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八章 明镜台上的故事(下)
        日影西落,明镜台散场。

         方卓交回临帖,刚离开明镜台,就听到背后有人呼喊他。

         他一回头,竟然是那个笑面虎曹诚。

         曹诚露出他特有的招牌式的笑容,道:“方师兄,那个朱飞我注意他很久了,却一直没查出他背后的主子是谁。他一直看师兄不顺眼,只是碍于明镜台规矩,不敢直接对付师兄罢了。所以提醒一下师兄,还是早做防范为妙啊!”

         他见方卓点了点头,便接着道:“想必师兄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我是体武何家少主的追随者。至于何家少主是什么样的人,不用我说,师兄尽管找人打听就是了!我们少主十分敬重师兄的胆魄,一直想请师兄到他那里做客。如此以来,想必朱飞再有胆子,也不敢再招惹师兄了!不知师兄意下如何?”

         方卓一听,明白了他的意思,不禁哑然失笑起来,没想到体武家族竟然要招揽自己当追随者,他可从来没想过要成为别人的棋子和牺牲品!

         不过,曹诚将意思说得甚为含蓄,他也不好将意思挑明,只能一拱手,婉拒道:“何家少主的英明在下早有耳闻,只是在下有师训在身,在下虽然不才,但师父却一直希望在下能潜心修行,有朝一日能进入师父堂室!”

         方卓这是直接告诉曹诚,没办法,自己虽然只是许空的一个记名弟子,但许空师父不让自己成为家族少主的追随者,他希望自己努力提高修为,有朝一日能成为他的入室弟子!现在,自己即便对何家少主有敬重之心,亲近之意,却也无可奈何!

         曹诚也听懂了方卓的意思,脸上一愣,一个记名师父还管这个?

         不过,这个问题谁也没办法印证。

         他只能狐疑地看了方卓两眼,干笑道:“方师兄既然如此受许师叔器重,在下就祝愿师兄鹏程万里,早日登堂入室!”

         两人又闲聊两句,分手而别。

         一路之上,方卓皱紧了眉头考虑自己修行的瓶颈问题。走到一个转弯处,突然旁边走出一个人来,“方兄,慢走!”

         方卓抬头一看,竟然是一个想不到的人——朱飞。

         说实话,他对朱飞真得缺乏好感,便懒散地拱了拱手,淡淡道:“恭喜恭喜!”

         朱飞明显一愣,却笑道:“恭喜我被削了面子,是吧?”

         方卓撇嘴一哂道:“面子?修道之人,最不值钱便是面子!不是吗?”

         朱飞歉意一笑道:“明镜台上的那番话并非有意针对方兄,还请方兄见谅。现在明镜台如今看似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汹涌,每名弟子都在考虑自己的前途。方兄自己也肯定知道,以你的五行灵台,绝对不可能凝核晋级成符士,不知方兄可有打算?”

         “你得罪了紫叶书院院主,现在你有许空前辈给你当护身符,紫叶院主又被其他院主攻讦,一时还奈何不了你,但紫叶书院的弟子和一些灵武弟子给方兄找点小麻烦还是绰绰有余的。而且等紫叶院主缓过劲来,恐怕你那个挂名师父也保不了你!”

         方卓哈哈笑道:“朱兄说的是,想踩我一脚的很多,不仅有紫叶书院弟子和灵武弟子,还有一些追随者为表忠心,也想踩我一脚!呵呵!”

         朱飞也笑道:“方兄何必纠结于此呢?在下仅仅是为方兄提个醒而已!”

         “方兄大闹紫叶书院,已经伤了紫叶书院和灵武堂脸面。因为这一点,估计会有体武家族招揽方兄。不知方兄想过没有,一旦方兄进入体武势力圈,必然会成为体武堂打击灵武堂的一把刀,而灵武堂必然要不惜一切代价毁掉这把刀!你认为体武堂来会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一个追随者吗?”

         朱飞显然知道了刚才曹诚与方卓的会面,却不知他们谈得内容,便继续道:“我家主人十分赏识方兄的胆识,如果方兄能追随我家主人,我家主人愿意亲自出面化解方兄和灵武堂的误会。这样,化干戈为玉帛,方兄有了安身之所,体武堂又少了攻击灵武堂的筹码,岂不两全其美!至于紫叶院主——”

         朱飞笑了笑,矜持道:“想来他也不会再造次了!”

         方卓沉思了一会儿,突然笑道:“其实,我现在最想知道的是朱兄的主人是谁……”

         朱飞刚要开口,方卓却急忙摆了摆手,拦住了。

         “既然朱兄这么掏心窝子给我说,那我也不藏着掖着了。我向朱兄表明一下我的态度。紫叶院主作为灵武势力的人,他诬陷我是符图余孽,我不得已而反击,如果灵武堂认为有伤脸面,那责任不在我,而在紫叶院主。”

         “曹诚刚才和我会面,确实有招揽我的意思,但在我有师训在身,师父还期望我能提高修为,正式列入他的门下,我不敢有负师父嘱托呀!

         朱飞听完此话也一愣,却哈哈大笑起来:“既然方兄志向高远,在下倒不便再劝了!”

         他从储物袋中掏出一个木盒递到方卓面前:“我家主人对方兄甚是看重,知道方兄出身寒门,特意备上一套符具,略表寸心。”

         方卓自然不会客气,直接将符具收了起来,笑道:“那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谢过贵主人,谢过朱兄!”

         他又拱了拱手,正色道:“请朱兄放心,在下绝不会成为体武弟子的追随者的!”然后告别而去。

         待方卓走后,朱飞望着远去的背影,脸色阴晴不定。

         方卓回到洞府,打开木盒,仔细打量那套符具。

         符笔绝非凡品,百年灵竹制的笔杆,挺拔正直,灵气盎然。笔头上的毫毛是从妖狼尾部精选而出的,根根柔韧有力。整个符笔做工精细,品质优良,档次比燕师兄送的那个高出不少。

         两大瓶符液和三厚沓符纸,出手大方得让方卓直咂舌。

         啧!啧!家族势力,果然都是大手笔!果然有钱的很哪!

         方卓这样想着,更觉自己修行之路漫长。

         “清晰的始符!”

         “符意!”

         他不断地琢磨这两个词,突然想到他体内的那个神秘的暗金符文。

         “那是什么符文?蕴含着什么样的符意?”

         他拿出玉盘,手指为笔,以玉盘为纸,以五行灵气为墨在玉盘上临摹起了那个神秘符文。

         方卓体内的那道暗金符文突然蠢蠢欲动起来,然后化作一条金蛇从体内激射而出,紧紧缠绕住玉盘,在上面不断盘旋,好像不允许任何人接近。

         那条金蛇似乎已经通灵,看到一旁的方卓,便扭动着诡异的身躯,发出摄人心魄的咆哮,化作一道金光袭向他的识海。

         方卓就感到脑海有万根钢针刺过,他还未来得及发出痛楚之声,就直接昏死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