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青白姊妹殃祸事
        赵川浩、何槿二人远远见得一湾月下闪着微光的湖泊,应是到了“仙女湖”。

         何槿正想说话,边上的赵川浩却示意停了下来,之后说道:“等等,那边似有些动静!”两人于空中停住后,赵川浩微闭着眼感应。一会,睁开眼说道:“应是有人于湖边打斗。”

         何槿听完点了点头,问道:“赵道友,我们应该如何做?”

         “我比你应痴长一些,不介意的话,就当我是你兄长吧!愚兄觉得,我们收敛下气息,先过去看下情况再说,贤妹跟着就好!”赵川浩觉得道友道友的叫太见外,就如此说道。说完也不等何槿回话,就收敛气息降下高度朝前去了。

         何槿见此,咬咬唇,也只好同样跟上去。两人贴着竹林上方近了湖泊,前方的打斗声,听在两人耳中已清晰可辨。有兵器的“叮叮”声,偶尔传来声“轰轰”巨响,还夹杂着几句年轻女子的呵斥。此时何槿心中很是紧张,看向赵川浩,其传音道:“没关系,有我,咱们再近些。”

         “白仙子,你最好还是劝劝她,不要逼我们下狠手斩妖除魔?”此时传来略带着苍老的男声。

         “老头不要脸,你们一个什么冉公子治不了了,就来打我主意。”回响的是一阵气急的清脆女声,何槿感受的清楚,与之前的大鳌鳖说话好像一样的感觉。

         说话间,何、赵二人隐于竹林竹梢,已能看清皎皎月色下湖畔的情景。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近岸湖水上相立着两抹白色,一位白衣胜雪的美貌女子,手中提着柄宝剑,在月光下寒光闪闪。与之相对峙的是一位白衣公子,捏着把白色骨扇,骨扇张开于胸前,显得风度翩翩。只是边上护卫着的一位青衣老者,长得有些尖嘴猴腮,破坏了这副颇为和谐的画面。

         几十步远的岸边,两位拿刀的中年男子正在围攻一条约两丈多长的青蛇,青蛇青绿色的背部与侧身,腹面为淡黄色,身上满是鳞片。此时青蛇已是满身鲜血,其腹部的部分被割开一道血口。青蛇看似伤重,其实却无甚大碍,只是一身血看着吓人而已,并且还有精力回话顶那边青衣老者。而那围攻的两人其一人在湖边,一人则岸上,两个方向阻止青蛇逃遁。但有些束手束脚,貌似不敢真下重手,青蛇只想着逃走,尾巴时而重重甩动,打在地上或湖水中而发出“轰轰”的响声。

         “妖孽,别不知好歹,此次念你修行不易,愿意饶你性命。望你跟我们回去,以后莫毁炼真身塑人体而已,只是有了‘青龙衣’,留与我们冉公子下药就好。”青衣老者眼睛盯着白衣女子,话却是向着那边的青蛇回道。

         青蛇听后愈发恼怒,张开大口“滋”的一声,对着挡住山林方向的男子喷出一道绿色的光芒。男子并未躲开,而是急忙将刀挡在身前,刀发出红光猛然张大,绿色光芒击中红光后,发出剧烈的“滋滋”声,伴随着大量的雾气,原来确是青蛇气急,喷吐了本命毒液。

         此时后方另一男子立刻纠缠了上来,青蛇见前方男子挡下自己的攻击,兵器虽有所损伤,人并不让路,就有些无奈,又只好盘起身子利用鳞片格挡起来。

         青衣老者见到那边的情况,转头向白衣公子道:“二公子,这边交给我拦着,你可放心去拿下青蛇。”

         白衣公子听后,向着老者摆摆手,对着白衣女子说道:“白仙子,你知道在下对你一片真心,此次结拜兄弟有恙,我却阻止大哥过来,就是希望有缓和的余地,你劝劝青姑娘。”

         “呸!无耻,说喜欢我姐姐,又来为难我们,还好我姐姐早看透你了。”那边青蛇没等白衣女子回话,却又顶了一句话过来。

         “青姑娘莫动怒,在下也实在没有办法,因为这三十年必须要用到姑娘每次蜕下的新鲜的‘青龙衣’,所以请姑娘跟我们回去,我们会好好待你的,待我兄弟病好之后,必有重谢!”白衣公子并不恼怒,反而劝起青蛇来。

         竹梢头隐着的何槿转头传音赵川浩道:“帮她们么?那些人好无耻呢!”

         “再看看,合适时再插手。”赵川浩盯着青衣老者思索道。

         白衣女子叹了口气,提起剑道:“青儿,不会跟你们走的,你们要医治的冉公子,我知道其人,并不正派,此次受伤也是他咎由自取。”

         “就是,见到人家姑娘漂亮,求爱不成就想用强的,怎料对方擅养虫,被毒虫咬了,没治了活该!”那边青蛇接了白衣女子的话道。

         青衣老者这下被激怒了,对白衣公子直言道:“二公子,不必再与她们废话,将青蛇擒走就是,反正是死活不论的。”

         白衣公子看了看面前的白衣女子摇了摇头,叹口气道:“白仙子,好自为之罢!”说完就朝青蛇方向走去。

         “不许走!”白衣女子呼喝一声,闪出道影子,飞身扑上,去拦截白衣公子。

         “留下来吧!”却是青衣老者,手中亮出道黄色光芒,化作柄剑后,将女子拦了下来。两剑交击,发出“铛”的一声。

         女子一脸急色,朝青蛇喊道:“青儿,速走,不必担心姐姐。”她十分明白,那边有白衣公子的加入,青蛇支持不了多久,就得束手就擒的。

         白衣公子听到女子的话,骨扇一合轻声道:“何必呢!”接着闪身至青蛇边上,手中骨扇化作一道白芒击向青蛇。

         青蛇本身腾挪的地方小,躲闪不急,只好用尾部迎向白芒。“啪噗”声响起,血肉横飞,鳞片四溅,在骨扇如白色圆盘般飞回的同时,接着是青蛇痛得于湖水边上翻腾起来,弄得水花泥沙飞扬,此时青蛇却是没能惨叫出人声来了。骨扇看着普通,不知是用何种材料制成,却也是白衣公子的兵器法宝,青蛇以血肉之躯相挡,结果可想而知。

         何槿见到这场景,差点露了气息惊声叫出来,捂住嘴巴,闭眼头转一边去,幸有旁边的赵川浩替其遮掩才未露出行迹。

         “青儿,青儿……走开!”白衣女子唤了青蛇几声,秀眼泛红,泪珠去断线珠子般掉落。银白色宝剑亮起狠攻青衣老者几下,皆被青衣老者闪开或用剑格挡。“青儿……”

         白衣公子一招打伤青蛇,捏着张开的骨扇,站在一旁随时防备青蛇的毒液,而之前拿刀的二人此时离稍远些的地方防止青蛇逃走。

         一会青蛇缓了些,紧着盘起身子,尾巴一尺处已经血肉模糊,几乎断了,此时蛇头竖起,眼睛紧张的盯着白衣公子,“姐姐,不要担心,青儿没事了!”

         何槿在旁听到青蛇尽管说没事,但是其音带着颤,远不如之前那般中气十足。

         这种情况白衣女子当然听得出来,一声不吭中,只是手中银色剑器愈发光亮,身子也闪动的越快。想从青衣老者身边绕过去,但都没法实现。偶尔发出水色的剑刃,却也被青衣老者用剑击灭。

         与青蛇相对峙了会,白衣公子“唰”的一声,骨扇合拢前踏一步,青蛇紧张得“滋”声喷出一道绿光。不料白衣公子似早有准备早早闪开,却到了青蛇后侧,一道白光“唰”声中击在了青蛇颈部,这下没有血肉横飞,而是“嘭”的一声沉闷声音响起,青蛇便昏死过去了。

         “青儿……呜呜……”白衣女子见青蛇被击倒呼了声,闪开青衣老者后,接着停手垂着宝剑捂面呜呜的哭了出来。

         白衣公子收了骨扇,看看昏倒的青蛇,招呼远处二人过来后,转身朝女子望去。

         “青儿傍我而生,姐妹相依百年,她尽管平日有些许淘气,却从未做过伤天害理之事,方圆百里的民众知道她在这,却也不曾害怕,还将此地称作“仙女湖”。想不到如今青儿却因为你们要受此大难!”女子微低着头轻声说着,突然抬头,目光寒芒闪闪,对着白衣公子喝道:“邱志杰,今日你也无需欺我,青儿如被你们带走,必定有死无生。我白竹自成道以来,一直与人为善,此后我便与你们不共戴天!”

         “呵呵!”青衣老者听完,呵呵的笑起来,转头对着叫邱志杰的白衣公子道:“二公子,你还准备怜香惜玉么?”接着又向女子白竹道:“其实现在告诉你也无妨,我们冉公子确实需要将青蛇下药,蛇胆、蛇肉、还有蛇毒,都是需要的,不过是带回活的更好罢了。”

         女子听完,更是秀目发红,嘴唇咬出血来,紧盯邱志杰,这会是多么希望对方能否认,盼青儿不需要如此。

         邱志杰看看青衣老者,又望向女子,摇摇头笑了笑,张开骨扇叹了声,“唉!何必要这样呢!”便向着女子走去。

         此时,旁边竹梢头的何槿已是红着眼睛,扯上了赵川浩的衣袖。赵川浩看看何槿,看向白衣女子白竹叹了口气,“唉!”

         “什么人?”青衣老者、赵志杰、还有两个中年男子皆猛转头朝何、赵二人所在的位置喝道,赵川浩的一声叹气,却是没有做掩饰的传了出来,在这月夜中显得很是突然,吓了下面几人一跳。接着都紧紧的盯着竹梢头那皎月背影下突兀出现的一男一女,不知道他们在那多久,特别是青衣老者显得相当在意,这里他的修为最高,却一直未发现他们,这就很有问题了。

         白竹因为一直心挂在青蛇身上,反而趁此机会,“唰”的一下掠过邱志杰闪到青蛇那边去了。

         在赵川浩、何槿衣袂飘飘的缓身飞下来时,青衣老者他们四人也快速的聚在一起,围在邱志杰身旁。毕竟对他们来说,来人一言不发,丝毫没有澄清误会的意思,是敌非友!也就顾不得白竹与青蛇。

         赵川浩、何槿背对着白竹、青蛇落于湖面,而面对着邱志杰四人,其护着白竹她们的意思就很明显了。

         何槿看向赵川浩,见得对方摆摆手说道:“妹子去看看她们吧!这里交给为兄就好!”

         何槿转身走了几步,见白竹抚着青蛇唤几声“青儿”,又提着宝剑防备着自己。便行礼道:“白妹妹,请莫要担心,我姓何,那边的几人就交给赵大哥了,你先看看你妹妹吧!”

         白竹疑惑的看着何槿,眼前的这位大姐姐气息很是温和,眼睛还有些微红,像是哭过,眼神满是善意,许是真的绝望时遇见好人了,便一下又流下泪来,狠狠的点着头说着“谢谢!”才转头看顾妹妹青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