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关于符图余孽的争执(二)
        “瞎子,你好威风呀!跑到紫叶城充大头蒜来了!”

         “魏院主,你也真行呀!什么时候管起刑堂的事来了?”

         这个老妇人虽然是女子之身,却是青桐宗刑堂副堂主,雷厉风行,杀伐果断,颇让人忌惮。

         “请木堂主为紫叶书院做主!”紫叶院主显然不甘心,道,“这个少年明显是符图余孽,可是许空明显庇护与他,而且他们大闹紫叶书院,影响书院招收弟子,请堂主明察!”

         瞎子许空向夫人施了一礼,道:“魏院主作为一院之主,无真凭实据,却只凭个人好恶,公然污蔑这个天才少年。这个少年虽说是五色灵台,却也属先天开化,说天才也不以为过,而且我请示过符堂堂主,已将他收到符堂门下,他已经是青桐宗的弟子了。另外,魏院主私心甚重,恐怕会影响招收弟子的质量!”

         紫叶院主怒极,刚要争辩,便被木堂主拦住。

         “少年,你可是符图余孽?”妇人森然问道。

         “婆婆,在下虽然不知符图余孽到底什么人,但也知道那是些专吃小孩脑子的魔头,人人得而诛之!在下怎会是那种魔头呢?”方卓眨了眨眼睛,可怜兮兮道。

         “那你的画术是跟谁学的?”老妇人森然说道,话语中带着寒彻骨髓的冷意。

         “婆婆,在下自幼父母双亡,以乞讨为生。后来,岁数稍大些,看到街上卖画的老头总有烧饼吃,就想学画画。可那个画画老头给了在下一个破画笔,让在下见什么画什么,五十年后,就会和他一样有烧饼吃了。可在下得想办法活到五十年以后呀,没办法,只能上山捡些木柴卖,贵人们看我可怜,连赠带买,在下倒也没有饿死。又一次在山上捡柴,被恶狼追赶,掉下悬崖,却看到……”

         “看到什么?”

         方卓战战兢兢说道:“却看到两条三尺来长的小蛇互相纠缠,不是打闹,都好像要吃到对方,结果不知怎的,两条小蛇互相吞噬尾巴,最后全死了。”

         “在下又冷又饿,又没吃的,实在没有办法,就将两条小蛇烤着吃了。哪知,吃了以后,耳也聪了,目也明了,画画也能画清楚了……”

         “两条小蛇什么样子!”老妇人明显听出方卓在胡说八道,便逼着方卓说出具体的细节。

         方卓想了想道:“一条灰乎乎的,好像身上还有银色花纹;另一条……另一条是银白色的,身上有……有五色斑点。”

         他咂了咂嘴巴,好像在回味两条小蛇的味道,“对了,好像附近还有一株小树,有三尺来高,上面有五颗果子,一个果子一个味,第一颗挺好吃,可是第二颗就不好吃了,越吃越难吃……”

         瞎子越听越生气,黑着脸问道:“你全吃了?”

         方卓愣了愣,点点头道:“啊,全吃了!”

         瞎子一脚踹在方卓的屁股上,痛心疾首道:“你他妈的真是一只猪,只知道吃!怎么没吃死你?”

         不管真假,听到方卓的描述,就连老妇人,紫叶院主都有心将方卓踹死。

         “那是开化果呀!开化果呀!就这么被你糟蹋了!”瞎子越说越气,恨不得一脚踹死方卓。

         “开化果,那是灵台开化的极品啊!服用一颗,就自然屏蔽其他先天灵台,定向开化一种属性灵台。一颗果子就能造就一个单色灵台呀!你只要服用一颗,你他妈的就是天才中的极品,极品中的天才!”

         瞎子破口大骂,唾沫乱飞:“而你,而你他妈的却接连服用了五颗开化果,糟蹋了果子不说,你最后最终开化出个五色灵台!你,你他妈的是极品中的饭桶,天才中的垃圾!怨不得你是最垃圾的五色灵台,怨不得你的灵台能开化到十成,就是一头猪,一头驴服用五颗开化果,灵台也能开化到十成!你这个败家子……”

         瞎子越说越气,上前又是一阵连打带踹。

         紫叶院主突然问道:“你在哪座山掉下悬崖的?”

         方卓摸了摸脑袋,仔细想了想道:“好像叫天……天什么山来着?”

         他自语道:“天云山?”

         接着又摇了摇头道,“不是!”

         “天台山?”

         “也不像!”

         他念叨了半天,眼看众人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就要发狂的时候,这才一拍屁股,道:“对了,是天境山!”

         老妇人和紫叶院主互相看了一眼,眼中皆闪过一丝震惊。

         “天境山,你他妈的也敢去捡柴,你怎么不去死呀?”瞎子一巴掌拍在方卓后脊梁上,他接连被方卓刺激,早就不是那个云淡风轻的卜课高人了。

         “接着说!”老妇人冷冷道。

         “由于在下眼睛明亮了许多,脑袋也越来越清晰,就开始按照画画老头说的,见什么画什么。后来越画越好,就有烧饼吃了。昨天我还吃了六个烧饼呢!说到烧饼,院主大人,你喜欢吃有芝麻的,还是喜欢吃烤的焦一点的?”

         紫叶院主怒道:“不要再给我提什么烧饼了!你说了半天,意思说画术是你自个练的?”

         方卓睁大眼睛,道:“是呀!我的画术就是自个练得,我以为你老早就听出来了呢!”

         紫叶院主终于发狂了,他现在真恨不得将这小子摁在地上痛揍一顿。

         能痛痛快快揍这小子一顿,是多么让人尽兴,多么让人酣畅漓淋的一件事啊!

         “好,只要你发毒誓,说你和符图余孽无关,我就放你走!”

         紫叶院主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木堂主估计也是和瞎子是一伙的。这个无头官司打到哪儿,也是个一笔烂账。只能求其次,让这小子服软,给自己有个台阶下。等以后有机会,他要好好整治这小子!

         方卓撇了撇嘴,反正和这位院主撕破脸了,以后有机会,他绝不会放过自己的,所以打起落水狗,他自然也不会不客气。

         他抬头看着瞎子,问道:“前辈,我现在是青桐宗的弟子吧!”

         瞎子瓮声瓮气道:“废话,你以为刚才给你的玉简是吃饭的?”

         “那在下作为青桐宗的弟子,是不是要听书院院主的呀?他让在下不能走,在下就不能走?他让在下发誓,在下就必须得发誓呀?”

         “你是猪啊!你和书院有毛关系?青桐宗的书院那么多,你听哪个书院院主的?你小子记住,你是青桐宗的弟子,不是书院的子弟,更不是某个人、某个家族的弟子!”

         方卓躬身施礼,笑道:“谢前辈,在下受教了!”

         紫叶院主怒气冲冠,须发皆张,却又发泄不得。正在无处下台之时,那个年轻的陈教授突然跪倒地上,高呼道:“木堂主,请为我紫叶书院做主!这个少年极有可能是符图余孽,现在他连毒誓也不敢发,更证明他心里有鬼!护道除魔是修道人的本分,请木堂主做主!”

         “请木堂主做主!”紫叶书院的教授们,还有诸多弟子一起跪在地上,高声齐呼,声音惊走飞鸟,响遏行云。

         “靠,太不要脸,竟然敢逼宫!”方卓暗骂道。

         紫叶院主欣慰的看了年轻教授一眼,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陈教授是个人才呀?以后要好好栽培他!

         木堂主的脸上却是极其难看,她第一次被人逼迫,好像还不好反驳,毕竟众目睽睽之下,必须要讲究一个大义是吧?

         她长长吸了一口气,道:“少年,你发誓吧!这里没有人能证明你的清白,你必须自证清白!”

         “算了,发吧!今天的收益不少了!弄得魏老头快发疯了!”一个细碎的声音传到方卓耳中。

         瞎子在偷偷传音,发出了撤退的信号。

         方卓想了想,看着老妇人,一脸诚恳道:“婆婆,我听你的,这个誓我一定会发。不过你也要为我做主呀!”说完,还挤出了两滴泪。

         “婆婆,我到紫叶书院测试,成绩还不错,可到底算没算考上啊?”

         “你还想上我紫叶书院,死了这条心吧!天下人死绝,我紫叶书院也不会收你!”旁边那位陈教授很恨说道。

         “为什么呀!在下成绩还过去,凭什么不要?”方卓很无辜地问道。

         “就凭你是符图余孽!人人得而诛之!”陈教授眼中露出咬牙切齿的痛恨,还有杀意。

         “可在下发毒誓呢?”方卓可怜兮兮道。

         “发毒誓,你也是!”陈教授斩钉截铁的说道。

         方卓转头道:“婆婆,你听到了,我也想发誓,可这位教授说发不发我都是符图余孽!我,我还发誓吗?”他现在如同被**的小姑娘一般可怜。

         “你——”这次轮到这位陈教授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你都是青桐宗弟子了,怎么还在意书院弟子这个名分?”老妇人实在不想再纠缠这件事,在纠缠下去,她快疯了。

         “婆婆,在下明明已经考上了书院,可是书院污蔑在下是符图余孽,不予录取!好吧,不予录取就不予录取,却非逼在下发毒誓,结果发完毒誓后,还是不予录取!婆婆,你说,这是不是你,戏弄天下人?”

         “好,你发完誓,我做主,你就是紫叶书院的白籍弟子!”老妇人铿锵道。她有些后悔了,受人之托,参与这件事,恐怕不是明智的选择!两大势力的较量,以这个少年为支点,哪里想到这个少年是个刺头,并不好整治。既然从这个少年开始,就到这个少年结束吧!

         方卓听到木堂主的承诺后,很乖巧地说道:“好,婆婆,我听你的!”

         他站到人中央,刚要举手发誓,却被紫叶院主拦住。

         “少年,你不用发誓了!紫叶书院无论如何都不会录取你!”

         紫叶书院声音萧瑟,如秋风一般悲凉。

         他转身走了,背影有些寥寥,有些落寂,像秋风中树上飞舞的枯叶。

         “妈的!你给老子玩起悲情,老子给你玩悲壮!”方卓心里暗骂道。

         “婆婆,即便紫叶书院诽谤我,怀疑我,甚至不录取我,我都无愧天下。即便院主不让我发誓,我依然要发誓!这是给婆婆,给青桐宗,给我自己,给全天下才俊一个交代。”

         说完,他郑重地举起右手,严肃道:“以列祖列宗的名义,我发誓,我从来不是符图余孽,更不认识什么符图余孽,如有虚言,全天下符图余孽死光光!”

         说完,他又向周围的人深深地鞠了一躬。

         虽然,这个誓言发的有些不伦不类,但还是赢得了大家的认可。

         方卓在心里暗道:“我真不是符图余孽,真不是。没有师父、没有传承,即便我偷偷练习天罡神相图,也不算符图余孽吧!再说,即便是真的,又如何?符图一系和我毛关系都没有,他们死光光挨我屁事!”

         不远处,正在前面慢慢走着的紫叶院主听到后面方卓的誓言,一个踉跄差点摔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