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去漯河
    “哈哈哈!原来是个不男不女的妖怪!说这样的大话,也不怕硌着牙齿!”一人笑道。

     “以陆放这样的修为不过与我等战了个平手,我看这人八成是个疯子,才敢说这样的大话!”又有一人附和。

     那灰袍老道看了看斗篷男人,脸色稍有变化,他似乎听出了这声音的主人是谁,眼皮不自觉的抖了抖,拾起沙漠中的长剑,悄悄走了。没有人阻止他,毕竟多走一个人就意味着少了一个竞争的对手,只是他这样悄无声息的走了,倒叫人觉得奇怪。

     斗篷男人依旧迈着步子向他们走去,他不再说话,空气中弥漫着一种紧张的氛围,一种压抑感。

     “大家伙一起上,先杀了这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神器的......”他的话只说了一半,另一半已经再没有机会说出口。一只手握住了他的脖子,那是一只修长而白皙的手,像女人的手,一股黑色的,带着腐蚀气息的黑色烟雾从那里窜了出来。

     “是鬼殿?”站在远处的倾铃瞧着他这样诡异的法术心中惊了一下。

     “是,是三公子楚缨。”铁面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那一身紫色,身子向前跨了一步,将倾铃当在身后,“你小心着些,若有不妥即刻便走,”他没说完,将后面的一句“不用管我”吞了回去。

     “你放心,不会有事。”倾铃又从铁面的身后跨了上来,站在他旁边,“他不会伤你,也不会伤我。”不知为何,她心中莫名多出一份安心。

     二人说话间,原本的七人此刻便只剩下三人。一名红须大汉手持巨斧朝楚缨背后砍去。这一斧带着凌厉的风,楚缨迅速将身体转过一旁,巨斧划过他宽大的斗篷一下子劈刀对面另一人的肩上,顷刻间将人劈成两半。楚缨的斗篷随着那人的倒下翩然落下,露出他的长眉,他的凤眼,他翘起的鼻尖和两片单薄的唇。他的眼神在那一瞬间射出寒光,白皙的双手也换成爪状,自掌心凝结出澎湃的黑气一瞬间打在红须大汉的胸前。现在,只剩下胡娘一个人了。她手中还握着那根天音笛,脸色煞白。楚缨走到她面前,从她有些僵硬的手中抽出天音笛,转过身的时候斗篷带起一股巨大的气力,将她扇飞了去。

     他朝着倾铃二人走来。走到铁面身旁,用他那一双魅惑的眼睛看了他一眼,说到:“真想看一看你这张面具下藏着一副怎样的面孔。”然后他又迈着缓慢的步子走了。擦肩而过的那一刻,那块黑色的,沉重的铁制面具瞬间崩裂,四散的碎片重重的跌落进沙漠中。

     “你的脸......”倾铃抬起手,想要将附在他脸上的黄沙擦掉。那是一张满目疮痍的脸,一张年轻的十九岁男人的惨白的脸。那张脸一半是烧伤,另外一半被落尽面具里的风沙磨出累累伤痕。

     “无妨,”铁面生硬的推开她的手,“你去吧。”

     红色绸幔自沙地中拔地而起,从四面八方将穿梭而来,将倾铃和那些尸体围在里面,里面的人看不到外面,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里面。铁面对背着红色的布堡,露出一抹苦笑,她终究还是不信任自己。

     倾铃抓起腰间的铃铛站在堡中央,口中念念有词,一阵急促的铃声响起,铃铛以一种诡异的速度不断旋转着升上高空,然后在尸体的周身游走着,与此同时,一股股淡青色光束窜入铃铛中,尔后青光消失,铃铛又重新回到倾铃掌心,她将铃铛挂回腰间。这一趟收获颇丰,她能明显感觉到魔铃浓郁的黑色中隐约泛着一点金色。

     ................................................................................................

     “我们去漯河。”倾铃拍了拍身上的沙土,看样子好似下定了什么决心。

     “做什么?”铁面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原本依照祖婆的命令,他们此行完成了该完成的事就该立刻返回木陀山,或许祖婆有别的交代给倾铃吧,他问完这句话,心里想着。

     “走,先回听海楼吧。”倾铃并没有回答他。

     两个人回到听海楼的时候,楚缨正坐在他原来的位子上,目光在铁面的脸上停顿了一刻,随即看向倾铃,倾铃冲他淡淡一笑,算是打了个招呼。倒是矮个子的店家见到两个人回来被吓得不轻,他瞪起圆圆的眼睛,一只手指着铁面的脸,惊骇道:“哎呀!你的脸!啧啧...难怪要带着面具遮一遮,否则你这般模样若是再半夜里出去,可不是要吓......”他好像意识到铁面扫过来的冰冷的目光,连忙又说道,“漯河城里有一名大夫,号称医神,你不妨找他瞧瞧,或许可以治好你的脸。”他说罢,噔噔跑进内堂,拿出一顶破旧斗笠来。

     铁面的心中噔的一声,像一块巨石跌进平静的海面,激起万丈波澜。他从记事起就一直是现在这副样子,走到哪里都被人嫌弃,被人耻笑,也被人害怕。小时候他做梦,梦到有一天自己变成正常人的模样......只是这样的梦他只做过一次,因为梦醒后,那种失望的感觉太疼了。

     “我们正是要去漯河,所以才回来向店家打听去路。”倾铃说道。

     店家的眼珠在眼眶里滴溜溜的转了一圈,笑道:“我可以给你们领路!不过这带路钱......”

     “你只消告诉我们方向即可,用不着你来领路,耽误功夫。”铁面板着脸,说话也不太客气。

     “你你...你看你这个人...长得怕人,说起话来也不讨人喜欢。我老头儿好心要给你们领路,你却好心当做驴肝肺!”

     “哼!你会有什么好心?不过是想多骗些金子吧!”

     “我今天就做一回好人!走走,我带你们去漯河城,一路上可跟紧了些!”他说着当真就背起桌子上的背篓,又嘱咐了那小伙计几句,径自走了。只是才走了两步,就回过头来,气急败坏的催着,“还不走?走啊!”

     倾铃笑着跟了上去,铁面走在她后面,走出门的那一刻他回头朝楚缨看了一眼,好巧,他也在看他,两个不相识的人,在那一刻好像都读懂了对方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