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67章 义薄云天
        花无缺默然半晌,仰天叹道:“我永远也不会恨你,我虽然不能和你……和你在一起,但我终生都会将你当妹妹一样看待的。”

         他笑了笑,接着又道:“还有,我要告诉你,我也从来没有恨过江小鱼,他虽然和我命中注定要做仇敌,但也是我平生唯一真正的朋友,你……你能和他在一起,我也觉得很高兴……”

         铁心兰忽然大呼道:“大……大哥,我这一辈子,永远感激你,真正地感激你。”她泪中带笑,实不知是悲是喜。

         花无缺也不知是悲是喜。他知道铁心兰这一声“大哥”唤出,便是终生无法更改的了,纵然已多多少少建立起一些情感,但这份情感,也被这一声“大哥”完全改变,这一声“大哥”唤得虽亲近,却又是多么疏远。

         花无缺仰面向天,终于忍不住长长叹息,道:“但愿他莫要对不起你……莫要对不起你!”

         这是一种愿望、一种祈求,也是一种铭誓,一种自我的舒放和宽解——这两句话中情感的复杂,只怕也是别人难以了解的。

         但无论如何,现在他们的心里总已比较坦然。“大哥”这两个字就是一堵堤防,令他们觉得自己的情感已不致泛滥。

         铁心兰终于嫣然而笑,道:“大哥,你怎么会又到这里来的?”

         花无缺沉吟着道:“我受人之托,来找一个人。”

         铁心兰已追问道:“你莫非是要来找燕大侠的?”

         花无缺只好点头。铁心兰眼睛一亮,道:“莫非是他托你来的?”

         花无缺道:“是。”

         铁心兰道:“他……他自己为何不来?”

         花无缺不答反问,道:“燕大侠为何不在,你反在这里?”

         铁心兰垂下了头,道:“昨天晚上,燕大侠找到了我,对我说了许多话,又叫我今天在这里等他。你知道,燕大侠说的话,是没有人能拒绝的。”

         花无缺道:“他对你说了些什么?”

         铁心兰的脸红了红,咬着嘴唇道:“燕大侠说,要我……我和他先聊聊,然后……”

         突听林外一人大笑道:“你们小两口子已谈了么,我此刻来得是否太早?”

         花无缺霍然转身,只见燕南天长笑大步入林,瞧见了他,笑声骤顿,脸色一沉,厉声道:“你怎会在这里?你怎会来的?”

         他目光闪电般在铁心兰面上一扫,又道:“小鱼儿呢?”

         铁心兰不觉又垂下了头,道:“我不知道,他说……”

         花无缺接口道:“江小鱼托我来禀报燕大侠,他今日只怕不能前来赴约了。”

         燕南天怒道:“他为何不能来?”

         花无缺长长吸了口气,道:“他已被人拘禁,只怕已是寸步难行……”

         他知道自己这番话如果说出来,后果必然不堪设想,他话未说完,铁心兰果然已惨然变色。

         燕南天暴怒道:“是谁拘禁了他?”

         花无缺迟疑着,终于道:“一位武林前辈,人称‘铜先生’的!”

         燕南天怒喝道:“‘铜先生’?燕某闯荡江湖数十年,还未听说过江湖中有‘铜先生’此人,这名字莫非是你造出来的!”

         他一步蹿到花无缺面前,又喝道:“莫非是你暗算了他,你居然还敢到这里来冒充好人!”

         花无缺昂然道:“在下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是以燕大侠你只要问我,我知无不言,但燕大侠您老对在下人格有所怀疑,在下……”花无缺一字字道:“在下纵不是燕大侠敌手,好歹也要和燕大侠再较一较高低!”

         燕南天仰天狂笑道:“你还敢如此说话?你好大的胆子!”

         花无缺缓缓道:“在下胆子纵不大,却也不是贪生畏死的懦夫!”

         燕南天喝道:“你既不怕死,燕某今日就成全了你吧!”

         喝声未了,铁心兰也已冲过来,嘶声道:“燕大侠,我知道他,无论如何,他绝不会是说谎的人!”

         燕南天厉声道:“小鱼儿已落入别人手中,你还在为他说话!难怪小鱼儿不愿理睬你,原来你也是个善变的女人!”

         铁心兰眼泪又已夺眶而出,颤声道:“江小鱼若有危险,晚辈就算拼了性命,也要救他的,但燕大侠说花……花公子说谎……晚辈死也不能相信。”

         燕南天冷笑道:“你要为小鱼儿拼命,又要为花无缺死,你究竟有几条命!”

         铁心兰流泪道:“燕大侠无论如何责骂,就算认为晚辈是个……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晚辈也没法子……”

         她扑倒在地,嘶声道:“晚辈只求燕大侠放过花公子,日后燕大侠若是发现他是在说谎,就算将晚辈碎尸万段,晚辈也是甘心的。”

         燕南天厉声笑道:“好!你居然要以性命为他作保,只不过像你这样朝三暮四的女人,你的性命又能值得几文?”

         这一代名侠,本就性如烈火,此刻为小鱼儿担心,情急之下,更是怒气勃生,不可遏止。

         花无缺变色道:“燕南天!我敬你是一代英雄,总是对你容忍,想不到你竟对一个女孩子说出这样的话来,这样的英雄,嘿嘿,又值得几文?”

         燕南天已怒喝着一拳击出,花无缺也展动身形,迎了上去。

         铁心兰知道这两人一动起手,天下只怕再难有人能化解得开,想到自己为小鱼儿和花无缺所受的屈辱与委屈,竟没有一个人能了解,想到自己的一番苦心,末了落得个“朝三暮四”的骂名外,竟毫无作用……她终于忍不住放声大哭起来。

         悲恸的哭声,更惨于杜鹃啼血。

         拳风、掌风,震得残花似雨一般飘落。

         这几乎是江湖中新旧两代最强的高手决斗。这几乎已是百年来江湖中最惊心动魄的决斗。

         上一次,他们用的是剑,这一次用的虽是空手,但战况的紧张与激烈,却绝不在上次之下。

         燕南天的拳势,就和他的剑法一样,纵横开阔,刚强威猛,招式之强霸,可说是天下无双。移花宫的武功,本是“以柔克刚”、“后发制人”,花无缺这温柔深沉的性格,本也和他从小练的就是这种武功有关。

         但现在,他招式竟已完全变了。

         他竟使出刚猛的招式,招招抢攻。只因若非这样的招式,已不足以将他心里的悲愤宣泄。这一战,已非完全为了他的性命而战,而是为了保护他这一生中最关心的人而战。

         他虽然本是个温柔沉静的人,但铁心兰悲恸的哭声,却已激发了他血液中的勇悍之气。

         他这勇悍的血液,是得自母亲的——他那可敬的母亲,为了爱,曾毫无畏惧地含笑面对死亡。

         移花宫冷峻的教养,虽已使花无缺的血渐渐变冷了,但爱的火焰,却又沸腾了它。他忽然觉得生死之事,并不十分重要。

         重要的是,他要和燕南天决一死战,他要以自己的血,洗清他最关心的人的冤枉,也洗清自己的冤枉。

         激烈的掌风,似已震撼了天地。

         花无缺双掌抢攻、直插、横截、斜击,招式刚猛中不失灵活,但燕南天拳风就像是一道铁墙。

         花无缺竟连一招都攻不进去。

         他头发已凌乱,凌乱的发丝飘落在苍白的额角上,但他的面颊却因激动而充血发红。

         任何人若也想以刚猛的招式和燕南天对敌,那实在是活得不耐烦了。

         他的掌式虽锐利得像钉子,但燕南天的拳势就像是铁锤,无情的铁锤,无情地敲打着他。

         他只觉已渐渐窒息,渐渐透不过气来,燕南天飞舞的铁拳,在他眼中已像是愈来愈大,愈来愈大……

         他知道这次燕南天不会放过他。

         但他并不放弃,并未绝望,只要他还有最后一口气,至死,也绝不退缩。

         谁知燕南天竟忽然一个翻身,退出七尺,厉叱道:“住手!”

         他眼见已可将花无缺逼死掌下,却忽然住手。

         花无缺不觉怔了怔,忍不住喘息着道:“你为何要我住手?”

         燕南天目光灼灼,逼视着他,一字字道:“我虽然从未听见过‘铜先生’这名字,也并不相信世上真有‘铜先生’这人存在,但我却已相信你并未说谎。”

         花无缺道:“哦?”

         燕南天道:“你若说谎,必定心虚,一个心虚的人,绝对使不出如此刚烈的招式!”

         花无缺默然半晌,仰天一笑,道:“你现在相信,不觉太迟了么?”

         燕南天沉声道:“你若觉得燕某方才对你有所侮辱,燕某在此谨致歉意。”

         花无缺长叹道:“是错就错,绝不推诿,果然是天下之英雄,在下纵想与你一决生死,此刻也无法出手了!”

         燕南天厉声道:“但我却还是要出手的!”

         花无缺又一怔,道:“为什么?”

         燕南天道:“你纵未说谎,我还是不能放你走,无论那‘铜先生’是谁,他定与你有些关系,是么?”

         花无缺想了想,道:“是。”

         燕南天道:“他拘禁了江小鱼,可是为了你?”

         花无缺苦笑道:“我并未要他如此,但他却实有此意。”

         燕南天喝道:“这就是了,他既然留下了江小鱼,我就要留下你!他什么时候放了江小鱼,我就什么时候放你!”

         他踏前一步,须发皆张,厉声接道:“他若杀了江小鱼,我就杀了你!”

         花无缺面色一变,却又长长叹了口气,道:“这说来倒也公平得很。”

         燕南天道:“燕某行事,素来公正。”

         花无缺冷笑道:“但你对铁姑娘说的话,却太不公正,她……”

         说到这里,他才忽然发现,花树下已瞧不见铁心兰的人影,这已心碎了的少女,不知何时走了。

         燕南天喝道:“你是自愿留下,还是要燕某再与你一战?”

         花无缺脸色铁青,一字字道:“你此刻要我走,我也不会走了。铁心兰若因此有三长两短,你纵放得过我,我也放不过你!”

         燕南天大笑道:“好,很好!在我找着铁心兰和江小鱼之前,看来你我两人,是谁也分不开谁了,是么?”

         花无缺道:“正是如此!”

         铜先生抱起小鱼儿,又掠上树梢。

         这株树枝叶繁密,树的尖梢,方圆竟也有一丈多,树枝坚韧而有弹力,足可承受起百十斤的重量。

         铜先生将小鱼儿放在上面,只不过将枝叶压得下陷了一些而已——浓密的枝叶就好像棉褥般将小鱼儿包了起来,除非是翱翔在天空的飞鸟,否则绝不会发觉有人藏在这里。

         小鱼儿身子虽不能动,脸上却仍是笑嘻嘻的,道:“这倒真是再好也没有的藏身之处,如此看来,倒可以舒舒服服地睡上一觉了。”

         铜先生冷冷道:“你最好老老实实睡一觉。”

         小鱼儿道:“你要走了么?你这人又孤僻,又特别喜欢干净,我就知道你不会永远守着我的。”

         铜先生冷笑道:“你也休想跑得了,等到我此间的事做完,就将你带到一个更安全之处。”

         小鱼儿道:“我连手指都不能动,你就是将我放在路上,我也跑不了的。”

         铜先生道:“你明白这点最好。”

         小鱼儿眼珠子转了转,道:“若是下起雨来,我这人身体不太好,一淋雨就要生病,我生病倒没有什么,但若病坏了身子,岂非于你的名声有损?你答应过,绝不让我受到丝毫损伤的,是么?”

         铜先生冷冷道:“你无论生多大的病,我都能治得了你。”

         小鱼儿想了想,又道:“我身子比牛还重,这树枝若是承受不起,突然断了两根,我若摔了胳膊跌断了腿,你难道也能接起来么?”

         铜先生道:“这树枝纵然断了两根,你还是跌不下去的。”

         小鱼儿睁大了眼睛,笑道:“若有什么老鹰之类的大鸟,从我头上飞过,把我的眼珠子当作鸽蛋,一口啄了去,你难道能补上么?”

         铜先生怒道:“你这人怎地这么烦!”

         小鱼儿笑道:“我生来没别的本事,就会惹人烦,你若嫌烦,为何不宰了我,死人就不会惹麻烦了。”

         铜先生一生中,当真从来没有遇见这么讨厌的人,若是别人如此,他早已将之剁成八块了。

         他身子已气得发抖,却只好取出块丝帕,盖在小鱼儿脸上,厉声道:“这样好了么?”

         小鱼儿深深吸了口气,笑道:“你这手帕好香呀,莫非是什么大姑娘送给你的定情物?”

         铜先生大怒道:“你为何不能闭起嘴来?”

         小鱼儿道:“你若点上我的哑穴,我岂非就不能说话了么?但你自然也知道,哑穴不能点过三个时辰,否则就会气绝而死。”

         他笑着接道:“所以你若点了我的哑穴,每隔三个时辰,就得回来为我换一次气,那样岂非更麻烦了?”

         铜先生咬牙道:“你知道的倒不少。”

         小鱼儿道:“除此之外,倒有个比较不麻烦的法子。”

         他语声故意顿了顿,才接着道:“那就是三十六计,走为上策。你一走了,无论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见了,岂非落个耳根清净?”

         铜先生不等他话说完,已掠下树梢。

         小鱼儿故意叹了口气,喃喃道:“他总算走了,但愿那位仁兄莫要来得太早,先让我好好睡一觉……”

         他话未说完,铜先生又掠了上去,一把掀开了蒙着他脸的丝帕,厉声道:“你说的那位仁兄是谁?”

         小鱼儿又故意道:“呀,我说的话,被你听见了么?”

         铜先生冷冷道:“百丈之内,飞花落叶瞒不过我的。”

         小鱼儿又叹了口气,道:“我被你藏在这树上,任何人都瞧不见我,又怎会有人来救我呢?我方才不过自己说着玩玩而已。”

         铜先生道:“你以为谁会来救你?”

         铜先生沉思了半晌,失声道:“不错,花无缺说不定会回来瞧瞧的。”

         他不再说话,又抱起小鱼儿,掠下树梢,他自以为心思灵敏,却未瞧见小鱼儿正在偷偷地笑。

         小鱼儿根本就未指望有人会来救他,他知道若是待在树上,就什么逃走的机会都没有了,只有拼命缠着铜先生,缠得他发昏,只要他稍微一大意,自己就有逃走的机会。

         若论武功,小鱼儿自然不及铜先生,但若是斗起心眼儿来,两个铜先生也不是小鱼儿的敌手。

         他抱着小鱼儿掠到树下,却又迟疑起来。

         小鱼儿道:“你要把我送到哪里去呀?你总不能一直抱着我站在这里吧?”

         “哼!”

         小鱼儿笑道:“我已经有好几天没洗澡了,你抱着我不嫌脏么?”

         他话未说完,铜先生的手已一松。

         小鱼儿“砰”地跌在地上,大叫道:“哎哟,不好了,骨头跌断了!”

         铜先生一脚踢在他胯骨上,踢开了他下半身的穴道,喝道:“站起来,跟我走!”

         小鱼儿只觉两条腿已能动了,却呻吟着道:“我骨头都断了,哪里还能站得起来?这下子你非抱我不可了!”

         铜先生怒道:“你骨头是什么做的,怎地一跌就断?”

         小鱼儿道:“就算没有跌断,被你一脚也踢断了……哎哟,好痛!”

         他索性大呼大喊,叫起疼来。

         铜先生目光闪动,忍不住道:“真的断了么?”

         小鱼儿呻吟着道:“你不信就自己摸摸看。”

         铜先生迟疑着,终于俯下身子,视探小鱼儿的腿骨。

         小鱼儿道:“不对,不是这里。”

         铜先生道:“是哪里?”

         小鱼儿道:“不是大腿,还要再上面一些。”

         铜先生的手,突然缩了回去,就好像被毒蛇咬了一口似的,只见他笔直站在那里,胸膛却不住喘息。

         小鱼儿笑嘻嘻道:“你为什么连摸都不敢摸,难道你是女人么?”

         铜先生大喝道:“住嘴!”

         小鱼儿吐了吐舌头笑道:“你要我住嘴,就算不愿点我的哑穴,也可用布塞住我的嘴呀!”

         他的确可以塞住小鱼儿嘴的,但小鱼儿自己既然先说出来了,他再这样做,岂非丢人么?

         铜先生冷冷道:“我为何要塞住你的嘴,我正要听你说话。”

         小鱼儿“扑哧”一笑,道:“想不到我的话竟有这么好听,你既然这么喜欢听,何不也坐下来,咱们也可以聊个舒服。”

         铜先生怒目瞪着小鱼儿,简直无计可施,他本觉世上绝没有自己不能对付的人,谁知就偏偏有个江小鱼。他这一生中,第一次觉得头疼起来。