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梁山义士(六)
        六

         先祖爷更是吃惊了,他这才将目光移到活神仙,应该是我的八世先姥爷的身上,映入先祖爷眼帘的是一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仪表堂堂,仙风道骨,眉宇间透出落拓飘逸的风雅之气,举手投足都让人觉得有神仙之态,先祖爷算是个精明强干,高傲不群之辈,被他看上眼的没几个人,但是此刻他也垂手含笑,恭恭敬敬给活神仙,他未来的亲家行了一个团手拜,“活神仙,美男子,果真名不虚传,敝人今日有一件要紧事,拿不定主意,谨遵神仙指点。”

         先姥爷并没有接先祖爷的话,而是对站在旁边,笑嘻嘻地望着太祖大爷的大黑妞说:“闺女,到后山去,今天是舜王爷的吉日,来拜祭的香客一定不少,你到后山将你圈养的大野猪杀一头,再杀两只山羊,放到舜王爷的牌位前供献以后,就将大风槽火点着,座上大锅,煮熟后分给香客们享用。”

         “好嘞,”大黑妞要去后山逮野猪,太祖大爷说:“我去帮你吧”两个人就嘻嘻哈哈的离开了。

         不大一会儿,大黑妞肩上扛着一头二三百斤重的大野猪,脖子上的血还滴滴答答的流着,太祖大爷也扛了一只黄羊,最少也有一二百斤,一前一后的来到先姥爷和先祖爷的面前。

         先姥爷对先祖爷说:“这真是天生的一对大力士,贵施主,令公子婚配了吗?”

         先祖爷笑呵呵地说:“犬子尚无婚配,愚公我愿和活神仙结下秦晋之好,不知闺女贵庚几何?有十五六岁了吧?”

         先姥爷哈哈大笑:“贵施主,难怪小女说您眼力不好,男女不分,雌雄不辨,您的眼力就是不太好,连年纪都看不准,小女再有一个月就过十岁生日了。”

         先祖爷又吃惊不小,也哈哈大笑说:“这没什么,我就养在家里,再过五六年给他们圆房。咱这儿兴养童养媳,闺女和你在这荒山古庙太吃苦了。”

         谁知道大黑妞不干了:“我不要给这大黑熊当媳妇,我要嫁个小白哥。”

         被大黑妞比作大黑熊的太祖大爷也生气了:“你不嫁我这大黑熊,我还不愿娶你这大黑牛呢,我要娶隔壁的小红莲。”

         两个孩子争争吵吵,把先祖爷和先姥爷也逗乐了。

         先姥爷对大黑妞说:“闺女,你就把大黑熊当哥哥吧,还有,大黑熊,你可不准欺负妹妹啊”

         先祖爷说:“闺女,随大叔下山吧,你大熊哥的娘没有闺女,整天吵着要我给她养个闺女,她脾气可好了,一定会很疼你的,还有一个小白哥,和你一般大,你们就在一起玩。”

         大黑妞扭扭捏捏的双手合什给先祖爷做了个揖“爹爹在上,请受闺女一拜”

         先祖爷微笑着点点头:“这丫头,貌粗心不粗,倒有大家闺秀的风范。”

         先姥爷说:“何止是大家闺秀,她就是西梁女儿国国王梁红玉的亲生女儿,西梁女儿国第三十代继承人梁红禧,流落到民间来了,跟着我吃了千般苦,受过百样罪,如今,我终于给她找了个好人家,也算完成了梁红玉的心愿。”

         先祖爷缓缓的抽一口长气说:“呵,竟有这般的蹊跷事,看来,今天咱俩亲家得好好聊聊了。”

         先姥爷对大黑妞和大黑熊说:“你俩孩子去生火煮肉吧,中午就在这儿用斋饭,我和你们的爹爹要坐以论道。”

         先姥爷和先祖爷对视了一会儿,彼此都在想着怎么引出话题。先姥爷先说话了:“贵施主,不,亲家,今天是无事不登三宝殿,肯定有一件关乎家族兴衰的大事要来问问贫僧吧。”

         先祖爷点点头,要说事情的原委,先姥爷用食指顶住下颏沉思一会儿说:“亲家你别说,让贫僧替你说,说的对了,你击掌叫好,说的不对你就蹙起眉头。”

         先祖爷仰面躺在罗圈椅上,架起二郎腿,听先姥爷说事。

         先姥爷说:“亲家,你不是本地人,来到这个地方没有几年,但你是腰缠万贯,财大气粗,也赶上你的运气好,得到神仙的眷顾。”

         先祖爷说:“我是个贫民百姓,南阳老祖太拥挤了,亲兄弟为争一尺宅基就打的头破血流,不得已才携妻带子逃荒要饭到这里,流汗下力,吃苦受累,才算是值了几亩薄田,修了一处陋宅,一家老小总算有个窝了,亲家我是福浅命薄,那会得到神仙的眷顾。”

         先姥爷说:“亲家,谦虚的很啊,这就是真人不露相,露相不真人,来贫僧这问卦的人可不少,没有人像亲家你这样的低调,一般人啊,都是这个毛病,就是想听好话,越是福浅命薄之人越要你给他说的好点,明明他家一贫如洗,我还要说他是大富大贵,眼前的贫穷是暂时的,神仙一定会保佑他升官发财的。”

         先祖爷说:“怪不得人们都说,算卦先生都是骗人的,根本就是投人所好,揣摩你的心思,说点好听的,似是而非,云天雾地,骗俩钱花花,亲家你也是这样的吧,那我就不问了,闺女我带下山,我是看孩子跟着你太吃苦了。”先祖爷站起来,向大黑妞和大黑熊拍拍手,要他俩过来跟他下山。

         先姥爷站起来,把先祖爷摁到罗圈椅上说:“贵施主你有很多长处,唯一的毛病是心高气傲,这个毛病看似不大,却会误你一生,你很可能不能善终。”

         说来也怪,先祖姥爷这句话可不是好话,换换其他人,肯定会拂袖而去,连卦钱都不给他付,但是先祖爷倒稳稳当当的坐下来了,也不架二郎腿了,长长地舒口气,将双手团在胸前,恭恭敬敬地说:“对不起,活神仙,愚夫讲话不知轻重,冒犯了,敬请海涵。”

         先祖姥微笑着说:“亲家,你看看你坐的这把青石凿的罗圈椅,传说是舜王爷和太上老君坐以论道时坐过的,今早我让大黑妞把它从后山搬过来,给您坐,是因为昨晚红蟒仙给我托梦,它说今天会有贵人到达,要我好好款待您,说您就是我要为大黑妞找的好人家,我说的好人家,不只是说亲家您,家产丰厚,大黑妞跟着您不会受穷,更重要的是你们这个家族的人都仁义厚道,特别是你家主母,就是个性情豁达宽厚仁慈的老好人。”

         先祖爷说:“也全亏了有这个贤妻,她的气量比我大,胸襟比我开阔,别看她平时说话轻言慢语,从不在人前显摆,但是为人做事确实叫人佩服,在南阳老祖,我们兄弟五个为家产争得不可开交,打得头破血流,她劝我退出争斗“天地这么大,为啥在这小圈子里给亲兄弟争呢,走吧,咱到外边再寻一块地方吧”,她跟着我净身出户,说:“咱不拿家中一根线,好男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咱夫妻不憨不傻,有胳膊有腿,你又这么能干,再有俺帮扶着,咱孩子大人饿不死,冻不着。”谁知道,兄弟们竟是这么仁义,给我的钱比我应得的份额多得多。我才信了她的话“亲兄弟再怎么打,仍然是亲兄弟,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

         先姥爷说:“说得好,你敬人一尺,人敬你一丈,不光是人,连神仙都是这样,亲家你想想,你是不是在这邙山腰间的那块荒地上,看见过一条大红蟒蛇?”

         先祖爷说:“见过,现在,想起来还后怕,那血盆大嘴,那匕首般的牙齿,要吃了我是小菜一碟。”

         先姥爷说:“它不会吃你的,因为你当时勒马垂头,还给它拱手作揖,你敬它一尺,它敬你一丈,你将这块地已经买下来做了你家的老坟地了,红蟒仙说了:可以福荫你八代子孙,人财两旺,福寿绵长。”

         先祖爷说:“真有这么神?那我可要广做善事,报答红蟒仙家的眷顾之恩,亲家,你一定知道红蟒仙的来历吧。”

         先姥爷说:“亲家,你喜欢水浒的故事吗?”

         先祖爷说:“喜欢,梁山英雄的故事在民间真的是家喻户晓,特别是年轻人都梦想着有朝一日成为梁山英雄,我就更不用说了。”

         先姥爷说:“梁山有一对英雄夫妻,你可知道?”

         先祖爷说:“当然知道,矮脚虎王英,一丈青扈三娘,他们在征方腊时双双牺牲,死的好惨啊,每读到这儿,我都会流泪叹息:天道不公,英雄气短,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

         先姥爷说:“天道还是公的,扈三娘没有死,她还在阵前生下矮脚虎的后人,在邙岭下,就是你家的老坟地,那半坡上有个蟒蛇洞,他在里面养过伤,救下一条小红蟒,算算从那时到现在多少年了?”

         先祖爷说“至少八百年吧,千年的王八,万年的龟,龟蛇同寿,也就是说,那条小红蛇,到现在长成了大红蟒,太稀奇了,但世上的事,都有可能,《白蛇传》中的白素贞修炼了一千年,变成了人的模样,小红蛇肯定也能修炼成仙,我那天站在邙山顶上遥望,就看到一团红光,下去碰到了红蟒仙,这真是我的运气啊!”

         先姥爷说:“这就叫风云际会,红蟒仙也就是遇到了你这大善人,才逃过一劫,想一想,你如果是个穷凶极恶之人,骑着高头大马,腰间插着三尺钢刀,凭你的彪悍勇猛,说不定一刀就让红蟒仙身首异处了,红蟒仙能不眷顾你吗?不过,这是天机,我今天泄露给您了,您一定不能随便说出去,否则会给您带来麻烦和灾祸。”

         可惜的是先祖爷没有记住先姥爷的忠告,为了炫耀自己,将这天机泄露出去了,以至于给他也给我们这个家祖带来了许多的麻烦。

         “爹爹吃饭了”,大黑妞端着一个卤好的大野猪头走过来,放到爹爹面前的桌子上,大黑熊左手提着一篮子白蒸馍,右手拿一只黄羊腿啃着走过来,后边还跟着两个和尚,一人端着水果盘子,一人提着一桶葡萄红酒,摆好果盘,倒上红酒,大黑妞说:“黑熊哥和小师弟你们陪爹爹吃饭吧,我去后山摘酸枣,爹您不是说过,舜王爷活着爱吃酸枣吗,现在酸枣可红了,摘一篮供享完舜王爷,就拿给大家吃。”

         先姥爷问:“今天的香客多么?”

         大黑妞说:“多,可多了,都要找爹爹问卦,还有两个贵施主是来答谢的,说愿意捐银子给舜王爷修一座大殿,尧舜禹这三位神仙挤在一间小庙里,太寒酸了。”

         先祖爷说:“亲家,如果修大殿,我捐大头。”

         先姥爷说:“亲家,我说你是争强好胜之人吧,连做功德都要超过别人,你以为你是这儿的首富啊,就是首富,也不能让你抬大头,善不在大小,就在于心,如果做善事也成了夸富显贵的榫头,就不是神仙的本意,舜王大殿修不修都没什么,舜王爷活着就没有宫殿,他活着就是为百姓奔波劳碌,他到南方巡视灾民,病死在那里,临终只有这一个愿望,生在苏杭,葬在北邙,有三尺阴宅足矣,如今这小庙不止三尺,舜王爷已经很满足了。”

         先姥爷伸手撕了一大块猪脸肉,递给先祖爷,自己则拽了一个猪耳朵,大嚼起来,“野猪肉就是香”,先祖爷说:“这是我平生吃过的最痛快的一次大餐,大块吃肉,大碗喝酒,这就是梁山英雄的做派”

         先姥爷说:“亲家,咱俩说啦半天话了,全是敲边鼓,不是正题,你的正事还没问呢。”

         先祖爷说:“不用问了,我决定买下水墅了。”

         先姥爷说:“这就对了,有些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兄弟只给你说两点,第一,好好待人家老太太,就像奉养你的母亲,死后,给人家厚葬。”

         先祖爷说:“到时候请你去做道场。”

         先姥爷说:“我恐怕不行,我还有一件重要的事要做,明后天就起身离开这里了,这第二嘛,你将水墅一分为二,东院为主院住人,西院为从院多种些树木花草,不过切记,前不栽桑,后不栽柳,门前不栽鬼拍手(杨树)。房子的起架不用太高,不能超过洛河的大堤,更不能为了抢占风水,而将宅基起的超过周围的人家,就像现在这样的,你要将它落下去,木秀于林,风必摧之,鹤立鸡群,孤掌难鸣,一家的风脉可能弱一些,几十家的风脉聚起来就强了,何为凶宅,何为福宅,尖酸刻薄之人住就是凶宅,宽仁厚道之人住就是福宅。”

         先祖爷说:“谁是宽仁厚道之人?”

         先姥爷说:“大黑妞啊,她是梁山英雄的后代啊”

         先姥爷将西梁女儿国的故事也讲给了先祖爷听:“西梁女儿国就是以貌取人,二十九代国王梁红玉无论文采武功都赶不上她的姐姐梁红燕,但就是姿色出众,自我感觉超过绝代佳人杨玉环,就被母亲定为国王,姐姐,梁红燕不服气,姐妹俩明争暗斗,闹的国无宁日,老国母为了息事宁人,竟做下这样的承诺,姐妹两个,谁生的女儿貌美,谁就是三十代国王,为了生一个女儿国第一美人继承王位,姐妹两个到处选美,梁红玉更绝,她不光看外表,还要看气质,她选遍女儿国,成千上万的美男子她都看不上眼,贫僧本是南海观音庙里的一个弥撒,只不过长的俊秀一点,多读了几本书,能看个面相,算个吉凶,被师傅看得起,师傅带着我游历名山圣地,访问得道高僧,同时也给富贵人家做道场,挣点小费养家糊口,在梁山泊附近被劫持到西梁女儿国,逼着和梁红玉成了亲,贫僧本来也是不情愿,无奈经不住梁红玉的**,梁红玉她真的太美了,亲家,换了你,你肯定也经受不住她的**,再说,当个女儿国的宰辅也确实不错。但是咱这福浅命薄之人,那能享得了荣华富贵,梁红玉找了咱这“貌比潘安才胜子建”的男宠,却和她生下了个大黑妞,大黑妞生下来可丑了,梁红玉那个气啊,就是气冲斗牛,将我们父女扫地出门,驱逐出了西梁女儿国,害得我有家不能归,师傅也不要我了,我带着大黑妞到处流浪,亲家,你想想大黑妞跟着我受了多少罪啊。”

         先祖爷摇摇头说:“亲家,我虽然是平庸之辈,没有先见之明,但也读过几年书,知道西梁女儿国的一些事情,不会,这么简单吧,就因为女儿长得丑,就狠心遗弃掉,不要说是女儿国国王梁红玉了,就是贫民百姓都不会这样做,这简直就是**不如,虎毒还不食子呢,再说,大黑妞怎么丑了,就是黑一点,有什么呢?包丞很黑就是个大忠臣,大黑熊那么黑,我咋看咋喜欢,你说大黑妞丑我觉得美,咱这平民之家,靠劳动吃饭,大黑妞这么能干,不光是我,谁家都喜欢。我想事情肯定不那么简单,您要讲,就讲真实的故事,别糊弄亲家,以讹传讹,贻误子孙。”

         先姥爷叹口气说:“能给明白人说一天,不给糊涂人讲一句,今天遇到亲家你这明白人,我算是服了,就讲真实的故事吧:

         梁红玉将我们父女驱逐出女儿国是为了救宅辅和女儿

         梁红玉生了个丑女,让全国人笑话,可是梁红燕更惨,她生了个男孩,根本就没有继承权。

         梁红燕和梁红玉姐妹两个野心的确不小,如果她们姐妹同心,和南方的起义军联合起来,说不定真能打进北京城,坐到两宫太后的宝座上,梁红玉给女儿起的名号是梁红禧,梁红燕给儿子起的名号是梁红安,就是“慈安”“慈禧”两太后。可是,她们姐妹却先自争起来了,梁红燕自衬实力不够,抵不过梁红玉,就想借助朝廷的力量,她派人密告朝廷,说梁红玉将女儿取名号梁红禧,就是图谋造反,取代慈禧老佛爷的宝位,当时的大清国确实政局不稳,西方列强,虎视眈眈,都把大中华当成一块肥肉,想分食一块,朝廷腐败,国弱民贫,俗话说:“槽里无食猪咬猪”朝廷内部的纷争加上烽烟四起的农民起义,真的是内忧加上外患,大清国出于风雨飘摇之中,随时都有覆灭的可能。而慈禧老佛爷并不是后人所说的“荒淫无道,腐败无能“她其实还是很有智谋的,也很勤勉国事,她掂量斟酌再三,做出了“攘外必先安内”的国策”,决定先解决西梁女儿国这个心腹大患,她还是采取老祖宗的办法,先于招安,再事征剿,梁红燕接受了招安,梁红玉却坚决不从,咱们人类最大的弱点可能就是记吃不记打,梁红燕继承了她们老祖宗的衣钵,历史的悲剧得以重演,她接受了朝廷的任命,做了征剿西梁女儿国的大元帅,带领几十万大军将西梁女儿国围得铁桶一般,梁红玉也不是吃素的,两姐妹直杀得天昏地暗,鬼哭神号,连地煞府里的七十二煞星都看不下去,纷纷冲出地府相助一方,那场景比她们的老祖宗宋头领带领一百单八将征方腊的场景还要惨烈的多,梁红玉眼看大势已去,她身边只剩下十八个女壮士,在突围的前夜,将吃饱了奶已经酣睡的大黑妞送宰辅的怀里说:“带着黑妞走吧,给梁山英雄留一条血脉,在民间给她找个好人家,让她平平安安过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