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蓦然回首
        永远忘不了那一天,就像永远忘不了你一样。

         冬季的北方,到处都透露着寒气,我喜欢这种冷的感觉,这样就可以冰冻住狂躁的心,就不会再如此的痛。

         清晨,偏僻的山村小镇上,从睡梦中醒来,只穿着单薄的睡衣便一头闯进院子,压一脸盆凉水,把头扎进去,没有感觉,冷与痛相互交融,像水与火的交错,极寒与极热的东西相碰,便什么都不会留下。

         古色古香的小镇,是落魄和遗忘的代表。或许没有人会知道世界上还存在这么一个小镇,是因为它拥有了落后与贫穷。生长于城市中的少年总在幻想能拥有一处静谧,有山有水有树有草有人家,如同陶渊明口中的世外桃源般的生活。是他们太自以为是,以为那样的生活可以掩盖城市的喧嚣,还有那杂乱无章的秩序。只有真正生活在这种地方的人才懂得它的艰辛与不易。这里有山,有水,也有淳朴的人家,自然也少不了那古道,还有瘦马。

         我是生活在北方山村的人,从小没有玩具,没有伙伴,没有快乐,更不会有痛苦。我是个不知冷暖的人,在这里,我体会不到山里人应该有的淳朴与善良,或者,他们的淳朴与善良跟我没有丝毫关系。就像我永远融入不到他们的喜怒哀乐中一样。我以为我可以一直这样冷漠无情形如走尸般的生活下去。或者,很小的时候幻想着,某一天,自己会突然死掉,毫无征兆的,就那么旁若无人的死掉,永远离开这个世界。那时,总会不经意的听到小伙伴们说,人死了是可以上天堂的,那是个美丽富裕的地方,说不定还可以在那里学习法术,可以看到满天飞舞的仙子。于是,我开始幻想自己能够去到那个神圣而且充满神奇的地方。

         我闯进他们当中,询问可以去天堂的方法。对于我突如其来的询问,他们先是惊愕,而后开始嘲笑,一个个显露出鄙夷的笑,我厌恶他们这种丑陋的嘴脸,而后,便是在肮脏污浊的谩骂声中,拉扯,拳打脚踢。

         他们人多,受伤的无一例外的是我。可我不甘心就这样被他们打,忍受不了他们人多势众的高傲姿态,有种狗仗人势的感觉。当一个小胖子把我从地上拉起来的时候,我顺势从身旁拎起一块砖头。他双手使劲拽着我的衣领,我就像一只待宰的小鸡,就那样无助的被悬在半空中,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他狰狞的嘴脸上露出自傲的笑容,那是宣布胜利的微笑,他问我,“小子,服不服!”

         我没有答话,只是呼吸越发的急促。

         他说,“好小子有种,看来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是不知道老子的本事。”

         我没有给他欺负的我的时间,一块砖头,一滩血,我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就那么很无情的把砖头拍在她的头上。然后,在其他人的尖叫与哭喊中,仓皇而逃。

         我端坐在堂屋的藤椅上,那是外公年轻时编制的,外公是个老实的山里汉子,没有多大的本事,一生辛辛苦苦的生活,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甚至连儿女的婚礼他都没有看到。外婆每次坐在这把藤椅上时总会默默的流泪,毫不避讳的在我面前展露她的悲伤。我知道,那是外公送给外婆唯一的礼物,这一辈子,外婆也只能拥有这样一个礼物。

         一阵喧哗声过后,我便被一群人围在这把藤椅上。是那个胖子的家人,他们来找我。我低着头,丝毫没有了先前的勇气,我只能默默的听着他们口中吐出的肮脏的话语。我没有感觉,就像一块石头,冷暖都不自知,还奢望我能有怎样的反应。

         外婆在他们面前哭诉着,祈求他们的原谅,面对他们的不依不挠,外婆显得是那样的无助,单薄佝偻的身体是那样的令人心生可怜。胖子头上缠绕着绷带,不知是不是因为疼痛,总之他的脸有些扭曲,像那田间的牛粪,被人用铁锹拍过一样。他一把推开挡在我面前的外婆,再次抓住我的衣领,一把把我从藤椅上拉起来,不等我说话,两个耳光过后,人群消失,只剩下呆立的我,以及房间中回响着的源于胖子口中的话语,想要去天堂,那就去死啊,傻瓜!,还有倒在地上因疼痛而呻吟的外婆。

         外婆死了,我不知道她的死是不是跟胖子的推搡有关系,总之,外婆死的时候说了,她的死跟任何人没有关系,是远在天堂的外公来接她了,她必须得走,只是她放不下我,不求我能有多大的出息,只希望我能好好的活下去,能活下去,她也就心满意足了。我对外婆的话半信半疑,真的是半信半疑,信的是,外公来接她去天堂,疑的是,她的死跟胖子有关系!

         那是我第一次流泪,那年我十二岁。

         没有人来参加外婆的葬礼,没有人来送她最后一程,是我自己,用柔弱的肩膀拼尽全力拉着家里那辆破旧不堪入目的地排车送走的外婆,我把她埋在一颗茂盛的松树下,有它护着外婆,我放心。

         镇上有人死了,其他院户的人或多或少都会表现出哀伤与痛惜,可婆婆的死,却没有换来他们的可怜,他们依旧我行我素的开怀畅饮,高谈阔论,甚至在我经过他们身边的时候,还会收到这样的讽刺言语。

         “扫把星,克死了父母克外婆外公!赶快滚开我们的小镇!”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活下来的,总之我没有死,而且还活的很好,当然,我自认为很好,只要没有死,还活着,能够呼吸着这个世界的空气,不就是很好么?

         无数个夜晚,在这个寂静的山村里,耳边总是会莫名其妙的回响着很多话语,或是外婆的关心,你一定要好好活下去,能够好好的活下去,外婆就算离开也安心了。还有胖子盛气凌人的轻蔑言语,就你,还想要去天堂?那就去死啊,死了不就可以去天堂了吗?还有这个镇上的一些爱嚼舌根的老女人,我忍受不了她们对我指指点点,满腹牢骚的讽刺语言,“就他,他就是个扫把星,专门来克人的。”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有克人的本领,总之,没过多久,胖子的父母居然莫名其妙的死了,死的很安静。村上的人都流传着这样的话,说是胖子的父母得了怪病,一夜之间就死了。这种鬼话骗骗别人还行,对于我,我不相信。落后的山村里,无事生非造谣生事的人比比皆是,饭后茶余的空隙里,胖子父母的死,成了他们的谈资。有说胖子的父母是被我外婆索取了性命,有说是他们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还有说他们得了某种传染病。乡下,以讹传讹,一件渺小到微不足道的世间被无聊的人们无限制的夸大。于是,胖子同我一样,成了被遗弃的孤儿。我收留了胖子。他说他不敢再回自己的家,可除了那个家之外,他不知道该去哪,于是两个同病相怜的人组建了真正属于我们的家。

         后来,胖子说,他有些对不起我,当初他不该那么对我,只有真正走到这个份上,真正站在这么一个处境上才懂得这些不易。

         我没有表情的回他,“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十二岁那年过后,我就一直没有再流过眼泪,或者,一开始我就不知道什么是流泪,像十二岁那年一样,流的泪有些少,甚至还没有尝到它的味道,它就猝然消失,就像今天的我,颓废,毫无青春可言。

         我把头从冰冷的水中抽出,狠狠地呼吸着,感觉真的很爽。有些时候我自己都会认为自己有病,很重很重的病,别人的病在身上,而我的病,在心里。

         我是个孤儿,甚至连爸爸妈妈是谁都不知道,或者说,他们连看都没有看我一眼就迫不及待的从我的世界消失了。

         孤儿的心都是扭曲,不知道这是那个狗屁人士曾说过的话。我不认为自己的心扭曲,我也有眼睛鼻子和嘴,我也是四肢健全的人,别人会的我也会,别人能做到的事我也可以做到。只是,我不想去做而已。凭什么我要挣钱,凭什么我的生活不能安逸,凭什么我不能随意主宰我的人生。我不认为活的浪荡就是在挥霍时光,我不认为活的没有理想就是颓废,我也不认为在别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拿他们东西就叫偷。或许,或许我真的是心理扭曲。

         不过,那只是曾经,往后的生活我会很好的为自己的航行掌舵。我不想在茫茫人海中迷失自己。我有那份勇气和自信,也拥有一份只属于我的执着。就像那年,一块砖,一滩血,还有躺在地上因疼痛哀嚎的胖子,时光如何荏苒,也抹不去心头的那抹淡淡的忧伤。

         曾经,我不喜欢太阳,就像我讨厌这个小镇上的人一样。他们带给我的只有痛苦和悲伤,我厌恶他们伪善的面目,我憎恨他们看我的鄙夷目光。而这一切,都是因为有太阳。如果哪天太阳不会再给人们带来光明,这群冷漠的人都只能沉睡,像死人一样,静静的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紧闭着双眼,甚至都听不到他们的呼吸声。

         有些时候我也会把这份恨转移到我从未谋面的父母身上,如果不是他们,我又怎会独自面对这冷漠的世界?如果有一天,我是说如果,我真的能看到他们,我一定会泪流满面,然后冲过去,一块砖头,两摊血。

         寒冷的冬日,破碎的阳光下,淡紫色的薄雾中,我独自现在这破旧的院落里,任由这寒风洗涤,我在寒风中瑟瑟发抖,滴落到发梢的水,凝结成冰凌,我依稀可以感觉到它们的重量,很沉很沉。

         “你傻吗?这么冷的天,穿这么少,还用冷水洗头?作死啊!”

         很严厉的话语,此刻确实如此的温暖。我以为我不会再看到他,更不会再听到他的声音。我以为我淡出了他的世界,又或者,彼此从未在一个世界里遇到过。

         我没有说话,我也没有力气说话,我勉强的露出一丝的笑容,以安慰他的关心,我想让他知道我没事。可是,我做不到,颓废了那么久,已经没有力气再颓废下去。

         “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躺在木板床上,看着他蜡黄的脸。

         “因为我们是兄弟。”他的话语很坚定。他没有变,一直都没有变,还是那么的憨厚,那么的执着。

         “可,我们曾经是仇人。”

         我感觉自己的话语在此刻竟然没有任何的力量,连自己都怀疑,自己也可以说出这么温柔的话么?他没有被我的话激怒,而是用他的宽厚的手掌抚摸着我的头,像那年外婆的手掌一样,温暖而舒服。

         “傻瓜,曾经,我们也是爱人。”

         他就是那个胖子,我曾用砖头砸伤的那个胖子。如今,他还是那么胖,或者说,比原来还要胖,他胖的可爱,胖的令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