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渺渺回肠青莲曲
        班老来得很早,笑呵呵的,让杨清看得有些脸色发青,“哟!想清楚了?”对着青鸾点点头,问杨清道。

         杨清看了眼女子,轻声回道:“对我来说,剑将会是凶器,道法剑术则是杀人用的伎俩。”

         班老听到杨清这样的回答,慢慢收起笑容,看了看青鸾,见得杨清微微点头,才捻了捻胡子!笑了起来,“哈哈……”笑声越发响亮。好一会才道:“好!好小子,本来我想,你今天仍然会说昨天的答案。要知道剑器不论打造的多好,只是兵器而已,关键是人,以为拿着神兵利器就忘乎所以的,我见得多了,昨晚问你这个问题,只是想让你明白这个道理而已。哈哈……”说完想起昨晚,又笑了起来。

         杨清被老爷子笑得脸色更不好看,“老头,我这个答案让你满意了吧?”

         青鸾扯了下杨清衣袖,问道:“爷爷!可以帮师兄打造剑器了么?”

         “可以,我今天就着手打造。”老爷子并不在意杨清的称呼,呵呵说道。

         杨清这时行礼道:“班老,我想打造成……”

         “小子,我不管别人是什么规矩,但是我这里,只有我想作成什么样就什么样。不过放心,肯定符合你的心意,也最适合你用。”老爷子打断杨清的话,又吩咐道:“你们既然此次有事要办,也不好太耽搁,两日后早晨在此处等我,可拿到剑器就走!”

         “师兄,咱们就听爷爷的吧!”青鸾跟杨清说完,又对老爷子表示感谢:“那就辛苦爷爷了!”

         老爷子点点头,“丫头,这两天也别闲下来,好好琢磨曲谱上的曲子,这并不只是一支曲子那么简单,多感悟其中意境,可以感悟出许多东西的。”看到青鸾点头,又看向杨清道:“还有你小子,真不知道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如未修道偶有调理,早成一杯黄土了。”

         青鸾见得杨清沉默,问道:“爷爷莫卖关子!师兄可是有何问题?”

         “好!我就说说,一般人不会注意到这些,这小子归根是伤了神。伤神则神衰,神可养不可损,宜安不宜乱,乱则七情,喜、怒、忧、思、悲、恐、惊,便无有法度。如此“喜伤心,怒伤肝,思伤脾,悲伤肺,恐伤肾”,五脏又所为伤,而“情”之一字是影响最为大的,所以有“情深不寿!”的说法。”

         老爷子摇头晃脑说到这里,见青鸾有些黯然,顿时愕然道:“丫头,不是被老头子说中了吧?”

         杨清见女子如此,有些心疼,便主动行礼问道:“小子之前多有不尊,望班老见谅!您见多识广,还请告知调理方法!”

         老爷子点点头道:“老头子既然提到这里,就有些法子可以改善一下的。三里外溪边有一处湿地,那里有一株异种湘莲,花开青色,是为青莲。老头子来这里时就已经在了,不过产出莲蓬也就这十来年,往年我都是采了给阿喵吃了,不过今年这株青莲又有了些变化,只有一盏莲蓬,刚长出不久就引来了好些开了灵智的灵兽,老头子赶走它们后,使了些手段,将其护了起来,现在莲子应已成熟,等会你可以采了服用,睡上两日正好。”

         青鸾这时才心情好起来,两人一起谢过老爷子,就寻找灵物去了。

         不一会两人沿着溪流就找到了班老说的湿地,一片芳草萋萋,突兀的有几座断石,高的有丈许,其间处一洼涓涓泉水,一株显得玲珑精致的湘莲就长在这里,充满生机。几片掌大盾叶飘于泉水上,满是倒刺的梗茎高托着三片如盘大、翠绿如璧玉的叶子,其脉似白玉泛色七彩。一盏莲蓬因为重量的原因,在旁微垂着挨着石壁,也是色如翠玉泛七彩,莲子数目十二,颗颗饱满略带棕黄色,看其成熟程度,已是最适合采摘的时候。

         “真美呢!师兄采摘了吧!我下不去手。”青鸾看了一会对杨清说道。

         杨清真是觉得女的都这样,对小猫儿是,见着灵草也如此,对美丽可爱的东西好像没什么抵抗力。

         杨清上前,“啪”的一声刚将莲蓬采摘下,一股乳白色的浆液由断口处激射而出,浇涂满了杨清的眼部,他下意识的闭眼,汁液进入眼睛却觉得万分舒服。等青鸾反应过来再看杨清情况时,却已了无痕迹,只担心问道“怎么了?感觉怎么样?”

         杨清有种神清气爽的感觉,睁开眼睛看向女子,感觉比往常更为清晰些的样子。“没事,真奇了,刚才得汁液好像被吸收了,很舒服,感觉上是好东西呢!”

         说到这,两人再看那失去莲蓬的梗茎,却已开始渐渐枯萎发黄,过不久应该就会消失,而整株湘莲越发翠绿,像是放下什么负担一样。

         “师兄,咱们回去吧!”女子看了会说道。

         “嗯!”杨清轻回了声,又对着湘莲行礼道:“多谢相赐!”这才转身与女子走了。

         服了莲子后,杨清就觉得暖暖的,浑身无力或许应该说是根本不想使用力气的感觉,接着是在听着女子悠悠的曲子渐渐睡去的,如婴儿般,无忧且无虑,无思亦无想,回归本能,只有那生命的呼吸,缓缓的、悠长的。

         青鸾听了老爷子关于“神”的一段话,对曲子的使用有了新的思考:一直以来也不曾想过使用曲子作为攻击的手段,在辰山这些年,只是当成闲时消遣的事情而已,现在通过曲子意境的感悟,可安人、惑人、甚至可直接伤人。青鸾本是心境方面天赋出众的女子,一思即通,剩下的只不过是具体的使用而已了。

         这两天小猫一直跟青鸾呆在亭子中,听着女子吹曲,不单单青鸾曲,还有其他曲子。小猫有时乐的摇尾巴,有时烦躁的乱串动,有时晕晕乎如醉酒,有时伤心而低呜咽……两天下来却也让青鸾折磨的够呛。但是这猫儿还就乐在其中,且最喜青鸾,她停下思考时,皆是要女子抱着。

         两日一晃即过,这日拂晓,女子想起那天清晨,男子温和的远远看着自己。当即心中一动,来到那片草滩,女子微微笑着,心中莫明的有些雀跃,物还是那物,只是在此的人对调了个,但是一切好像不一样了呢!瞥见猫儿立边上歪着头,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疑惑的看着自己,女子的眼眉更弯了。

         “唔!那木头醒来后兴许不知我在这的。”青鸾抽出玉萧,一支从未吹奏过的曲子,随着女子的心绪缓缓流出,借着涓涓溪水流淌到远方,冥冥之中有某种力量,让它也流入某人心底。

         杨清两天两夜静静睡着,直到感觉有人在耳边温柔絮语,让他飘着的心慢慢落地,踏踏实实,这声音也带着他回到有着眷恋的尘世。

         “阿鸾么?”杨清仍躺着,不知今夕何夕?

         “是支曲子呀!”人未醒心已醒。

         “阿鸾!阿鸾……”躺着的男子连续轻唤着,突然觉得心好空,好痛,……这种感觉?没错了,这种感觉曾经有过的,那因失去而带来的,那样刻骨铭心的痛楚与令人浑身发冷的空,只不过这些年完全已经淡了、忘了。

         满身冷汗的男子猛然间坐起,有些慌乱的撞出屋子,飞快的朝曲子传来的方向奔去。

         曲子渐渐收了,青鸾眼睛亮晶晶的,泛着雾气,轻声道:“见心明意,就叫青莲曲好了!”

         “阿鸾!”远远的传来一声急急的呼唤,却是杨清从暮色中奔行而来,见得女子转头才慢下,但仍是疾走。

         女子此时看着急行而来的男子,却无法笑出来,突然觉得有些委屈,这么些年,他终于开始正视自己的心,敢面自己了。

         男子越来越近,女子的心也是越跳越快,就在女子以为男子会做些什么时,男子却停住了,尴尬的笑着,手挠着头,“阿鸾,我以为你不见了。”

         性子一向恬淡的女子此刻紧拽着玉萧,恨不得狠敲这木头脑袋,兴许能够开窍些。

         女子转过身去不理杨清,任他不自在的站在那里。天渐渐亮起,起风了,在身旁不远的草丛卷起阵阵绿浪,两人的衣裳也是咧咧作响,小猫儿无聊的趴在旁边。

         不一会杨清反应过来,想着如何挽回,紧挨着女子刚唤了声“阿鸾”时,突然传来一声,“咳!”

         两人皆是吓了一跳,见得是班老提着柄剑站在丈开外,笑呵呵的看着两人。

         杨清看着笑呵呵的班老,是恨的牙痒痒,“班老怎么这般早?”

         “哟!嫌我来得早,不是怕你急着拿剑器,我干嘛这时候跑来?”老爷子捻着胡子,促狭说道。

         “呵呵!那真是辛苦班老了!”杨清知道这老不正经的,你越是不好意思,他就越来劲,笑着谢道。

         老爷子见杨清这样,也没了趣味,说道:“小子倒是脸皮厚!”接着看看杨清气色,点点头,“嗯!服下莲子睡了两天,精气神倒是改善了许多,以后有遇上类似这样的灵草,再服服就能好了,可惜这的青莲却不知什么时候才有莲蓬了?”

         这时青鸾看他们话题已转正常,也就向老爷子道:“爷爷,我也会留意这些的,剑是作好了是么?”

         老爷子点点头,示意手上道:“丫头,你们这次的事情办完,记得去趟扶风,有了消息别忘告诉老头子。”见青鸾点头又转头对杨清道:“剑已经给你作出来了,暂时还未通灵,后面看你自己了,莫忘了你为什么要使用她?”最后一字一顿道:“别怕沾血!”

         将剑横放于掌心,“铮”的一声,剑身似有闪出一道淡淡青色光芒。老爷子看着说道:“剑名‘孤鸿’,‘青鸾杳,碧天云海音绝。’我希望你好好的理解,并且记着这句话”说完也不待杨清回话,将剑“呼”的一声抛向了杨清。

         “啪!”杨清接剑在手,也未细看,轻声重复了两遍,“青鸾杳,碧天云海音绝。”又看了看女子。

         “哼!看我做什么?”青鸾白了眼杨清。

         杨清悻悻,拱手对老爷子道:“班老,我明白了!我会好好待她的。”

         “去吧!”老爷子说完背着手转身就回。

         见老爷子走远,杨清突然想起,在这地方呆了这么久,也没见到哪里有写着山谷名字的,便高声问道:“班老,我一直没问你,咱们这山谷叫什么名字啊?”

         “山谷就是山谷,要什么名字?”远远传来的回答声如在耳边。

         草浪让风吹得起伏越发大了,杨清看着老爷子远去的孤独背影,心中微酸。缓了缓,对着红了眼睛的女子说道:“阿鸾,莫难过,我们也走吧!早去早回。”

         “喵呜!”却是猫儿,立在青鸾脚边上,眼巴巴的瞅着女子。

         青鸾看看猫儿,想带着,抬头望向远去的老爷子,却见老爷子背着摆摆手,意思是不必管他,满把小猫带走了。女子弯腰把小猫抱起,见杨清郁闷,一下笑弯了眼眉,登时迷得杨清晕晕乎乎的。

         (PS:青莲曲可参考洞箫版《竹苑情歌》,另此文以后杨清称呼孤鸿剑都是以“她”,不是“它”来代称,不是文字错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