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章 蓝色的天空是我的忧郁
        一直想要报复这个家庭,这个家庭里的每一个人。

         十二岁的孩子,想法都是简单的,所谓的报复不过是闲暇时一个人面对着天空祈祷,或希望他们生病,然后让医生给他们打针,打很痛很痛的针。要么就是他们被车刮一下,然后把胳膊或者腿刮掉一块皮,看他们痛苦的样子就好了。这是小伙伴们教我的。他们说上天会可怜我们这些孩子的,只要小孩子祈祷,他都会让想象变成现实。我不知道他们说的话有几分的可信度。总之,我是信了。

         那个晴朗的午后,我站在家里的阳台上,看着天空,大朵大朵的云彩在天空中自由自在的飞翔。我羡慕它们的自由,无拘无束。我也想要跟它们一样在天空上飞。于是我祈祷,希望上天能把我变成小鸟,赐给我一双翅膀,让我能自由自在的飞翔,那样我就可以飞出这间压抑的房子,飞出我讨厌的人的视线。那样,我就可以好好的生活。

         我以为上天真的能够听到我的祈祷,我以为上天会满足我的梦想。每一天在梦中醒来的时候我都会看看自己的身体,是不是长出了翅膀,是不是可以自由的飞翔。甚至有时还会在睡梦中醒来,挥舞几下自己的胳膊,试一试飞起来的感觉。只是,一切都未曾改变,我还是我,一个没有翅膀的十二岁女孩。

         我不再相信伙伴们的话,回到学校第一件事就是指责他们,说他们说谎。上天根本就听不到我的心声,它根本就满足不了我的愿望。小伙伴们也总是振振有词,他们说人不能太自私,别人没有的东西你也不能要,而且上天可以帮到的只是被父母责骂的孩子,你的祈祷也只能是让他们受些伤之类的。我选择再次相信他们。

         我祈祷他们能被车撞死,最好是一下就死,我希望家里的天然气能够泄露,然后把我们全部杀死。只要他们能死,让我陪命也值得。

         夜晚。睡梦里。我真的遇到了神仙。他白发苍苍,和蔼可亲的样子。他对我说,“你真的想让你的父母死么?”

         “他们不是我的父母。我希望他们死。”

         “为什么要他们死?那样,你就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没有穿的也没有住的地方了。”

         “只要他们能死,我怎样都无所谓!”我倔强的仰着头看他。

         “呵呵。”他轻笑,“你是个可怕的人。如果用他们的命换你身上的一个东西,你可愿意?”

         “随便!只要他们能死,什么东西你都可以拿去。”

         他笑笑,没有回答。转个身却不见了。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我还没有得到他的肯定回答,我就开始四处寻他,可我无论如何都找不到他,情急之下,我的梦散了。

         我以为我还可以在梦里遇到那个人,可惜,数个日夜过后,我依然无缘与他相见。

         家庭里的矛盾日益恶化,男人与女人之间吵架的频率愈来愈多,我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而吵,有时候看他们吵架也是一种幸福,我就喜欢这个家破乱不堪的样子,我得不到的幸福,你们也别想拥有。妹妹总是会哭,一刻不停的哭。她哭的越伤心我越是兴奋。或许,我的病就是从那年开始有的。渐渐的,我明白他们争吵的原因。好像都是因为我。男人怒骂女人,说女人不检点,和野男人生下了我。女人哭诉,说不是男人想象的那样。她还说我是她捡来的。男人不信,捡来的?那我们的孩子呢?当年你肚子里的那个孩子呢?不是她是谁?

         女人满腹的委屈化成泪流了出来,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也不听她的解释。每次争吵的结局都是男人摔门离开。

         渐渐的习惯了他们的争吵。有时在他们争吵的过程中,我都能安然入睡。或许,习惯总是这么容易养成。想要改变,却是很难。

         十二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惊喜。男人和女人都在家等我放学。妹妹也在。他们准备了一桌的丰富菜肴。我不知道他们这么安排的用意何在。一种不详的念头出现在我的脑海。他们是不是要把我送走,是不是他们不想要我了,是不是他们想要庆祝送我离开?我木讷的看着他们。

         “秋漪,快过来。今天是你的生日,爸爸妈妈给你准备了礼物。”

         女人从身后拿出一个大娃娃,那是一只粉色的熊。没记错的话,那是我在七岁的时候就想要的玩具。我的眼泪流了出来,六年,每一次经过那个橱窗我都会忍不住趴在上面看它,我能读的懂它在橱窗里的孤独和寂寞,它应该跟我一样,是没有人关心的宝贝。如今,我终于可以和它面对面的交流了。

         “秋漪,快来许愿,然后把蜡烛吹灭。”

         男人招呼我过去,面对男人的反常我并没有感到意外,反而很顺从的过去,闭上双眼,我要许个什么愿呢?要一双翅膀?或者,要他们死!我的想法把自己吓了一跳,我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行,我不要许愿了,我要睁开眼睛。可是,无论我怎么努力都无法睁开眼睛,冥冥中似乎有人掐住了我的脖子,我连呼吸都有些困难。不,我不要死,我不能死!终于,我睁开了眼睛。

         这一辈子,我永远忘不掉那天发生的事情。都说美好的事情背后都是邪恶。没错,刚才的美好只是我的梦,一个这辈子都不会出现的梦,它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令人心生向往。可是,眼前的事情,要我怎么接受?一个男人,匍匐在我的身上,浓重的酒气充斥着我的大脑。我身上的衣服早不知踪影。我明显感觉到他的身体在我身上游走。我害怕的大叫。他却掐住我的喉咙。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死亡,感觉好恐怖,尤其那种窒息感更令我难以忘记。

         是女人拯救了我。女人把男人从我弱小的身躯上拉下来,狂甩了他两个巴掌。然后男人摇摇晃晃的回到自己的房间。女人抱着我失声痛哭,而我,楞楞的不知所措。

         第二天是我的生日。我期待昨夜的梦可以出现在现实里。可惜,当我满怀期待的站在客厅里的时候,一切和平常一样。没有任何的变化。不同的是,男人又喝醉了,他在客厅的沙发上打着呼噜。女人疲惫不堪的倚在男人身边,从她凌乱的头发里我看到了她的悲伤,她懒散的眼神里尽是委屈。他们肯定刚结束了一场战争。妹妹睡了,我从半掩着的卧室门缝里看到她恬静的小脸。我知道,今天的晚饭没了,我的梦也没了。我默默的回到我的卧室,我听到厨房里水烧开的声音。

         那晚,我又遇到了白胡子老头,我看不到他脸上的慈祥,他对着我阴暗的笑,笑的我毛骨悚然。

         “还记得吗?你答应我的,用他们的命换你身上的一样东西。”他阴翳的眼神里暗藏着奸邪,诡谲的笑容背后有某种未知的阴谋。

         “我不想他们死。”我战战兢兢的回答。

         “晚了,他们已经死了。”白胡子老头笑着离开,在他即将消失之前我听到他最后的声音,“你的爱情便是换取他们生命的筹码。”

         当我醒的时候,周边还是黑暗的。我的头很痛,很沉,像得了重感冒一样。我试着摇晃着我的脑袋,让自己能够清醒起来。我无能为力。黑暗里,我似乎嗅到一股刺鼻的味道,这种味道令我恶心。我知道了,那是煤气的味道。是的,我快要死了。我不想死,就算死我也要看着他们死后才能安心闭眼。我拖着疲惫的身子晃晃悠悠的来到客厅,外面的世界很亮,它们的灯光无情的穿透我的世界,我借着冰凉的光看到客厅展柜上的那个精致的小盒,那是他送给我的火柴。我把火柴攥在手里。

         我想要大声呼救,声音却卡在我的喉咙里出不来。我听到他们卧室轻微开门的声音。门开了,他们趴在地上,我知道他们没有力气前行。此刻,我的心居然莫名的兴奋。没想到他们也会有今天。我得意的看着他们,我看到他们眼中的痛苦和不安。我看到女人的嘴微微张开,试图要说些什么。我知道,他们最在乎的是他们的女儿。

         我把茶几上的一块抹布敷在口鼻上,我管不了它是否干净。依我的能力,我救不了他们,但我可以救他们的女儿。我拼尽最后一丝力气,把他们的女儿背到门外。我以为我还是有时间救他们的,我完全可以敲响邻居的门。可是,我做不到,不是我不想做,是上天没有给我机会。因为,一个酒鬼摇晃着身体从楼下上来,我看到他嘴里吐出的烟圈,再然后,手里半截烟蒂被他无情的丢在我的面前。

         在一声轰隆声中,我失去知觉。

         很庆幸,我和他们的女儿还活着。只是,我们都成了孤儿。我们的家被炸的支离破碎,而他们,也从此在这个世界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