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九章 在路上
    倾铃三人在沙漠中才走了半日功夫,店家已然走不动路了。他落在后面,卸下身后的背篓,擦了擦满脸的汗珠又喝了两口水才冲着走在前面的两人喊道:“嘿!嘿嘿!你们等等我!坐下来,休息休息...休息休息......”说着他一屁股坐在沙漠中,再也不肯走了。二人只得返回头来等他。

     “依着你这样的走法,走到明天也出不了沙海!”铁面皱着眉头说道。

     “明天?要想走出沙海至少需要三天时间才行!你想明天走出沙海,除非你会飞。”他话刚说完,歪着头想了想,偏过头问倾铃道,“小姑娘,你会飞吗?”随即,他又有些后悔问出这样的话来,心里想着倘若他们真的会飞,就这般飞走了可如何是好?出了沙海,到澎湖中间还有一段山野小道,常有强盗出没,他带着这些的金子,若是被抢了去,这几年的心血岂不全都白费了?想到这里,他随即又说道,“即便你们会飞又如何,找不到去澎湖的路也是瞎费工夫,还不如跟着我这般慢慢走来的踏实。”他这一说倒是给铁面二人提了醒,来的时候因着风沙不能御风,可现下风早已停了,两个人却都御风忘记这回事儿,白白耽误半天功夫。

     “老头儿,你怕我们把你扔在这儿?”铁面被他提了一醒,心里虽然高兴,嘴上却不怀好意的问。

     “我们可以带你一起飞出沙海。”倾铃补充着铁面方才的话。

     “不不,若是你们法力不够从上头摔下来,我这一把骨头还不得摔个稀碎。我看我们还是...哎哟!你轻点轻点......我的背篓......”铁面哪里管他这些子废话,一手拾起店家的左臂,另一只手抓起地上的背篓,口中捏起御风诀,脚下一用力兀地飞了起来,吓得店家反手死死抱紧他一条胳膊,闭起眼睛大声喊着。

     “小兄弟,你慢点。”

     “小兄弟,你低一点,低一点。”

     “小兄弟,不如我们到下面休息休息?”

     “小兄弟,渴了吧,我们下去喝口水怎么样?”

     ......

     三人大约飞了三个时辰之后,终于落回到沙漠上。店家腿软的瘫在地上,悬着的一颗心稍稍有些放下了,然后拿开背篓上盖着的黑布,将一个男孩从背篓中抱了出来,是昨天那老头儿抱来的孩子。他先是探了探孩子的鼻息,一双眉稍稍舒展开,拿起身旁的水袋一边小心翼翼的给孩子喂水,一边对倾铃,铁面两个人说道:“你们可别以为我是什么好人,千万别想着能从我身上占什么便宜。我留着这孩子是等着哪一天那老不死的东西找来,好管他要店钱!哼!这老东西,可不是个东西!”

     “你放心,且没人把你当什么好人。”倾铃笑着说。

     铁面坐在一边只是静静的喝水,离漯河城越近,他的心就越是不能平静。若是连夜赶路,明早大约就能到漯河城了吧,他心里想着,眼睛注视着沙漠远方,好像一眼要望到沙漠尽头的漯河城一般。

     “在想什么?”倾铃问他。

     “没什么。”铁面喝完最后一口水,将羊皮子的水袋扔在地上,眼睛仍是望向远方。

     “想啥,他还能想啥?一定是在想漯河城里那个大夫能不能治好他的脸。”店家抢着话儿。

     铁面有些反常的没有理他,却问了一个不相干的问题:“你怎么知道他不会杀了我们?”

     “谁?”

     “楚缨。”

     “我不知道,我猜的。我猜他是和你一样的人。”倾铃这话叫店家听起来毫无道理,铁面却好像被她戳中了心事一样的猛的转过头来注视着她。

     “你们在说谁?那个半男不女的人?”店家又插起话来,“他可是个大好人,你跟他......”店家拿眼睛瞥了一下铁面,撇撇嘴,“不能比。”他把最后一个字阴阳怪气的拉了好长的音。

     “你说他是好人?”倾铃疑问道。

     “可不是,他给了我一些钱,让我带着这孩子......”店家感觉自己说漏了嘴,先是有些尴尬的顿了顿,瞧着面前两个人并不在意的样子,然后接着说,“旁人都说听海楼生意好,那是狗屁。我在听海楼当了五年的掌柜,也没挣到啥钱。”

     “一个人一锭金,要是我算的没错,昨天一天你口袋里就进了一百二百两黄金。”

     “可不能这么说,你道旁人都像你们这大门大派一般?平日里来往的都是些穷酸的,莫说一锭金,一吊钱叫他们都拿不出!”店家愤愤地说,“还要付给往来送水送菜的伙计辛苦钱,真他娘的要命!”

     隔了半响,铁面突然开口问店家:“沙海神器的事,你可不止告诉了彭舟山一处吧?”

     店家被吓了一跳:“可别胡说,我可是个讲信用的!”然后他把头转向别处,再也不说话了。

     倾铃听铁面这么一问,恍然大悟,心里想着,怪不得昨天听海楼里聚集了这般多的人,瞧他们的衣着与手段,却又不光是西荒各派的路数,原是这老头儿一面把消息卖给了彭舟山,一面又悄悄的朝别的地方送了信儿,叫他们都来争抢,自己好在里头挣茶水钱,当真狡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