,小丽脾气刁蛮古怪还经常欺负我,更重要的是她从没拿正眼瞧过我,这次她考上了不错的大学,我却做了保安,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小丽现在肯定连我人都不认识了吧,也好,这女人够歹毒刁蛮,她家欺负我爸妈的仇我将来肯定得报,前两年,家里重新划分责任田,他们家不但霸占了我家抓阄抽取的一块好地,过程中还把我爸妈给打了一顿,后来两家又由此发生了几次口角,每次小丽都扯着嗓子和她妈一起用各种恶毒语言攻击我家人,想到这里我既恨又难过,难过的是我刚丢了工作,现在生存下去都是问题,更不用提报复别人了;恨得是我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现在还没法替家人报仇,不过我总会要把她哥收拾得服服的,我要让他们家人跪在我面前。。。想到小丽就想到了她的家人,就想到了报仇,直到过了很久我才迷迷糊糊地睡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