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该来的都来了
    沙漠的风足足吹了一天,傍晚,太阳挂在这片沙海的西方,红色的晚霞映着金色的沙漠,美的动人心魄。只是这样的时候,没人在意这样的景色。

     风吹的声音小了些,听海楼内嘈杂的说话声似乎也小了些,小到矮个子的店家终于可以听到门外传来的急匆匆的敲门声。“嘭嘭嘭......嘭嘭嘭!!!”像是敲在每个人的心头。

     一双双眼睛望向紧闭的大门,店家打着哈欠,慢悠悠的走过去,才一拿下门闩,门便被人从外面一把推开。只看见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头儿从外面钻了进来。他身后背着竹编的背篓,上面盖着块黑布,黑布上面又落了厚厚一层的黄沙。他一进门就立刻放下身后的背篓,从里面抱出一个约莫三四岁的男孩儿,那孩子似是睡着了,又似乎得了什么病一直未曾醒来。

     店家站在一边忙不迭的制止他:“唉?唉?”

     老头儿抱着男孩儿不住的向店家行着礼:“掌柜的...掌柜的...您行行好...外面风沙太大了,我们走了三天才走到这儿......掌柜的,您行行好,给我孙子一口水喝吧...他...他撑不住了......”他一边说着,一边抹起眼泪。

     店家往案上一坐,瞪起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说到:“一锭金一个人,”他顿了顿又接着说道,“老头儿你可别说我欺负你,听海楼一向是这样的价钱,不信你去问问他们?”他用手指着店内坐着的众人。

     老头儿从身上摸出一贯铜钱,十分为难的看了看店家,硬着头皮走上前去:“我......我只有这些,原本是打算到漯河找医神给我孙子看病......”他不知到往下该说些什么,犹豫了好久,才又说了一句,“掌柜的,您行行好吧......”

     那店家的眼睛瞪的更大了些:“我若是行了你的好,谁来行我的好?再说,你这些钱连医馆的门都叩不开,我看你还是回家去吧,这诺大的沙海,白白赔上性命,划不来!”

     小男孩儿在老头儿的怀中无力的呻吟了一声,然后又没了一点声音。

     “你孙子得了什么病?”

     “不知道,村子里的大夫都看过,也看不出个究竟...我才来...”老头儿说着说着突然断了声,蹲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原本是三个人来着...他爹也在...哪个会晓得遇上这样大的风...孩子他爹也走了...剩下我们爷孙两个...掌柜的...你......”这一句“行行好”他最终也没能说出口,只是蹲在地上,把头埋进孙子的怀里,哭得伤心。

     店家没作声,把钱串里的钱拨出来一半,嘴里嘟囔着:“这样亏本的买卖我可是头一次!”说着,咣当一声,将剩下的铜钱扔进竹篓里,“找个不碍事的地方呆着吧,”又扭头冲着内堂生气地喊道,“三仔!给他端碗水出来!”话音刚落,他忽然有纠正道,“半碗!半碗就好...”看着众人投过来的眼神,他后半句的声音兀自小了起来......

     听海楼内再次响起叩门声,是一阵稳健的,有力的叩门声。喝茶的人端起碗忘了放下,说话的人也蓦然截断话音,他们都知道,这一次,要等的人来了。

     从沙漠的风里走进来的五人,为首的是蓬舟山齐云派极灵子的大弟子陆放,他不必自报家门,不必亮出什么掌门信物,只消往那里一站,认识他的人自然认识,不认识他的人很快也会认识。不过他显然没有预测到此刻听海楼里会有这么多的人,更没有猜到,这么多的人都是打着神器的主意。

     店家显然很高兴,他的笑容比之前的任何一次都大,漏出来的黑色牙齿也比任何一次都多:“你们终于来了!真是奇怪,这消息我只告诉了蓬舟山,怎的他们都知道,又都来的这样快?不过你放心,我可是谁也没说,我做生意向来守信的很,蓬舟山既然答应了我的价钱,我自然不会失信的!”他说完,用一种期待的眼神注视着陆放。

     站在左侧的齐云弟子解下身后的包裹,递给店家,那店家接过手的时候,身体明显顿了一下,可以想象那包裹的分量。店家将包裹藏在案台里面的箱子里,藏了好久才站起身又将包裹还给陆放问道:“几位是拿了东西便走,还是在这听海楼稍坐?啧啧,这样的大的风,恐怕还要刮上一夜......”

     “那便等明日风停了再走,店家打扰了。”陆放双手抱着长剑,向店家略微施了一礼。

     “唉,哪里哪里,不打扰,不打扰......”那店家连忙摆手,随即,身子稍稍前倾了一些,趴在案上,眯起一双眼睛笑道,“只是这店钱...一个人一锭金......”

     “你!方才不是已经给过了你?”左侧那名弟子指着店家怒道。

     “啊!方才给的是那东西的钱,现下你们要在我店里过夜,自然要给过夜的钱。我这小买卖,可没有买一送一的道理。再说,你们齐云门这样大的门派,难道还缺我这点钱嘛?”店家白了他一眼,有些不高兴。

     那人正要开口驳他,被陆放摆手制止,将五锭金子摆在案上,淡淡的说了一句:“住店自然是要给钱的。”

     “这位仙人当真是个明事理的人,”店家一边收着金子,一边又道,“我给你们留了个好位子。”他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向店内正中间的一块方桌。四方都有人虎视眈眈的看着,果然是个好位置。陆放心里想着,径直走了去。

     这一夜过得着实漫长,听海楼内安静的只能听到店家和伙计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坐在柱子边的老头儿似乎也睡着了,怀中抱着他从未醒来过的孙子。倾铃和铁面坐在最北面的角落里,一直没有说话,倾铃原本是憋着一肚子的话的,只是穿斗篷的男人坐在他们旁边,她只能沉默,埋着头在心里默默猜测着对面这个奇怪男人的身份。斗篷男人偶尔会拿起桌上的茶壶为自己续一碗难喝的茶水,他的脸藏在黑暗中,眼睛也藏在黑暗中,从坐下来那一刻起他就一直没抬过头,谁也不看,什么也不说,像一个影子,安静,神秘。

     陆放五人坐在中间,蓝色的包裹放在他的面前,那里是所有人来到这片沙漠的理由,只是没有人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