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听海楼
    狂风吹着漫天飞沙,叫人睁不开眼睛,看不清前路。正午的太阳照在头顶,在风沙中暗淡了颜色,只映出一团模糊的白。这里是沙海,是北方沙漠之地向南伸出的一只死亡之手,一年到头下不了几场雨,却时常刮起大风,黄沙试图将这篇区域内的所有生命埋葬,随着沙漠迁徙,前往地狱之门。

     倾铃和她前面那个身披黑袍头戴铁面的男人正艰难的行走在这片沙漠上,这样大的风是走不了轻功的,任是学会了怎样的飞天之术,这会子也是用不上,只能老老实实的在沙漠里挪着步子。沙漠里没有别人,两个人像是风暴中飞行的孤雁,在群雁南飞的明媚日子里掉了队,不知何时才能追上。

     他们来时,不曾料到会遇到这样的大风。原本计算着出了坪洲入沙海只需一日功夫就可以到听海楼,在那里吃些茶水,顺便也可打听一下齐云弟子的去向。谁曾想一入沙海便遇到这样大的风沙,到今天,已经在这片沙漠里摸索了两日。

     此刻,离他们到听海楼,大概还需两个时辰。

     听海楼是沙漠里唯一一家客栈,沙漠中人烟稀少,沙海却连接着坪洲和漯河两大城,若是绕过沙海从坪洲去往漯河少说也要走上一个月,但是穿过沙海普通人却也只要七天,因此常有赶路之人从这里经过,听海楼便成了唯一的落脚之处。然而虽说是客栈,但沙海这样的地方,哪里又会有什么像样的客栈呢,不过是木头搭起的房子,里三层外三层的加固,以防止沙漠的风哪一天把它吹散了。

     铁面人不时回头看一眼倾铃,已确认她是否还跟在自己身后。沙子被风吹着打在他黑色的面具上,发出轻微的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得清楚的声音,此刻他的脸很难受,有一些细小的沙粒钻进他的面具里,正撕磨着他的脸,但他却并不打算把面具拿下来。他的黑披风披在紧紧跟在他身后的倾铃身上,这个十六岁的姑娘现在一句话也不说的埋头看着脚下的路,一点也没有了刚出木坨山的高兴劲儿。有时候他们会遇到被风沙埋葬的枯骨又在狂风中裸露出来,有时候也可能是一具新鲜的尸体,从尸体的衣着可以看出,这些人究竟是门派中人还是普通人,有时候他们也会从尸体身上得些好东西,可能是半壶的水,也可能是一些金锭。这些在沙漠中都是最有用的东西。

     倾铃和铁面到达听海楼的时候,里面已经挤满了各门各派的人。看起来他们大约都是冲着神器来的。倾铃和铁面的到来似乎并没有引起他们太多关注,他们只是拿眼睛略微瞟了一眼穿红色罗裙披黑披风的俊俏姑娘,眼睛压根也没有看铁面一眼,然后又都默默地回过头去。倾铃心中咯噔一声,暗暗叫道:“哎呀,来早了!”

     店家是个矮小的男人,沙漠的风将他吹的早已看不出实际的年龄。他带着一顶破毡帽,站在案台里面,咧着一张嘴露出满口参差不齐又有些发黑的牙齿,也不问是他们是住店还是吃饭,随意的在手边的算盘上拨了两下,露出一副狡黠的笑容:“一锭金,”铁面从怀中摸出一锭金子放在案上,他的嘴咧的更大了,笑容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伸出一根手指“一个人。”他好像是在补充方才只说了一半的话。这样的价钱若是在中州够他们满屋子的人住上三天了。

     铁面皱起了眉头,虽然他带着铁面,那个矮个子的店家看不清他的表情却看得出他动作的迟疑。他立即收回对了满脸的笑容,指了指案台旁边的客人:“你可以问问他们,小店明码标价,不会欺客。”说罢,他又露出方才的笑容,用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指向倾铃:“这样俊俏的姑娘只消再被这沙海的风吹上一夜......”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铁面已从怀中摸出另外一锭金子仍在案上。老板收起金子高声吆喝着:“三仔,看座,上茶!”

     客栈里还剩下两张空桌子,一张摆在最里面的角落,一张摆在整个客栈的正中央。倾铃两个人选择了那个最角落的位子坐下,只等了一盏茶的功夫,店里的伙计才端着一壶茶和两碟干菜从热闹的人群中穿梭着走过来。倾铃喝到第三碗,方才觉出这茶中透着异味。听海楼方圆百里并无水源,这里的水都是由漯河城内用车马运送过来,车马行的慢,怎么也要花上两天的时间,每半个月方才送那么一次,可想而知,此刻他们喝的这些水,少说也囤了有些时日了。

     两个人谁也不说话,静静地听着耳边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对话声。又过了一柱香的时间,外面的风刮得更甚了些,有时候店内的吵闹声盖住风吹的声音,让人觉得外面的世界可能更安静些。突然殿门砰的一声被踢开,门闩折成两段,一段掉在门后,一段顺着一同闯进门的狂风拍在正对着门而坐的一名光头大汉的脑门上。他回头,只看了那进来的穿紫色斗篷的男人一眼,便又回过头去,端起桌子上的一碗茶,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这样的地方,这样的时间,任何一个跨进这家听海楼的人都知道,在这间屋子里,绝不乏高手,气焰太盛只能死得更快些,能忍,会忍的人才能活下来。

     店家从案内拿出另外一个门闩,急冲冲的将门关上,吐了两口吹进嘴里的风沙,露出像方才一样的笑容:“一个人一锭金,再加上方才折断了的门闩,一共十五两金。”

     穿斗篷的男人将金子丢在他面前,转过身往大堂内环顾一周,然后径直走向倾铃与铁面的那张桌子坐下,却并没有摘下他的斗篷,不说话也不抬头看别人。那张正中央的桌子孤零零的摆在那里,好像和这整个客栈中的所有人一样在静静的等待着什么。

     早在倾铃他们到达听海楼之前就已经先行到来的人向店家打听神器的下落。店家将他的毡帽放在案台的一边,露出一头杂乱而焦黄的头发,一脸无奈的回复他:“神器的下落我是知道,但却不能告诉你。”这里是沙海,听海楼的掌案是这片沙漠上最不可能卷入门派斗争的人,也不可能被任何门派的人杀死,有他在,整个店内的人才能走的出沙海,不至于在狂沙中迷失方向,或者不必在走出沙海前渴死在这片沙漠。听海楼的掌门每几年就会换一个,这些人挣够了钱就不再愿意呆在这样的地方。当然,也有人赚够了足够的钱却最终没能走出这沙海,遇到沙漠里的暴风,死的尸骨无存。

     那人听到这样的回答,讪讪的回到他的位子。所以现在只能等,等到听海楼的掌案要等的那个人,等到他跟那个人说出神器的下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