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杯莫亭
    蓬舟山位于中州之北,山脚下有一小城,名曰望舟城,建城之日千年有余,原本唤作望城,自蓬舟山齐云一派成了中州众派之首后,新任城主章九刃便将望城改作了望舟城,取其遥望蓬舟山之意,亦是想沾一沾这道家的仙气。

     果然,自打望城更名为望舟城,城内便常有求仙问道者在此久宿,因而望舟城虽然不大,却甚是繁华,城内酒馆茶楼,当铺药店应有尽有。这其中数一家名叫杯莫亭的酒馆生意最好。原是有一日蓬舟山上前任齐云派掌门齐云道人下山云游至此,闻得酒香,便向店家讨了一碗,一饮之下,不觉连叫了三声“好!好!好!”趁着酒意拔剑在杯莫停的门柱上留下两行字来:“门庭小酒深巷远,耄耋老叟忘归山”这两行字叫读书人读起来不免耻笑其不工不整不明不白,没什么学问,但却因着齐云道人的名号扬出了名声。自此,杯莫亭名气大涨,但凡有求仙者来到此处,定要来尝一尝这忘归酒。

     这一日与往常无异,天边薄云散尽,自北方蓬舟山上闪起点点亮光,隐隐约约并不十分明显,大约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亮光落入望舟城上方,定眼去看便可发现此刻正有五名蓬舟山的弟子往城内御风而来。这五人身着蓝色道袍,长发束冠,腰间悬着一枚铜鉴,原来方才那亮斑就是这铜鉴反光而来。

     五人飞至城门外落下,为首一人表情严肃,小声提醒身后四人:“诸位师弟,我等五人今日下山与往日不同,在城内随意吃些茶水便罢,赶路要紧,莫要耽误工夫,坏掌门大事。”身后四人只管点头称是,并不敢多言。五人只在城门口的面馆里要了五碗素面,匆匆吃罢,又在临街的烧饼铺子里处拾了些烧饼带在身上,便折身往城外去了。这样急匆匆的来,急匆匆地走,又是在这般冷清清的早市,原本是不该有人注意到的。但此刻城内不远处却恰有一双眼睛注视着他们,这人正是杯莫亭的老板娘李酒姑,她面无表情的看着五人离开,又面无表情的朝城内走去。

     杯莫亭的门前已经围了很多人,王聊此刻一边给客人打酒一边又算着究竟该收多少钱,又或者要找给客人多少,一时间忙得焦头烂额。排在最后的是个邋遢老头儿,穿一身破烂烂的衣服,前襟的地方松垮垮的露出半个胸膛,裤子上的补丁吊在裆前。他提着酒葫芦,眼见着等了良久也不曾往里移动半步,心中十分焦急,又不愿意就这么提着空荡荡的酒葫芦离开,站在门外走也不是,留也不是,时而伸着脑袋往里瞧,时而又环顾四周。这时,他忽然看到了正往巷内走的李酒姑,一把提起他的酒葫芦,打起精神喊道:“酒姑娘!你可算回来了!”其余的人也都回头往巷口去看,一时间仿佛人群里焦躁的氛围被冲淡了许多。

     李酒姑不紧不慢的走到杯莫亭门外,眯着一双桃花眼笑道:“哟,我才出去这么一会儿,就来了这么多客人,”说罢,她冲着老头儿问道,“老酒鬼,今儿你可得把这半个月的酒钱给我结了,否则在别想再从老娘这里换一口酒喝!”她的语气里透着玩笑,又让人觉得这话说的认真。

     老头儿哈哈笑了两声,还未来得及开口,王聊已经从案上走出来,一把拉住李酒姑:“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快来看看,这帐怎么越算越糊涂了?”

     “哪里是帐糊涂,分明是你糊涂罢。”一阵笑声从人群的前面传来,李酒姑挽起袖子又问道,“怎地是你在这里,麻六呢?他在做什么?”

     “哪个知道,一大早跑了八百趟茅房,你也不在,只能我来招呼了。”

     两人一边说着,一边给客人打酒,李酒姑忙着收账,她是个极其聪慧的女人,算起帐来只消在脑子里一过,便有了十之八九。这样一来,二人分工,不过半柱香的时间,前来打酒的人便也都走尽了。

     这时候才瞧见麻六佝偻着腰,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走进来,李酒姑挑起眉毛骂道:“狗东西!这会儿还出来做什么?以为你死在茅房,成日里的装病耍闲!”

     麻六拖着步子挪到案前,苦着一张脸辩解:“酒姑娘,这回我可真没有......你瞧瞧我现在,连说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李酒姑也不理他,掀开身后门帘进了内堂。王聊看着他的样子,从案上支了些银子给他:“现下也没什么客人,你先去后街找刘大夫瞧瞧,抓些药回来罢。”他说完扭头要走,又回过头压低了声音提醒他,“你快去快回,可别让她发现。”说罢也转身进了内堂。

     李酒姑冲王聊使了个眼色,王聊摆摆手,声音比方才更小了些:“无妨,我打发他去了医馆,现下无人,你且说罢。”

     李酒姑仍是不放心地将帘子挑出一条缝来,向外瞧了瞧,才回过头:“方才我在城门口见到了,五个人。为首的是极灵老道的大弟子陆放,其余四人大概是他座下小辈,都不曾见过。”

     “可听到他们说了什么?”

     李酒姑摇了摇头:“只说有重要的事,在城门口匆匆带了些干粮便往东南方向去了。我们该怎么办?”

     “只好把我们看到的告诉那边,旁的什么可不该咱们操心。”

     “可是我们也不知道他们要去哪里,去干什么。我担心祖婆怪咱们办事不力。”

     “不会,你只管照我说的去做。祖婆要我们呆在这里便是让我们打听蓬舟山上传来的消息,我们能听得多少,便告诉她多少。”

     李酒姑看了王聊一眼,迟疑了好一会儿,又实在想不出别的法子,便也只好照做了。约莫过了半盏茶的功夫,她办完了事又进来。“送出去了吗?”王聊问她。

     李酒姑点了点头。

     “怎么说的?”

     “就说陆放带着四位小辈弟子带着干粮往东南方向去了。”

     “好。就这么说。若是我没有猜错,他们此行必是去了沙海。”

     “你如何知道?”李酒姑面中生疑。

     “他们往东南方,又带了干粮,想来那地方必然不在近处,要走上三五日才是。修仙之人脚程非常人可比,若似这般推算下来,东南方向便只有囡霄城,坪洲,漯河,沙海这几个地方。囡霄城和坪洲又都是中土大城,比之望舟城更是繁华,若是此地出了什么事,早便在中土传开。这般算下来,便也只有沙海一处了。”

     “那你方才又为何不说?”李酒姑有些生气。

     “我只有七八分的把握,若是告诉了那边,到头来却错了主意,误了大事,就是你我之过。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者,即便你我不说,以琴箫的才智,未必看不到这一点,你只管放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