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谁织心房满千结
        任棠收法决后站起,看着灰衣老者及杨清,不好意思道:“沧澜令使目前心口处有些奇异能量,似乎不是在那一天两天的时间,应存在许久,难以分取。我初步判断,估计是中了某种奇门异术,在下学艺不精,认不出来,未能找出解决办法!不过……”话到这儿,似乎有些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杨清急问道。

         任棠只看了看那边弃世天的七奇八怪中一人,杨清顺着其目光望去,却是一位清瘦的男子,正微微斜着嘴角笑着,抱着双臂看向这边。

         灰衣老者见任棠的表现,大概明白了些什么。看看躺于地上的宋明秋,才对任棠道:“任道友,尽管说说看,可是有什么方法?”

         “论到对奇门异术的了解,弃世天麻道友可比在下见多识广,或许他能有办法。”任棠这会望着那位清瘦男子,那男子见这边提到他,倒是颇为玩味的看向灰衣老者。

         在场的众人没想到事情变得这般有意思,尽皆望着灰衣老者,不知这卫道盟的南云令主会不会对刚几乎攻灭其沧澜部众的弃世天中人开口求救,何况要救之人还是沧澜部主事沧澜令使。

         灰衣老者倒是有决断的人,虽未开口,对杨清他们点点头,表示同意。

         杨清不会去想太多,只要对方不做阻挠就好,与青鸾两人走向翁道陵,礼道:“杨清(青鸾),见过万钧公子。”

         翁道陵未等杨清他们说出求恳话语,直接摆摆扇子道:“不须求我,我也认为沧澜令使是条汉子,不应因受人暗算而身死道消。主要看麻丹愿不愿出手看看,何况我也命令不了他。”

         “不管如何,杨清在此谢过道友。”杨清见翁道陵如此说,仍表示谢过。

         叫做麻丹的清瘦男子此时见杨清与青鸾走上跟前,反倒转向一边,与旁边的一胖子说起了话:“你说优钵罗来了,刘泠泠她有没有来?”

         “我如何知道?不过倒是有这个可能,她俩一向不对付!”胖子笑呵呵的回道。胖子笑起来,一双本来小的眼睛几乎细成缝,油光满面,看着倒有些憨厚喜庆的样子。

         “麻道友,烦请出手相救,杨清感激不尽!”杨清不在意对方的不理睬,只抱拳恳请。

         麻丹似未见面前的杨清,仍对着胖子说道:“不是她俩不对付,是优钵罗一直对刘泠泠被叫做素琴仙子有意见。”

         猛然不远传来一句有些气急败坏呵斥:“瘦麻子,搁这会消遣我,你还装作不愿意出手的样子,赶紧的,我还不知道你想知道是何奇门异术,早就心痒难耐了!”

         叫做优钵罗的女子本就离的不远,麻丹与胖子在这里说她的事,特别是提及刘泠泠,这下耳根似敏感了许多。

         “就你知道!还想我们叫你雪莲仙子?你哪有刘泠泠温柔?做妖女吧你!”麻丹应被优钵罗说中心事,颇有些着恼。

         弃世天众人皆哈哈大笑起来,似乎对这样的情况习以为常。那边的女子一下有些暴走,嚷道:“好个麻子,找死!”便要冲过来教训麻丹,却被翁道陵给拉住。

         麻丹回完优钵罗,也不管她的反应,看向站于杨清身旁的青鸾,点点头道:“说真的,小姑娘眉目有些像我们萧老大。”

         青鸾见对方这样说话,不知如何回好,只道:“盼麻道友出手,瞧瞧我们师叔。”

         “哈哈……”弃世天的人以为麻丹跟漂亮姑娘没话找话,又是一阵笑声。

         “笑你们个头,我是说真的!”麻丹见众人反应,有些无奈。这会也不做纠结,对青鸾点点头,直接边朝宋明秋那走,边对杨清道:“杨清是吧?记得欠我一次。”

         杨清应道:“多谢!我记下了。”

         “你也别嫌我磨蹭,刚我注意到那小兄弟处理的很好,你师叔这会看起来一时半会还不会身死道消。”麻丹说话间,已经走到了宋明秋的面前,蹲下正色道:“我倒要好好看看到底是何异术,让张璟这老东西的弟子都认不出来?”

         麻丹未见结什么印法,右手掌心仍如刚才任棠一般,浮出绿色光团,将其轻覆于宋明秋心口处。他微闭上双目,光团在掌心与宋明秋胸口间忽亮忽暗,如此这般查探了一会,麻丹收功站起。

         “怎么样?是因为什么?”杨清他们还未说话,当观众的冉熊已是有些等不及想知道宋明秋是为何如此了。

         麻丹未答,只竖手示意他人不要打扰,微微踱步,自作思索状。

         片刻后,对杨清他们说道:“有些猜测,只是觉得这东西太过久远,我需要向你们了解些情况,再做下测试,才好确定!如确定是那种异术的话,才好针对性下手。”

         “可否说说?”杨清问道。

         “好,我们时间不多,久了,沧澜令使便废了。你们都是他亲近之人,先问问你们也好!”麻丹点点头,接着直接问道:“可知他有无所爱之人?这个很重要!”

         灰衣老者摇摇头,看向杨清,杨清想来麻丹不是无的放矢,望望青鸾,点头言道:“据我所知,如有的话,应是家师!只不过不好肯定。”

         “哦!你师傅名讳?”麻丹继续问道:“可是刚才他所唤的‘阿槿’?”

         杨清肯定的点点头,“不错,家师名讳‘何槿’。”

         “哦!最后一个问题,那令师这次可有过来?”麻丹道。

         杨清回:“没有,应该在东闽,有什么问题么?”

         麻丹摇头,之后又微微颔首,想想刚才宋明秋事前的表现,心中有些确定。遂转而朝任棠说道:“等会也许需要你搭把手,进行安抚压制,你调息准备一下。我这会先唤醒他,再进行测试探查后确认一下。”

         “许真是这异术,据传千年未现呀!”麻丹蹲于宋明秋身前,口中喃喃着,神情有些许激动的样子。许是意识到自己的状态有些不对,又深吸了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手头的动作一点不慢,泛着荧光的两指疾点宋明秋的睛明、膻中、巨阙等穴位,最后双手拇指按其百会。

         不一会宋明秋便悠悠的似醒了过来,眼未睁开,只是手抚上心口,口中仍是喃喃着:“阿槿……槿,你在怪我么?”

         麻丹弄醒宋明秋后,听到他口中说的话语,满意点点头,将他抚于心口的手及其四肢摊放开,手继续掐了个印决,喝道:“五行术法,封定!”指泛晶莹,分点宋明秋四肢及其各关节处,却是为了不影响其身体的情况下,避免宋明秋乱动。

         宋明秋此时的情形令杨清与青鸾看了颇为心酸,这以往一直素未蒙面的师叔,此时口中还念念着自己的师傅。

         而麻丹此人这会却真的兴奋了起来,看着宋明秋好似一件完美的、让自己了解远古异术的试验品。抬头对任棠说了声:“准备了!”麻丹便将右手覆于宋明秋心口,左手舞决摁于右手手脉,一抹碧绿色的光影笼上宋明秋心口位置,渐渐似渗入其间,而后照常微闭双目保持专注,口中则对着宋明秋轻声唤道:“何槿!”

         随着麻丹的一声“何槿”出口,宋明秋大叫一声,耳、口、鼻尽皆流出鲜红血沫。

         青鸾抿嘴流泪,拉着杨清衣袖,转头他顾,不敢再看。杨清则紧握双拳,对那下暗手之人,是恨骨子里去了。

         “应该没错了!”麻丹口中喃喃着:“不够!还是不够清晰。”说着,左手迅速掐法决,右掌光芒变得异常翠绿,在其稳定之时,口中又对着宋明秋柔声说道:“是你的阿槿呀!”

         宋明秋这下反应出奇的大,一口鲜血如雾般喷出,而后令闻者觉得一声痛彻心扉的“阿槿!”自其喉间呼唤而出。然这之后整个人是憔悴萎靡许多,似那一声呼唤耗尽了半生精气。

         “双丝网,千千结!”麻丹语气带着颤,了解他的人,明白他这是对了解见识一远古异术的激动,只是说出的话,众人却不明白。

         麻丹额头已满是大汗,显然是用尽气力的征兆,他却仍咪闭双目,恍若不觉,连掌心光团色泽也未见变化,仍是叭叭道:“妙啊!真是大妙!……是多么神秘的力量啊!”

         “麻子又来了!”优钵罗在不远处恶道。不知何时,连弃世天的人也站近了许多。

         翁道陵木然道:“他就这爱好!”

         杨清有些看不下去,对那兀自兴奋的麻丹沉喝道:“喂!行了吧?”

         “呃!”麻丹听到杨清呼喝,歪头看看杨清,而后有些悻悻的收功。又对一边的任棠道:“你安抚一下,最好别弄睡了,到时他沉入意识当中,醒不过来就不好了!”

         麻丹起身后,还没等杨清他们询问,他看看口中还在那似呢喃着话语的宋明秋,忍不住又眉飞色舞激动了起来,对众人道:“‘天不老,情难绝。心似双丝网,中有千千结。’这句话,听过没有?”

         优钵罗这女子不耐道:“麻子,要说便快说,吊什么胃口?”

         众人也是摇头,而后忙附和道:“是啊,是啊!莫吊胃口。”

         麻丹闻言翻翻白眼,只好继续道:“相传在部落时代,有珑辰氏是为盟主,掌号令千年之久。那时期珑辰氏族不知名奇门巫术众多,“千千结”异术,只是其中的一种。传言是由一女子所创,且用到了其恋人身上,让其一辈子不能离开自己。”麻丹说到这儿,不由看向宋明秋,喳喳嘴对其做同情状,而后对杨清他们道:“赶紧传讯让你师傅过来吧!我估计对他下手之人,知道你师傅没与他一起,而且认为没人知道这异术,想废了他。另外,他一辈子都离不开你师傅了。”

         “我师傅来了就能救我师叔了是么?大概可以有多长时间?”杨清边说着,一边拿出一只小巧的竹作青鸟,贴上额头,而后剑指一点,青鸟化为一道青光奔东南而去。

         “我不敢保证,总之越快越好!”麻丹道。

         青鸾此时听完这些,却道:“除了师叔与师傅不能分开,还有其他问题么?没有的话,我觉得这异术也挺好的!”

         “我说姑娘,一个大男人一辈子都没法离开一个女人,这还不够惨?”麻丹顿时撇嘴,说完这话后,见女子与杨清无动于衷的样子,则又道:“何况,据我研究相关的资料,使用‘千千结’这门异术的恋人间都没有什么好结果,所以后面自古以来的说法,‘千千结’却是为了让恋人由爱生恨而用的。”

         众人议论纷纷,表示这异术毒辣者有之,觉得这‘千千结’不错的人有之,只不过就是最后麻丹说的,这是门让恋人生恨的术法,不知是什么情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