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一曲相寄至桃源
        进入树林中后,小猫回望青鸾确实有跟上来,越发的加快速度了,唰唰声中树木飞速后退,以两人的速度都跟得有些吃力。此刻他们才意识到刚才小猫没有真正攻击杨清的意思,要不然是根本躲不开的。不一会,小猫可能也意识到青鸾跟得辛苦,才又慢慢的放低速度来,至于它在不在乎杨清,天晓得?

         半个多时辰后,林中渐渐幽深,树木也愈发的高大,路程中蛇虫鸟儿等动物或许早早躲了去,这时的森林安静得令人感觉有些压抑。转过一段路,前方渐渐传来轰轰的瀑布声,并且有了天光起来。两人紧随着小猫冲出森林,照得一阵刺目,眼前近处却是再无森林,微喘着气,随着猫儿却是停在一断崖之处。

         断崖面前是大概一里方圆的山谷,深达百丈,呈马蹄形状,右侧一条溪流,流到崖边泻落而下,轰隆声传的很远,腾起的水雾在山谷半空织起一座虹桥。断崖的对面比起这边稍低,半里左右,隐约能看到几座屋子栈道,却不知是否还有人家。

         停了一会,杨清看看又直立在青鸾身边的小猫,又确定这猫有意思的一点了,只要停下就直立着,一对小耳朵偶尔呼扇一下,看着挺可爱。对着青鸾努努嘴,示意青鸾问小猫要干嘛?

         小猫朝青鸾蹭了蹭喵一声,双腿一蹬,往崖前一扑,四肢张开,尾巴拖着,并且吸瘪着肚子像个风筝般往对岸滑翔而去了。

         青鸾担心小猫,速度御气跟上,时刻看顾着。杨清却是看傻了眼,“嘿!还真成精了。”等他上了对岸栈道看见小猫,则又是在女子怀中蹭啊蹭的,真是让人不舒服呀!杨清这么感觉着。

         “阿喵,可是来了客人?”不远处连接栈道的亭子处传来一老人家的声音。

         小猫只抬头,“喵呜!”一声表示了回答。

         “两位小友远道而来,烦请过来相见。”老人邀请道,看来老人知道来的是两人。

         亭中一身着麻衣的老爷子,花白头发,脸色微显得红润,下巴蕞着些胡子,看起来很是硬朗康健。他坐在一竹做的摇椅上,手中提了一把紫砂茶壶,品着茶水,啧啧有声,偶尔晃动几下摇椅,很是惬意。身边的石桌上画着棋盘,黑白棋子散落其中,胡乱扔着,上面还斜放着本书,但也卷的不成样子了。而等着杨清他们一进亭中,发现瀑布声小了许多,又好似远了许多的感觉,许是什么阵法,或是因为这个老爷子在的原因。

         老爷子直到此时,才直起身子,没等杨清他们行礼,说道:“也不必多礼,随意就好。叫阿喵帮我摇摇椅子,它就逃外面玩了,能带两位小友过来,可见是缘分。”

         青鸾抱着小猫,抿嘴笑着,小猫躲她怀里装死,杨清也是听得大汗,“这老爷子倒是有趣,叫猫给你摇椅子,好不靠谱吧?”

         “我说是缘分,并不是客套话,阿喵不会随意的亲近陌生人,肯定两位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阿喵觉得亲近,何况是躲在小姑娘你怀里。”老爷子看向青鸾怀中装死的猫儿补充说道。

         听到这老爷子嘴巴一直挂着什么缘分,还是好奇其中原因的,杨清估摸着说道:“老爷子,我跟师妹只不过在湖边吹奏了首曲子,之后就见小猫儿贴了上来,会不会是这方面的原因?”

         “喔!什么曲子,小姑娘给老头子我吹来听听。”老爷子听到这里,捻了捻胡子,有些兴奋起来,眼睛发光的看着青鸾,接着又像是怕青鸾拒绝,可怜道:“老头子这里就一个人了,很多年再也未听过什么好曲子。”

         青鸾觉得这位老人家很亲切,也未考虑拒绝,只是当想把小猫交给杨清的时候,小猫也不装死了,一下蹦到桌子上立着,顺便踢飞几颗棋子。拒绝杨清的意思好是明显,搞得杨清张开着两手,只能恨恨的咬咬牙。老爷子看他发殠,幸灾乐祸的呵呵的笑着,连被踢飞的棋子也没像平常时候要让小猫去拣。

         青鸾抽出玉萧,稍稍酝酿一下,就对着亭外呜呜的吹奏了起来,换了个场景,曲子并无不同。老爷子只是刚在初时对玉萧留意了几眼,后面就抚着小猫的头静静的听着。猫儿也享受的样子闭着眼睛,不知是欣赏品味曲子,还是单纯的被摸着舒服。杨清也没了当时在湖边听的感觉,地方不同,更是心境不同。

         不一会,曲罢。

         老爷子又重新靠椅子上,捻着胡子想着什么,青鸾杨清都没有说话。小猫儿睁开眼睛看看这人又看看那人,只对着青鸾轻唤一声,青鸾只好上前把猫儿又抱回怀中。

         “小姑娘姓什么?”老爷子许久才转头看向青鸾。

         青鸾只应道:“姓蓝,名青鸾。”

         老爷子轻声默念两遍,“蓝青鸾,蓝青鸾!”又抬头道:“小姑娘别站那么远,近些让老头子好好瞧瞧样子!”

         杨清莫名其妙,心里想着:“这老不羞,还不够近?离几步路而已。”

         青鸾心思单纯,倒是没觉得什么,只老人说什么是什么,迈了两步走近老爷子的身旁。老爷子这才又挺直了身子,仔细看着青鸾的精致面容,时而点点头,时而又好似回忆着什么?好一会才出声:“像,像……唉!没错了。”接着颤巍巍的把茶壶放到石桌上,伸手往胸前的衣襟掏出一张折着的白布,打开四角,露出的是一页折着的帛书,帛书已略微发黄,老爷子抚摸了下就递予青鸾。

         青鸾此时也意识到什么,沉默接过,看看手中帛书,又望望老爷子,询问是否打开?老爷子点了点头,杨清也走上前来,准备看看帛书中写的是什么?

         整页帛书的内容是曲谱,具体什么曲子?杨清没看懂,不过倒是页尾有着两行小字,“我歌声与君兮,君不闻曲相寄。”其字迹娟秀,看来似出自女子之手。

         “是我吹奏的那首曲子,只是稍微有些变化。但是,还是可以肯定的!”青鸾对着杨清解释道。

         “小姑娘,你这管玉萧也是家传吧?”老爷子情绪回复了些,这时又看向女子插于腰带的玉萧道。

         青鸾微微斟酌了下话语道:“十七年前,家师从乡野带我回来时,身上已经带着玉萧。只是之前的事情,因为某些问题,却是完全忘却。只知道自己叫做蓝青鸾,还对这支曲子熟悉的。”

         老爷子听了青鸾的回答,略点点头,似回忆道:“我在当年用千年玉髓做了管玉萧赠予一位故人。箫长一尺八寸弱,三节六孔,上有铭文‘孤影轻鸿,青如晓天。’如果老头子没感觉错的话,这管就是了,你的名字应该也是因此箫而来!”

         杨清对女子以眼神相询,女子点头颔首,抽出玉萧将刻有铭文之处示意予杨清观看。果然刻有两行八个小篆,其下还有青鸾二字,原来阿鸾这管玉箫真是出自老爷子之手。

         “既然此青鸾玉箫已到小姑娘身上,那么我想当年主人多是不在了!”老爷子语气有些低沉,“不过既然你还会青鸾曲,与她长得又有些相像,我想你多半就是她后人了。”

         “老爷子,师妹只是当年的事记不得了,说不定你的那位故人还在的,却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失散了。”杨清瞧着老人家心灰,忙安慰道。

         青鸾此时也附和道:“老爷爷,师兄说的是,事情不能确定,不必急着下结论的。”

         老爷子这时也觉得有些失态了,这话说得不错,事情如何还未知,却也不必尽往坏处去想,平白让两小辈儿担心。不过这件事情,却还是需要花些精力好好作下了解的。

         微微收拾下心情,看向青鸾道:“丫头,你须叫我做‘爷爷’,不要加个‘老’字。”老爷子对青鸾怎么称呼他很是在意,等青鸾重新叫了声“爷爷”,才乐得点头。

         老爷子接着又看向杨清,捻着胡子,赞许的微笑道:“年轻人,不错!”

         猫儿在青鸾怀中腾了腾身子,抬头看了看杨清,女子右手轻拍拍它的头,自个眉眼却也弯了起来。

         “说了这么久话,还没跟小友说说自个,老头子我姓‘班’,你可以叫我‘班老’。来这谷中虚活百多年了,近些年更只有我一个人,还好有阿喵陪我!正好你们来,如果没急事的话,丫头,好好的陪爷爷一阵,如何?”老爷子对杨清说着说着就转了头向青鸾要求道。

         杨清哭笑不得,只能去看师妹,小猫也竖起一对小耳朵,想听青鸾怎样回答。

         “师兄,此去沧澜耽误几日时间,不打紧的?”青鸾权衡片刻道。

         虽是询问杨清的意思,但杨清看女子的表情,却是想留几天的,想想却能理解,定是师妹想多向老爷子了解下亲人方面的信息了。这机会难得,杨清也是认为有必要的,只是觉得老爷子做得有意思。

         “好!我们就在此停留几日。”杨清语气肯定回复青鸾,又行礼对着老爷子说道:“小子杨清就遵从班老意思了!”

         老爷子满意的点点头,“会下棋吧?这几天可以陪老头子下下棋。”

         “呃!许久不曾下,但还是会下的。”杨清侧头见女子探寻的的目光看着自己,硬着头皮道。他只是在未曾修道时跟人下过,算是懂的规则而已,可以说完全是个臭棋篓子。回答时也不晓得自己是什么心态,在阿鸾面前,怎么就不愿说不会呢?

         杨清不敢在这个话题接下去,看见石桌上的书,书名《异石录》,就轻拾起对班老道:“喔!班老对奇石有研究?”

         “有兴趣你也可以翻翻,前段时间阿喵发现一块异石,但以老头子的见识却也没能认出来。这本书上记录了千年以来出现的异物矿石,其中也无相似的一个。嗯!我带你们去瞧瞧。”说着老爷子来了兴致,并从摇椅上起身站了起来,瞥见杨清注意着自个的腿脚,又笑说道:“以为老头子残了呢!”杨清尴尬得顿时直摇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