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胖子,再见!我的爱人
        新房盖好了。花了不少钱。都是胖子的积蓄。我没有想到胖子会攒下这么多钱。所有的东西都是胖子买的,我选的。除了那把藤椅外,屋里的东西都换了。胖子说那把藤椅是我的记忆,他要给我保留下来,我冲他微笑表示认可。

         所有的东西都布置完成。却不知道该把藤椅摆在哪里。它在这个新家里显得是那么的不和谐,条条不入。

         我对胖子说,“不如把它放在里屋,封存起来吧。它只是一个记忆的缩影。没有什么实用价值了。”

         胖子说,“还是找个地方摆起来吧,毕竟是个古物,对你还有那么重要的意义。”

         “新的篇章就让我们从新开始吧。老的物件再怎么有意义,也不适合观赏。”

         “好吧,我这就收起来。”

         胖子总是迁就我,不论对与错,只要我说好,他就照做。我是不是应该迁就他一次。如果他一直这么对我迁就,那我会不会形成一种习惯。如果哪天他不迁就我,哪怕只是偶尔的一次,我是不是会感到不痛快,不舒服。但,现在我不就已经习惯他的迁就了么?我想的太多,习惯的事情没必要改掉,改掉太累了。

         “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么?为了这把藤椅还闹过别扭。”胖子把藤椅放在房间犄角旮旯里,用塑料袋包裹起来,转过身来,若有所思的惆怅。

         “怎会不记得?”那是胖子第一次在我家住。应该是他父母死的那天下午。我躺在这把藤椅上,胖子哭哭啼啼的来找我,我安慰他,鼓励他,嘲笑他。

         “我想坐在这把藤椅上?”他一摸鼻涕,指着我屁股下的藤椅说。

         “你没有资格坐!”我躺在藤椅上,淡淡的说。

         “为什么?你可是我的手下败将!你要是没有拿砖头砸我的话,缠上白布的人就是你了。”

         “但现在缠白布的人是你!我打赢了你,你没有资格跟我抢藤椅!”我冲他吼。我不知道为什么要对他吼,或许,我想到了姥姥,想到了胖子推搡姥姥。

         胖子被我的吼叫吓到。他没有再说话,只是木讷的站在一边。他没有爸妈的拥护,没有别人的帮助,他怕唯一可以陪伴他的人离开他。

         “只是孩子间的拌嘴而已,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对胖子说。

         “是啊。那时我就在想一件事。如果我再打了你,你会不会像我的爸妈一样离开我。”

         “我知道你会这么想,不然,你不会放弃跟我抢藤椅。”

         “那个时候真的挺好。两个人在一起真的挺好。”

         “好了,不要回忆从前了。我们还有好多东西没有收拾完,先收拾吧。”

         关于过去,我不想回忆。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最黑暗最无聊最低谷的时候。没有人愿意回忆悲伤。如果真的要我回忆,我也只想回忆与她在一起的日子。虽然一直在逃跑,但我心里舒服。那才是正常的生活。可,我不适合过正常的生活,我的心理是扭曲的,像麻花一样,扭成好多圈,变不回来了。

         胖子见我有些不开心,笑嘻嘻的说,“不提过去不提过去。”

         “其实,其实我还有一个惊喜送给你。”胖子傻笑,憨态可掬的样子。

         我没有答话,他又说,“你去院子里看看?”

         我是被胖子硬硬的拉到院子里,我看到了一棵树,一棵大叶子树,那是法国梧桐。

         “傻瓜,法国梧桐在我们这里是活不长的。”

         “会活下去的,有你有我的呵护,一定会的。”

         我没有再说话,但觉得这一刻很舒服,很畅快。

         所有的东西收拾完,我躺在沙发上歇息。胖子从冰箱里拿了两瓶水,他帮我拧开盖子,递给我。我喜欢冰的东西。就算是在寒冷的冬天,我一样要喝冰水。只有冰的东西才能刺激到我麻木的神经。胖子躺在我的旁边。话还没有说,院子里传来一个声音。是找胖子的。

         胖子边答应着边向外走,不一会他把那人让进屋里。我没有躲开,依然在沙发上躺着。胖子把人让进卧室。那人从进来就一直盯着我看,像看一个怪物一样。我没有理他。自顾喝着还冒着冷气的水。

         “胖子,你说你也老大不小了,是不是该考虑找个对象?”那人的声音让我反感。第一句话就刺激了我的神经,注定我要厌恶他。

         “我还不想找对象。我没钱没能耐的,谁要啊。”胖子的话语里尽是谦虚。

         “要搁以前是没人要。但现在不同,你看,这房子也盖上了,家里还添置了这么多的东西,哪个女的看见不开心哪。”

         “不了吧。我一个人生活惯了,猛然多一个人也不适应。再说,我那么懒,怕人家跟了我也只能吃苦。”

         “我看你也是个实在人。这样,下回我带我表妹过来给你认识认识。我表妹长得老漂亮了。好了,我也不跟你在这说了,家里还有事,我先回去了。改天带来给你看看。”

         那人从卧室出来,眼睛又盯着我看。看的我极其的不舒服。

         “那人是谁?”我喝完最后一口水,冷冷的问。

         “镇上的人,不是很熟。”胖子弱弱的回答。

         我随手把瓶子扔在桌子上,起身回到卧室。关门的时候丢给胖子一句话,“我讨厌他!”

         晚上,胖子做了一桌子好菜,他说为了迎接我的到来,为了庆祝新房完工,值得好好的庆祝。他拿出几瓶白酒,说是他窖藏的老酒,一直没有舍得喝。

         从来没有和胖子在一起喝过酒,这真的是第一次。他的酒量很好。眼看着他的几瓶酒见了底,却依然不见他犯醉。当最后一滴酒倒进他的酒杯时,他开始说话。

         “没酒了,今天还算是尽兴。明天,明天我们接着喝。”他的舌头有些打卷。脸微红。我没有说话,回到卧室,拎出两瓶酒,那是她用生命积攒的酒。

         一人一瓶。没有退让,全部喝干。

         “胖子,你为什么非得爱上我,为什么非要跟我在一起。”

         “我爱你,就是因为爱你,不可自拔的爱,你懂吗?”

         “我们不可能永远在一起的,你知道吗?我们都是男人,男人跟男人不会有什么结果的!”我的泪流出,干嚎着。

         “我不管,我就是要娶你,就是要跟你在一起。”胖子浑浊的话语刺痛我的心。

         “我们这是病!很严重的病!同性恋你知不知道!我们这里是不会有人承认这种恋情的!胖子,我希望你好,希望你能有个完整的真正意义上的家。我希望你能醒一醒,不要陷进里面。”

         “我不在乎!他们不接受又能怎么样,我喜欢这样,喜欢就够了!”

         胖子真的喝多了,他抓住我的肩膀,不停的晃我。

         “你不会离开我了对吗?我不希望你再离开我!”

         “胖子,醒醒吧。如果你真的接触过女人,你就不会这么痴情于我。你对我并不是爱,那只是一种依赖,一种习惯很不好的习惯。”

         胖子抓住我的手,情绪有些激动。

         “你是不是不想要我了,是不是又要离开我?”

         我用力的甩开他的手,“不是我要离开你。我告诉你两件事,如果听完这两件事以后,你还打算跟我好,我陪你一生。如果听完,你起身离开,我绝无怨言。”

         “我之所以回来,是因为我被抛弃了。她怀了我的孩子,却被我深深地伤害,从我的世界消失了。我想过要去找她,可我无能为力。这个世界太大,我不知道怎样寻找,我没有钱没有能力。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我才能想到你,想到你的好,想到你的所有。我不能欺骗你,虽然我是爱过你的,虽然我也不想离开你,但我知道,我不可能成为你的终身伴侣,我没有资格。我的心你与她之间徘徊,我不知道这颗心真正的主人是谁。”

         “胖子,你永远体会不到和女人在一起的快乐。她能带给你无限的遐想,憧憬和刺激。有时候我也会厌恶和你上床。但,习惯终究是习惯,我改不掉。习惯了和你上床,习惯了迎合你。更习惯了伏在你的肚子上睡觉。”

         “我不敢想象自己离开你之后会怎样。以前有她陪着,但现在她已经不见了。”

         胖子想要说话,我示意他闭嘴。

         “我是个危险的人。我曾经试图要谋杀掉她。她说她喜欢大海,她还说有可能的话她就葬身大海中。好多次,我都想把她推下去,看她被缱绻的浪花吞噬,这样,她就再也不会离开我。想她的时候我就可以去看她,抽几支烟,扔进海里,浪花会带去我对她的问候。可是,我没有得逞。每一次机会摆在面前时,我都抓不住,不是不想抓,是不敢!胆怯,懦弱,好久之前的往事总是会浮现在脑海,于是,伸出的手又被抽回。”

         灯光下,我看着胖子,微醺的他开始打着瞌睡。我听得到他沉重的呼气声。我慢慢挪到他的身边,把唇贴近他的脸。深深地吻一口。胖子睁开眼睛,傻笑。我没有理会他,双手捧住他的脸,两张唇紧紧贴在一起,我能感受到他口中的酒精。而后,我的唇从他唇上拿开。

         点燃一支烟,深深地吸上一口,体内的酒精度瞬间挥发不少。我抖擞精神,看着胖子。

         胖子,我爱你!或许这是我最后一次说。请原谅我的过失和莽撞。我只是想留住你唇间的味道。我不想你离开后连一个吻也不留给我。另外,希望你能原谅我的隐瞒。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我把烟使劲摁息在桌子上。胖子的酒似乎在一瞬间就清醒了。

         “你知道他们的死因?”

         “他们是被谋杀的,而我,就是那个凶手。”

         胖子愣住,他不敢相信的看着我。我没有胆怯,没有紧张,没有害怕。他盯着我看,我也盯着他看。我以为他会愤怒,我以为他会抽我。无论他怎样对我,我都无所谓。就像当年他推搡我的姥姥,我拿他父母的命来祭奠一样,如果他愿意,我的命他随时可以拿去。

         沉默好久,胖子咧开嘴笑,“你不要骗我了,就你,怎么可能。”

         “是我,没错。你害死了我的姥姥,我就要拿你父母的命来告慰姥姥的在天之灵。”

         “我什么时候害死你姥姥了?”

         “如果不是你把姥姥推到在地,姥姥是不会死的。我恨你,恨你们全家人。我只能选择报复,不然怎能让你沦落到我这种地步,又怎能让你体会到失去亲人的痛苦!”

         “你是疯子!你他妈的真的是个疯子!”

         胖子歇斯底里的骂我。我没有反驳,一昧的苦笑。我是该骂,我做了混帐的事情,就该承受这种结果,就算胖子报警,让警察来抓我,我也毫无怨言。

         “胖子,我知道你会恨我,我也不会祈求你的原谅。如果你不想看见我,我立马滚蛋,让你永远不再看到我。”

         “不!我是不想看到你,但,我走,我一刻都不愿意呆在这里,这里的一切让我感到恶心。”

         胖子起身,踉踉跄跄的奔向门外。我没有阻拦,也没有跟出去。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没有必要阻止,没有必要改变。况且我也改变不了。

         我不知道胖子会不会回来。他被我伤的这么深。怎么可能轻易回来?就算是爱,也代替不了亲情吧。他不会原谅我的。我犯下的是滔天大罪,根本无法弥补。我甚至都希望胖子能把警察带来,然后把我带走,最好判个无期,这样我就可以安心的等死。至少在我临死之前不会再去害人,不用殃及无辜。

         胖子没有带警察回来,他带来的是一女人。那女人长得很俊俏很标志。属于大众喜欢的类型。他们回来的那天很冷,快入冬了,天空中大把大把的乌云聚集,然后漂泊的大雨开始倾盆而下。我很欣慰,胖子终于走上正轨。

         胖子没有和我说一句话,连一个字都没有跟我讲。他忧郁的眼神里我看得到仇恨。他在恨我。我没有表示什么,我只知道,我应该离开,我应该给他们留一些单处的时间和空间。我冒雨出去。我不奢望胖子来找我,我只希望胖子能把握机会,享受到男人应该享受的东西。

         漆黑的雨夜,泥泞的道路,冰凉的雨。离开这个家,我不知道该去哪。于是,我反身回去。雨水淋湿了我的身子。寒冷侵袭着我的心。我默默墩坐在屋檐下,尽可能的把身子蜷缩起来,很冷,真的很冷,冷的刺骨。我终于体会到当年胖子的处境,那年,那夜,当我享受温存的时候,院子里,还有一个人肚子忍受寂寞,孤独,寒冷。我对不起胖子,心中千万个愧疚。我真希望上天开眼,能赐我个痛快,一个雷劈在我的身上,让我死掉。是不是我死了就可以看到姥姥了,是不是就可以永远的和姥姥在一起了?或许不会吧,姥姥去的是天堂,而我,只能下地狱。

         雨有些小了,我紧贴在窗边。屋里传来胖子的大口喘息声,很有韵律,似乎在做某种有规律的运动。还有女人的呻吟声,此起彼伏。我知道,那是胖子和她缠绵在一起的声音。我似乎回到了那年的雨夜。她贴在我的心口,抚摸着我的胸膛。拿出那个精致的小盒,冲我谄媚的笑。

         “男人都喜欢这个,你也不例外。你们男人只图痛快却又不想负责任,真是狡猾!幸好世间还有这么一个东西,不然还不得把你们这些坏男人寂寞死!”

         屋里的女人说的话居然和她一模一样。不同的是,她的声音直爽,而这个女人却是娇滴滴。

         天亮,我在昏睡中醒来。头脑没有任何的意识,只觉得头脑发胀,很难受。浑身没有一点力气。想要起身,却无能为力。

         门开了,两个人从屋里走出来。胖子看看我,我不知哪来的力气,居然一下子就站了起来。我努力的让自己的嘴角弯起,冲胖子微笑,我想告诉他,我很好。胖子没有领情。冷哼一声,揽住那女人的腰。

         “跟我走吧,我赏你一世荣华富贵,带你领略世间美景。看那繁华都市,赏那琉璃溢彩。”

         女人高傲的姿态令人心生厌恶。

         “好啊,我跟你走。”

         我依然没有阻拦胖子。胖子做的每一样选择都是正确的,他应该这么选择。离开,对我对他都是最好的选择。我没有挽留,我不是胖子,纵然我对他情愫很深,但我没有资格挽留他,哪怕奢求他再看我一眼,吻我一下,都是天大的恩赐。

         我病了,昏昏沉沉,很疲惫,很累。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爬上的床。也不知道躺在床上之后有没有盖被子。总之,我什么都记不起,什么都不愿意去想。或许,真的只有死了,我才能解脱。我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曾经胖子经受的。他的痛苦要在我的身上重演。这是报应。因果循环。唯一不同的是,胖子活了下来,而我却要死过去。胖子活下来靠的是信念,他的信念就是我还能回来,他还要再见到我。而我,什么都没有,我不会再看到胖子,从他离开的时候,我就知道,最爱我的那个人,不会再回来。

         浑浑噩噩中,我似乎做了一个梦,梦到胖子回来了。他给我熬药,给我盖被子,

         我说冷,他便把我拥入怀里。他喂我吃药,可是药到我的嘴边就会顺着嘴角流下去,于是,他的唇贴着我的唇,一口一口的喂到我的嘴里。我很想抱他,紧紧的抱住他。可我根本没有力气去抱。我好累,很累很累。

         我依偎在胖子的怀里,感受着那久违的温暖。我不想离开他,我想一直陪在他的身边。可他离我越来越远,身影越来越迷离。我的身子越来越冷。我冲着他远去的地方大喊,不要离开我,我不要你离开我!我爱你,我要永远和你在一起!

         很远的地方,缥缈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深处,冰冷,令人声畏。我细细聆听,终于听清那唏嗦的声音讲的是什么。

         “早知今日,何必当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