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遗憾昔年故人事
        沿着有些许潮湿的栈道,快要走到一有着回廊建于溪水上屋子前时,班老略做了做停留,说道:“这便是老头子的炼器房了。”

         屋子面向来人与左侧的方向完全开放着,没有墙壁与门,只后面及谷口方向有封闭着。入眼处是一座石砌的炉子,石台及三两个木桶,些许工具挂在墙上或放于木桶中。

         “诺!这块东西就是了,你们看看。”班老上前两步,指着石台上一块约摸一掌长,半掌宽高的石块说道。

         两人带着好奇,仔细观察异石。异石表面呈灰白色宛如整体,无缝,且触感光滑,逆光细察感有青色的纹路,另外有意思的是,杨清莫名的对此石有些亲近感。

         杨清看向青鸾,青鸾摇摇头表示自己没能认出,转头对班老道:“恕小子孤陋寡闻,小子也不知何物?但是却有亲近的感觉!”

         “噢!其实,老头子也曾取下小块试过,确定这块异石是打造兵器的好材料。坚且韧,刚柔并济,你有感觉到亲近,说明与你的相性相合。”

         青鸾想到杨清还没有本命兵器,而师傅曾评论过自己的玉萧,说是出自名家之手,没有见过做得更好,更为用心的,甚至推测自己可能出身自专长炼器的世家。而现在已得知玉箫出自老爷子之手,还有了相性契合作为本命兵器的材料,机会太难得了!此时也不管向班老开口合不合适,便道:“师兄还没有本命兵器,说是喜欢剑器,爷爷可以的话,帮忙师兄打造柄剑器可好?”

         班老脸上一下变了颜色,直摆手道:“呃!丫头,这个再说……再说,这些年老头子身体不好,已经不再打造东西了。”老爷子是转身便要离开,一手锤着腰,口中又念着:“果然人老了,身体差了,走一会就腰酸背痛,得好好躺下。”

         “爷爷,你……”青鸾急掏出玉萧想再说几句话试着挽留,老爷子却去的更快了,哪有着腰酸背痛的样子。

         杨清看到这种情况很是感动,师妹自己的事情还未解决,却是为自己而触犯班老,这会感觉说什么都不合适,就只能对着女子点点头。

         “师兄,这个机会确实难得,我们要好好把握住的。”女子向杨清柔声劝勉道。

         “好!”杨清却是不能辜负了女子的一片心意,表示肯定道。

         清风夜半鸣蝉,天空星星点点,与谷中些许萤火虫相互辉映。杨清坐于亭子中,不知想着什么?这时候阿鸾应该找班老了解亲人的信息了吧?稀奇的是小猫儿也待在这儿,但是未再站着,是趴在石桌上的。

         此时,在班老的屋中,青鸾静静的听着老爷子讲述惜年故事。

         老爷子出身于吴越龙渊一炼器世家,龙渊之地犹擅铸剑。他当年便是年轻一辈中的佼佼者,他不喜专研一门,而且铸造器物时,想法新奇勇于尝试新法。不过几年,铸造技艺已远超同济多矣!但是年轻人心性不定,多情好游乐。不论如何,倒也算个风流人物!

         有一日,便遇上一来自扶风凤凰城叫做蓝素心的女子,女子远道而来,是为了铸造一件本命兵器。他见得女子窈窕,便抢下了这个差事请求,而后却想出千百理由拖着迟迟不予制作打造,且时时撩拨女子。谁料女子青涩,哪经得起倜傥男儿撩拨,没过得几日,便生了情愫。女子崇青鸾鸟,因而明了自个心意后,就此地风俗,用歌声对隔着墙的男子暗示表白。之后,女子怀着忐忑的心情苦等男子回应,足煎熬三日!不想等来的是一纸信笺,满是歉意之语,同时送来的还有一页帛书与一管玉箫。男子知自己理亏,无颜见女子,从头至尾,面皆不露,直到女子感伤落泪而去,留下的只有那曲谱下多加了两行娟秀小字的帛书,“我歌声与君兮,君不闻曲相寄。”

         “过了两年,我听一前辈说蓝家女子若为情所伤,心死则本命心罗感应之术也会消失。因此后悔之后也曾去扶风找过她,问到一知情人,说是素心已经离开凤凰城,不知去向。我在那里等了好些年,一直杳无踪信。”老爷子缓缓说道,“后来,因为某件事,便到谷中隐居了下来。”

         “她在扶风还有家人么?”青鸾问道。

         老爷子肯定的回答道:“当年确是有家人,是凤凰城北蓝家。遗憾的是当时除了素心,蓝家人说没其他人有启蒙心罗感应。不过现在这么多年过去了,现在不知是什么境况?丫头,你以后倒是可以去看看,说不准能找到她,弄明白你现在一个人的因由,也许你也是蓝家人。”

         “嗯!我这次这边师兄的事情办完,就需要去一趟,那爷爷你呢?”青鸾问班老道。

         “老头子自己当年的事情应还未了结,不是很合适出去,倒是丫头可以让你师兄跟你一起去,有消息后,别忘了告诉老头子一声。”班老告知了下自己的打算后继续问青鸾道:“丫头,还没问你们这次是有什么事要办?”

         “这次陪师兄去南云沧澜见师叔。”青鸾回道。

         班老点点头,突然问道:“说起杨清,这小子待你如何?”

         “爷爷,你怎么问起这个?”青鸾没料到老爷子突然问起这个,顿时红了脸,不知如何回答?在老爷子灼灼的目光下,想起杨清事情种种,只回了个:“还好!”

         “嗬!”老爷子很是不满,“那你还要让我给他打造剑器?”

         青鸾一下急了,连说道:“不是的,我们没有!他不知道的……”却是说着自己都骗不了的话了。

         “傻子不知道!”不过一日,老爷子都看出女子瞧杨清的目光异样,出于师妹师兄的情愫来了。

         “丫头,关于素心的事,你也知道了。尽管是我对不起她,但当年她怎么做的,你应该明白!你还是得让那小子表个态的。”

         女子听了,好一会才轻声回道,“爷爷,我学不来的,这样挺好!”

         老爷子无奈了,只觉得憋气,叹口气道:“好吧!但是至于给那小子打造不打造剑器,还得看他,合乎我心意,老头子也不是舍不得一块石头。”

         青鸾喜上眉梢,“到时辛苦爷爷了,莫太为难!”

         “哼!你就那么看好那小子?这样有的你苦受。”老爷子见不得青鸾这样子,恨恨说着。

         亭子中的猫儿突然竖起了耳朵,接着跳下石桌,向着老爷子的屋子方向串去,再见到时,已到了走来的青鸾怀中。

         “阿鸾,事情了解清楚了么?”杨清关心问道。

         “嗯!这些事稍后再与师兄细说,另外,爷爷让师兄去谷口的滩涂处,他在那边等你。”女子见杨清听了迷糊,又接着道:“师兄莫多想,是关于剑器的事,待会好好的与爷爷说话!”

         杨清此时未再应女子什么话,最后只深深的看了女子一眼点头,就沿着溪流往谷口去了。

         溪旁茂盛的一片草地旁,老爷子背对着,到的近了,便开口说道:“你既然想要剑器,那么你可知剑是什么?”没等杨清回答,老爷子又转身对着杨清劈头道:“剑是什么?”

         杨清被老爷子问得纠结了,回答是“兵器”,没那么简单吧?但是那是什么?

         老爷子直直盯着杨清,杨清觉得压力很大,连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他心中急急思索:所谓越在意就会越想的多,嗯!就是这样,答案也许就是这么简单,杨清有些确定的想到。

         “剑是什么?”没等杨清回答,老爷子闭了眼睛,再次缓缓开口,第三次问出这个问题了。

         “兵器,剑是兵器!”杨清只得硬着头皮赌道。

         老爷子听了杨清的回答,捻了捻胡子,睁眼笑咪咪道:“哦!是兵器?”

         看到杨清点头后,乘他松口气的档口,班老突然挥起巴掌就拍打杨清的头顶,口中嚷着,“兵器,我让你兵器,长的什么脑袋?这么简单的话要你说……什么都不知道?啊!是装傻吧?准备装到什么时候?啊!……”手中却是不停,脚也加上,偶尔来个几下,话到后面也是越说越歪。

         杨清是试着躲都躲不开,只好双手抱头叫:“喂!好了吧?……唔!再这样,我就要还手了……啊!”却是说到还手,身上挨了记重的。

         “还手?你还啊!你要有本事还,我还真看得起你。哼!”老爷子口中说着,又狠加了几下。

         最后停手挺伸下腰,吐出口气,“嗯!好好想想剑是什么?明早我再来找你。”说完,也不待杨清回话,背着手,悠悠然迈步回去,远了,还摇头晃脑道,“舒坦!”

         杨清整了整衣冠,叹了口气,“唉!有话好好说嘛!真是臭脾气!”走到溪水边的石滩坐下,听着潺潺的水流声,心不觉静了下来。

         这些年自己从没在意过本命兵器的问题,是因为不需要么?也不是,撞上些不平事,碰上个棘手的人物,没有本命兵器确实会差好些。比如遇上邪道操控的尸器,将人尸肢解祭炼,满是尸气尸毒,近身战起来,总是有所顾忌。不在意,是自己不知为什么活着,得过且过。而今,说到真让自己要本命剑器,却是因为师妹青鸾。

         “阿鸾!”杨清轻声念了女子的名字,有些思绪万千。要说从没对她有过念想,那是不可能的,只是觉得有些配不上她,所以告诉自己要清楚明白,或许曾经刻意保持距离,也只是自私的不想受到伤害。阿鸾对自己的情意,自己也是能感受到的,荣幸又惶恐。

         现在觉得这样的日子真的很好,有师傅,有幺儿、还有阿鸾,如果以后她们受到伤害,自己真的会杀人。

         “杀人!”杨清好像想通了什么,呼的一下站起,然后在溪边来回的走着,喃喃自语:“没错了,杀人,用手杀人,用剑杀人……”

         杨清越想越兴奋,“刀剑打造出来就是杀人用的,它是凶器。嗯!肯定还有什么的……对了,关键是谁在用,为什么而杀人?”杨清这会脑袋又浮现出女子的美丽影象,犹如醍醐灌顶,停住立在溪旁,看着溪流映射的微微星光,缓缓说道:“我用剑当为阿鸾杀人,幺儿杀人,师傅杀人!”不管合不合乎班老心意,他愿不愿帮忙打造剑器,这就是自己的答案,自己以后的道。

         在天边也随着杨清的心路越来越亮之时,青鸾踏着晨露远远而来。杨清起身稍整了整衣裳,微笑看着温婉的女子行到面前。青鸾见着男子温和的目光,感觉男子与往常不一样,好似新生。

         “爷爷说你在想问题,想明白了么?”女子上前帮男子理了理略微褶皱的衣襟,柔声问道。

         “明白了!阿鸾,我们以后都会好好的。”杨清低头看着女子回道。

         “嗯!”

         女子陪着杨清,就在这草滩溪旁,晨曦渐渐为两人披上金色光芒,同时也拉开新一天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